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萎症生走過歧視路跨越特殊學校到證券公司 主管:無理由唔用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攻讀大專除了可自我增值,對自1歲已被診斷患上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鄧曉恩而言,更是未來的寄託,希望未來能有一份工作,自食其力。現年已24歲的曉恩,長期坐在輪椅,日常生活中受盡歧視;在升降機外,她曾為抱着嬰兒的港媽按着開關,卻被指「阻住路」;面試時,甚至臨場被告知職位已聘到合適人選。

然而,她並未放棄,半年前,曉恩終獲大和證券集團聘任為人力資源部職員,負責文書、電話溝通及活動策劃工作,曾被嫌棄的她,如今換來上司的讚賞:「我見不到有乜理由唔繼續用佢。」

鄧曉恩1歲時被診斷患上脊髓性肌肉萎縮症,之後,最失去下肢的行動能力,然而病情漸漸惡化,後來連上肢亦只餘下有限度移動,如今她只能坐在輪椅上。不過她身殘志堅,活動及發展絕不只限於輪椅的範圍,自幼在特殊學校讀書的她,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首先成功攻下嶺南大學心理學副學士學位。

鄧曉恩今年24歲,目前從事人力資源工作,她平時坐在輪椅上工作。(袁澍攝)

等候升降機時曾遭港媽指責輪椅太大「阻住路」

然而踏入社會後,鄧曉恩才真正發現與象牙塔內與現實生活的不同。在學校內從來沒有遭遇過歧視的她,在現實社會上,常常會因為坐着輪椅而遭到欺凌。

有一次在港鐵站,她正等候乘搭升降機,同時有一位手抱着嬰兒的港媽亦在等候,在電梯到達時,為方便對方,她選擇在外按着開關制;豈料,她的舉動卻惹來對方不斷辱罵,指責她的輪椅太大,「阻住路」。

見工時突被告知「已請咗人」

除了日常生活,應徵時亦曾因而被歧視。鄧曉恩曾試過自己搵工,但幾乎次次都「食檸檬」,曾有一次到達應徵公司面試時,對方卻突然告知,相關職位已經請到合適人選;雖然除即表示,可以為她提供一個職位,但明言:「合約只有三個月,三個月後走人」。

透過CareER平台找到合適自己的崗位

後來,她透過專為高學歷殘障人士配對工作的平台CareER平台,她先後在Bentley Communication Limited和以青年為本的民間智庫MWYO擔任實習生。在半年前,她成功獲得了進入大和證券集團擔任人力資源職員的機會,在公司負責文書、電話溝通及活動策劃工作。

經過CareER配對,她成功得到了實習機會。從一開始青澀緊張,到後來的得力幹將,鄧曉恩慢慢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受訪者提供)

「拎住啲嘢跌咗,都唔敢叫同事執起」​

住在屯門的鄧曉恩在金鐘返工,每日來回需要近4小時。然而,她並不覺辛苦,反而十分珍惜這樣的實習機會。

曉恩憶述,第一日上班時十分緊張,亦很擔憂同事對待自己的目光,擔心給他人添麻煩,「嗰時拎住啲嘢跌咗,都唔敢叫同事執起」,雙手不方便接聽電話,也不敢向同事表達。

要坐在輪椅上工作,確實會有限制,但為大和證券上下均能接受?大和證券集團人力資源部執行董事陳文蘭表示,因公司亦曾有同事因事故受傷後,需要改坐輪椅工作,故公司曾透過CareER平台舉辦相關講座,以致公司上下對聘請殘障人士的接受度相當高。而且,當他們了解到鄧曉恩的困難後,更幫助她配置藍牙耳機,方便她接聽電話。

鄧曉恩慢慢和同事熟悉起來,她的上司陳文蘭(右二)肯定鄧曉恩的工作能力。(受訪者提供)

主管:「我見不到有乜理由唔繼續用佢​。」

在與同事的相處中,鄧曉恩慢慢找回了自信,跨越原有的心理難關後,應付事情變得游刃有餘。除了行動不便外,陳文蘭表示鄧曉恩與其他人沒有什麼不同,更形容她極具洞察力、有幹勁。鄧曉恩將在4月底結束實習期,雖然還沒有正式簽約,但是大和證券有意向繼續聘用她,陳文蘭說:「我見不到有乜理由唔繼續用佢。」

鄧曉恩的例子是CareER平台受益者之一,CareER現受到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將在2019-2020年度幫助現正就讀或已畢業的大專及以上殘疾人士,他們將會像鄧曉恩一樣受到幫助,預計將有40人受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