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訴職場年齡歧視淚灑立法會 拾荒老婦黃姐:羅致光欠我一句道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周二(4月2日)舉行公聽會,一批市民就本港的貧窮問題向政府提出意見,其中67歲拾荒老婦黃月嫻在會上控訴自己屢受職場年齡歧視的不幸經歷,更因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一句「可以搵勞工處協助就業」,令極感到無助的黃月嫻當場失聲痛哭。

認識黃月嫻的人會稱她為「黃姐」,如今因為羅致光一句冷漠的回應,令這位拾荒老婦成為鎂光燈焦點。黃姐接受《香港01》訪問時,道出基層長者之苦,她退休後本應安享晚年,卻因生活逼人要四出求職,惟屢次都因高齡而被拒。對於在立法會上的經歷,黃姐直言,羅致光欠她一句道歉。

黃姐四年來在同一地點撿拾紙皮,風雨不改。(羅君豪攝)

醫院助護變拾荒婦 黃姐:有得返工邊個會執紙皮?

黃姐在北區拾荒逾4年,在立法會發言後的一天,黃姐一如以往繼續她的拾荒生涯。這天,北區下午的氣溫一度達28度,在有如初夏的天氣下,已近古稀之齡的黃姐不斷躬身、撿起地上的紙皮,辛苦了大半日,汗水已濕透了她的衣服,工作的成果,是在手推車上堆成一座小山的紙皮。然而,這堆紙皮只能賣得24元,黃姐的「日薪」,居然連現時的最低工資34.5元也及不上。

「有得返工邊個會執紙皮?」黃姐說。要靠拾荒維生,黃姐慨嘆生活逼人,她曾經是公立醫院助護,60歲退休後,每月領取三千多元退休金,惟退休金在扣除租金及其他生活雜費後已所剩無幾,為了維持開銷必須設法自力更生,但錢從何來,讓本應安享晚年的黃姐,見識到社會的嚴酷。

重投職場一再碰壁 聽得最多是「你返去等消息」

黃姐說,她曾經在報紙尋找職位空缺,過去兩年間曾經見工不下十次,但幾乎每次都因為年齡問題被拒絕。例如她曾經到快餐店應徵,但快餐店經理卻只派發入職表格予其他年輕的應徵者,唯獨黃姐空手而回,她曾問經理:「我嚟見工㗎,你會拎埋份表格畀我㗎呵?」惟經理只是帶笑轉身離去。

同樣的情況,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在黃姐身上,她曾應徵辦公室清潔工的工作,本來一切順利,但僱主問及她的歲數後,得到的回應卻是「你返去等消息」;也即是被拒絕了。

黃姐每天都會將收集到的紙皮送到商家處賣出。(羅君豪攝)

「老有所依」竟成奢望 長者未獲應有尊重

今天的香港,表面上是繁華、先進、文明的大都會,但「老有所依」這四個字,對黃姐等基層長者,卻是遙不可及,即使她們願意「活到老、做到老」,但在求職時卻不斷碰壁。黃姐說,政府多次提出長者就業,但現實是長者「唔係唔搵」,而是僱主不願聘請長者。

因此,當日在立法會公聽會上,黃姐多次提到「尊嚴」兩字;無他,黃姐認為在退休開始,已得不到適當的尊重:一方面,在求職時面對年齡歧視不能得到工作機會;另一方面,在拾荒時又會被街坊吐口水、被喝鬧是「執垃圾」,甚至被頑劣小孩蓄意踢走紙皮。感到委屈之餘,更認為長者已失去尊嚴。

+2

回應羅致光 黃姐:諗唔到會咁涼薄

因此,在立法會的公聽會上,黃姐本來希望以自己作為活生生的例子,讓政府高官了解基層長者的現實苦況。可惜,黃姐的真情剖白,卻換來羅致光一句「可以搵勞工處協助就業」的冷漠回應,令她當場失聲痛哭。

回想在會上的經歷,黃姐指羅致光的一番話是意料之外:「諗唔到會咁涼薄…感受唔好」。黃姐說當時痛哭的原因,除了是因為傷心,更是因為「嬲到喊」,她認為政府無視求職長者被年齡歧視的問題,直言政府高官多次口口聲聲表示會關心長者,事實卻是「根本都無做到。」

一天辛勞的工作,換來了24元的成果。(羅君豪攝)

關注拾荒者團體:區議會應助長者就業

關注拾荒者權益的團體拾平台幹事鄧永謙指,現時60歲以上的長者的確「難搵工做」,市面上也只有保安、清潔等,年輕人不會入行的勞動性工種有機會聘請長者,即使長者希望重投職場自力生,也沒有多少選擇。提到羅致光建議長者到勞工處尋求協助,他直言:「搵到工,使乜去搵勞工處」,批評現時的長者就業計劃空洞。

鄧永謙他建議,政府應協助增加長者工作的工種選擇,甚至透過坐擁龐大資源的區議會,了解各區長者就業的情況,再因地制宜為當區長者求職就業進行社區支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