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夜】警方解釋元朗站救援遲兩大原因 反證無警時分40分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西鐵元朗站本周日(21日)發生白衣人無差別攻擊乘客事件,受驚市民致電999求助,但遲遲未有警員到來,「無警時分」竟出現在現實時空,最終造成逾40人受傷。

事隔近三日,警方終在周三(24日)晩詳細解釋遲來救援原因。警司劉肇邦表示,當晚10時41分開始接報,但同時區內衝鋒隊正處理不同地方的打架、襲擊及火警事件等,因此只能派軍裝警員到元朗站;惟兩名警員在11分鐘後到場時,發現有「百人打鬥」,無法控制場面,故立即要求增援,到11時20分約40名防暴警察到場。換言之,由有人報案到防暴警察出現,元朗站出現40分鐘「無警時分」。

惟有關警方「自白」,沒有交待是否早已收到情報、為何沒有部署,以及為何防暴警察到場半小時後就離開,以致出現第二次「無警時分」,令更多人受襲重傷,包括劉肇邦的浸大新聞系師弟、與劉同樣曾任無綫電視記者的柳俊江。

▼7.21元朗黑夜▼

+11
+10
+9

白衣人衝到元朗站月台襲擊乘客,依警方說法,由報案至有支援警員到場,前往足足有40分鐘「無警時分」。(資料圖片)

從各區抽調數以千計人手到港島應對示威

劉肇邦指,警方自6月以來處理眾多公眾活動,當中亦涉及很多暴力事件。除了機動部隊之外,各總區亦有抽調衝鋒隊加入組成防暴隊伍,他們每日均要工作12小時或以上,甚至長時間都未能放假。

他表示,在過去的星期日,因應港島區的示威活動中有人聲稱會將暴力升級,當晚確有人向警察擲磚頭、縱火,而警方事後亦在現場檢獲到汽油彈。所以警方早在各總區,抽調了數以千計人手,包括衝鋒隊前往港島區執勤,令當日各警區的巡邏人手,變得相對緊張。

警方解釋,為應付周日港島區示威活動有人聲稱會將暴力升級,故從各警區調撥數以千計警員到港島。(資料圖片)

警方解釋周日晚收到有關西鐵元朗站的報案,元朗總區內的衝鋒隊正處理多宗案件。(警方影片截圖)

解釋元朗站「無警時分」的警司劉肇邦,在加入警隊前曾任無綫電視記者五年。(警方影片截圖)

兩軍裝警到場後向上匯報「近百人打鬥」

就元朗暴力事件警方佈防,劉肇邦表示,在周日(21日)晚上10時41分,警方開始接到市民有關西鐵元朗站的報案。他指當時在區內不同地方同時有打鬥發生,因此總區內所有衝鋒隊正處理不同的案件,包括打架、襲擊、火警等等,控制中心只能派軍裝警員,前往處理報案。

相隔11分鐘後,即晚上10時52分,兩名軍裝警員到元朗站。劉表示,二人看到「近百人打鬥」,經評估形勢後,認為無法有效控制場面,故立即要求增援;元朗警區的指揮中心立即在警區內抽調人手,並帶備防暴裝備,最終支援在晚上11時20分到達現場,稍後港島區多支防暴隊被抽調到元朗。

當晚有現場人士拍攝到有兩名警員到場後「快閃」離開,未知是否就是該兩名向上匯報「近百人打鬥」的警員。

在無綫電視任記者8年的柳俊江,周日晚到元朗站Yoho商場接載受驚市民離開時,遭暴徒打到頭破血流。(資料圖片)

柳俊江於第二次「無警時分」受襲

支援在晚上11時20分到達現場,惟他們在30分鐘後收隊離開,但仍有乘客留在站內。此時白衣人再次趁「無警時分」,拉開元朗站出口的拉閘,衝入站內亂打人。

當時穿上黑衣的前無綫記者柳俊江,本是到場義載受驚的市民離開,但結果遭白衣人追打至Yoho商場,頭破血流,過程由傳媒直播出街。

警方出Timeline交待由當晚10時41分到11時50分,警員到場又離場的安排。(警方影片截圖)

重申出示委任證按情況而定

至於委任證問題,劉肇邦表示過去多次大型示威活動中,警員有否展示委任證,都引起一些爭議。其中 周二晚在城市大學,當軍裝警務人員處理緊一宗刑事毀壞案件,並拘捕一名男子時,附近的人士包圍警察,並要求他們出示委任證。

針對應否出示委任證的問題,劉肇邦指警察通例有明確的指引,軍裝警員在某些情況不需要出示委任證,包括情況不容許出示、出示委任證會影響警隊行動或危及有關人員的安全、以及有關的要求不合理。而便裝警員方面,警察通例指出,警察接觸市民,以及行使警權,兩個情況同時發生的時候,就需要表明身份,以及出示委任證。

另外,對於周三早上有人在港鐵金鐘站發動「不合作運動」,包括阻止列車車門關閉,按動緊急掣等等。劉肇邦表示,警察有在場協助維持秩序,將相關人士帶離列車,會由港鐵決定是否按港鐵附例作出檢控。

劉肇邦解釋警員在警察通例其中3大原則下,有權不出示委任證。(警方片段截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