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遇襲市民怕無辜被捕拒求醫 陳沛然:香港點解會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風波持續,有醫護聯署及集會抗議,亦有人選擇走上前線救援,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醫生今(15日)於港台《千禧年代》表示,自己亦有於示威現場參與救援工作,他曾於元朗西鐵站遇上遭扑爆頭的伯伯,但對方拒絕求醫。他直言現時本港彌漫白色恐佈,不少人甚至是受影響街坊亦害怕前往醫院,擔心無辜被捕,大嘆「香港點解會變成咁樣?」

他又提到,未必完全認同醫護聯署及集會等方式表態,亦害怕醫護界會遭放上對立面,影響救援,但他相信業界會堅守專業,堅守崗位。

陳沛然指,自己有於公餘時間前往現場作救援工作。(資料圖片)

+18
+17
+16

陳沛然指,自己有於公餘時間前往現場作救援工作,由於非站在最前線,多於示威現場後的街口,所營救的大多是受影響街坊,「佢哋不能離開示威現場,因為都是住在嗰度」。

被問到本港有醫護系統,何以需要如此?他則表示,現時本港彌漫白色恐懼,市民恐於前往醫院,「可以去邊度求助?」陳又提到,自己曾於元朗西鐵站,協助一名遭扑爆頭的伯伯,他並無身穿黑衣或白衣,但亦懼怕求醫,「佢驚比人當示威者拉去」,他形容情況不理想,又不諱言,自己前往現場救援,亦害怕被拘捕,控以非法集會:「點解香港會變成咁?」

局勢轉變迅速,他指,這兩星期已見變化,由於自己主要靠傳媒新聞報道獲取資訊,但由於行動轉為快閃式,未及前往現場衝突已完結;他又提到,警方行動亦有變,改為施放密集催淚煙或快速逮捕,令救援工作出現困難。

多間醫院醫護發起集會及作聯署,陳沛然認為是個人選擇,但相信醫護人員工作時會緊守崗位。(資料圖片)

至於日前機場集會有示威者阻礙救援,他形容情況不理想、「走樣」,期望大眾可回復昔日引以為傲的「分紅海」式讓路。他又提到,昨日亦有於深水埗現場,有街坊哮喘不適,救援工作並無受阻。

對於醫護界發起聯署反修例及抗議警方執法手段,他認為是個人選擇,亦相信社會要有多元聲音,而醫護界有不同「顏色」,有人期望港府回應五大訴求、有人支持警察,亦有人支持中央。但無論如何,他相信醫護會保持專業,緊守崗位,又呼籲工作時勿「表現顏色」,或審查傷者政治立場。有醫護於醫院內發起小連儂牆,或用自己時間參與靜坐,他認為具表態意味,但醫院管理層不會贊成,但亦不會大力打壓,因醫護亦有情緒,需要紓發。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