【沙中線】聆訊時一度激動 潘焯鴻認「狂躁」:堅信會水落石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中線聆訊即將踏入尾聲,預計周二(29日)結案陳詞後便完結。被視為「吹哨者」的中科董事潘焯鴻接受《香港01》的專訪,回顧事件被揭發至今「一直都係預計之內,從來無懷疑過不會水落石出」。惟他透露,事件未曝光的三年前,經營的生意承受了不少壓力,但敢作敢為的他未有退縮,再大的衝擊依然相信香港會有一絲生存空間「我使乜驚佢」。

潘焯鴻以聖經故事「大衛對戰哥利亞」,形容中科於庭上猶如大衛向大機構(哥利亞)擲石頭。(張浩維攝)

潘焯鴻霎時由原本寂寂無名,搖身一變成為鎂光燈焦點。逆流而上,他憶述早於2015年,經已面對着大大小小的壓迫,「我個人收啲WhatsApp都唔少,我完全無理,你咪嚟囉!」

他的公司亦同樣遭受牽連,生意額由每年3億元跌至7,000萬元,原本已成功投標港鐵,以及大型建築公司的某些項目都被無故撤回。惟他貫徹始終,「我第一日願意企出嚟講呢件事,就從來唔相信有人可以壓制到我,或用任何方法事情扭曲咗」。其後,政府成立紅磡站獨立調查委員會,展開聆訊調查事件,並決定鑿牆檢驗施工質量,目前公布的檢測結果,顯示39枝鋼筋螺絲帽接駁未達標,「證明我講嘅嘢唔係百分百準確,都90%準確」。

系列報道:【沙中線】聆訊將結束 潘焯鴻:委員會作用有限 多疑點未解

自沙中線醜聞去年被揭發,潘焯鴻霎時由原本寂寂無名,搖身一變成為鎂光燈焦點。(資料圖片 / 林若勤攝)

「律師問來問去三幅被」

聆訊歷時44天,潘焯鴻以事實證人身份出庭作供。事件中,分判商中科是唯一指控沙中線工程問題的關鍵涉事方,潘的證供被各方代表律師反覆盤問了六天,期間一度情緒激動,向委員會主席表示「如果覺得我唔係幫助緊獨立調查委員會,你可以即刻叫我走;點解我哋要嘥咁多時間,獨立調查委員會唔係好多時間咋喎」。

事隔兩個多月,潘焯鴻說最初打算以謙虛的態度作供,惟發現有律師「無料到、問來問去三幅被」,故唯有改以挑戰性態度回應。

潘焯鴻以事實證人身份作供了六天,期間情緒一度激動,被委員會勸喻冷靜點。(資料圖片)

自認要求甚高 近乎狂躁

聆訊期間同時上演了一段小插曲,有中科員工出庭作證,被政府代表律師問及潘焯鴻的為人以及潘有否讚揚他「叻仔,做得好」,該員工回應「潘生係個好惡嘅人嚟嘅, 我得到佢嘅誇獎,呢三年嚟都係一隻手指內都會數得到」,其後更立即反問律師「我老闆聽唔聽到」,引起庭上眾人大笑。

潘焯鴻剖白,工作期間非常瘋狂,可以用「狂躁」形容,因他對每件事的要求甚高,且一定會堅持到底、不會放手,故笑言自己性格「趕走咗好多員工,留得低嘅都係好人」。他又舉例,指自己沒有吃午飯的習慣,故中科每日中午舉行飯盒會議,「員工有十幾分鐘食飯,食唔晒就唔使食㗎啦」,惟背後用意是希望對員工嚴厲,令他們進步「將來佢哋去邊都站得住腳」。

投身建築界逾廿多年,潘焯鴻認為沙中線事件是業界「汰弱留強」的轉捩點,同時亦是反思如何提升建築質素的好時機。

而聆訊即將完結,潘焯鴻坦言整個審訊過程毫不輕易,遇到很多挫折及人情冷暖,「只係睇文件都已經壓到抖唔到氣」。他感謝不少人的支持及鼓勵才能走到至今,他認為,紅磡站仍有很多疑團,委員會的職權範圍或未能解決,但會為香港人繼續查找事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