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輸通脹民間促年檢 揶揄局方:公務員可兩年加薪一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法定最低工資將由34.5元,加至37.5元,立法會相關修例小組今(7日)召開公聽會,多個關注團體批評,最低工資兩年一檢,落後通脹,即使上調,基層員工收入亦被蠶食,遂未能保障基本生活所需,紛紛要求改為一年一檢,亦有組織手持自製車公籤文道具,形容最低工資是畫餅充飢,受惠人數不斷下降,亦已如廢武功。

多位議員亦接力炮轟,更有又揶揄反問:「倘公務員兩年先加一次人工,係咪得呢?」;商界則表明,最低工資帶來漣漪效應,加劇經營困難。

勞福局官員回覆稱,綜合而論,維持兩年一檢較合適,但承諾會帶回最低工資委員會討論。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今趁公聽會舉行前抗議,批評最低工資跑輸通脹,要求港府改為一年一檢。(張浩維攝)

法定最低工資將加3元,由34.5元,上調至37.5元,加幅為8.7%,屬歷來最高,如獲立法會通過,將於5月1日生效。「關注生活工資聯盟」今趁公聽會舉行前抗議,斥責相關水平,難應付基層生活需要,要求一年一檢。

倡按「生活工資」訂薪金水平

多個與會的民間組織及工會認為,最低工資水平濟後,難追通脹,金額水平亦難保障基本生活,要求港府參考樂施會「生活工資」54.5元水平制訂。「長毛」梁國雄批評,社會屢現過勞死個案,全因人工過低,「所以先要做多啲。」他形容港府備受批評下,仍堅持兩年一檢,做法形同刻舟求劍。

工聯會權益委員會副主任陳兆華認為,37.5元仍與市場水平脱軌,他指領最低工資的工友月薪,遠不及目前綜援水平,「係咪變相鼓勵拎綜援?仲邊有人肯做嘢?」

胡穗珊帶同自製的車公籤文道具,化身廟祝解籤,指最低工資是畫餅充飢。(張浩維攝)

胡穗珊:最低工資畫餅充飢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項目統籌胡穗珊,則帶同自製的車公籤文道具,化身廟祝解籤,指最低工資是畫餅充飢,由於覆蓋人數已不斷下降,且相關水平未能回應生活所需,最低工資其實已廢武功。她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未有按現實更改為一年一檢,難以卸責。

梁進認為,業界僱主面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情況,最低工資亦帶來漣漪效應,加劇經營困難。(張浩維攝)

飲食業:受最低工資影響 營商環境愈見艱難

香港飲食業聯合總會發言人梁進則對最低工資制度,表明失望。他表明,目前業界請人已高於最低工資,惟受漣漪效應影響下,營商環境愈見艱難,業內毛利率亦有下降,變相扼殺中小微企生存空間。

他又斥責港府無協助改善困局,業界多次反映人手不足,要求輸入外勞,港府卻愛理不理;中美貿易戰憂慮下,港府卻取消強積金對沖,增加經營成本。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早前曾指僱主拒改善員工薪酬,「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梁則反駁指,業界明白相關道理,惟現況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現代管理(飲食)專業協會稱租金僅佔成本15% 人工佔30%

現代管理(飲食)專業協會副主席譚兆成,則同樣表示失望,他指預算案反映經濟放緩,擔心市場消費力減弱,業界難將上升成本轉嫁,其中最大影響包括中式酒樓。他又指,租金僅佔行內經營成本15%,人工則佔總體逾30%,故最低工資調整,會為僱主帶來經營壓力。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總幹事杜振豪則表示,商界所講言論邏輯奇妙,「依家係講工友唔夠食問題,唔係講你哋賺得唔夠多」,他斥責,如僱主經營不善,大可結束生意,又認為雖然今次加幅雖達8.7%,實質是掩眼法,因目前最低工資兩年一檢,水平嚴重濟後。

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亦指,目前的最低工資無法紓緩通脹影響,亦傷害工友尊嚴,不少外判清潔工已七老八十,但仍外出工作,是因為擔心「臨老過唔到世」。

張超雄指,民間倡議一年一檢多年,「講到口都臭」。(張浩維攝)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指,民間倡議一年一檢多年,「講到口都臭」,但港府懶理,又質問「如果公務員兩年、三年、五年,先加一次薪,又得唔得呢?」立法會勞工界議員陸頌雄,同樣揶揄指,倘公務員濟後加薪,「又係咪接受到呢?」

勞工處助理處長何錦標認為,維持兩年一檢較合適。(張浩維攝)

勞工處:最低工資目的防止工資過低

勞工處助理處長何錦標表示,最低工資目的是防止工資過低,及減少低薪工種職位流失,民間倡議的生活工資屬另一概念,兩者有分別。他又表明,實施以來,經濟及勞工市場穩定,另考慮到最低工資委員會工作緊迫,相信維持兩年一檢較合適。

政府經濟顧問辦公室首席經濟師侯家俊則指,明白社會關注數據濟後情況,但最低工資委員會亦有同時將經濟增長、勞工市場及企業表現等最新數據納入考慮,並有作前瞻分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