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浪潮心聲】幼稚園的黃絲與警嫂教師 為教育下一代互相體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持續近四個月,不斷升級的衝突撕裂人心,港人是如何經歷這個動盪大時代?《香港01》以一系列人訪,訪問社會上不同光譜的人物,細聽他們的心聲。

****

反修例風波持續,警民衝突成為港人的新日常,警隊執法手段備受爭議。根據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調查,近半受訪者給予警隊「0分」的評價,警民關係比2014年傘運期間鬧得更僵。

在當前的局勢,作為幼稚園老師,一方面要顧及社會狀況,另一方面又要顧及不同家長的背景,該如何向稚子講解何謂「警察」?曾參與反修例示威、任職幼稚園教師的C小姐直言,學校任教的教師間已有共識,本學年將避談「警察」二字,只會介紹其制服;社會紛亂,惟她慶幸校內職員雖有「警嫂」,但大家在目前環境下仍能互相體諒,融洽相處。

自稱「黃底」的C老師沒發表仇警言論,亦沒心存怨恨,言談間反而流露著失望及無奈。(鄧穎琳攝)

警察、消防員、醫生,大概是幼稚園中「萬年不變」的教學內容之一,但C老師接受《香港01》訪問時直言,任教學校的教師之間已有共識,本學年將避談「警察」二字,最多只會介紹其制服。或者會有人覺得這是斬腳趾避沙蟲,卻是這個撕裂大時代之下的無奈現實。

畢竟,面對警民衝突不斷,誰是誰非難兩言三語道明,更不可能拋下稚子自行判斷衝突緣由。C老師慨嘆,學童家庭背景多元、來自不同政治光譜,在這個政見壁壘分明的撕裂時代,為免學校或教師捲入政治爭拗,一眾教師不分個人政見是黃是藍均認同,學校應暫時抽走與「警察」有關的教學內容,只展示警察制服的圖片讓學生簡單「認識」,C老師無奈道:「只好完全避談警察這職業,職責、工作範圍都不提,只介紹警察制服樣式。」

對警表現感無奈 但老師要中立、專業只能「噤聲」

反修例人士以「黑警」批評警察執法不公,自稱「黃底」的C老師沒發表仇警言論,亦沒心存怨恨,言談間流露的是失望及無奈:「警察無盡到他們應有的責任,721為何不救人?軍裝見到轉頭走;但現在四圍都有警察,很難不質疑他們當日人手不足的解釋,831他們直情是無差別打人.....太不合理了!」

她深呼吸後說了自己對警察的看法:「2014後對警察印象不太好,但仍會尊重,現在是不想提、不想理,不想再尊重......但老師要中立、專業,所以我從沒在學生家長面前說些什麼。」

她直言,看不過眼警察在7月21日白衣在元朗站無差別攻擊市民時袖手旁觀,至8月31日再在地鐵站打市民,惟為保教席及學校聲譽,在工作時只能冷處理一切與「警察」有關的提問:「小朋友背景不一,老師一句說話隨時會為學校帶來暴風雨,所以大家共識是避重就輕」。

C嘆言,學童家庭背景多元,為免學校或教師捲入政治爭拗,不論政見是藍是黃,一眾教師均認同學校暫時抽走與警察有關的教學內容,只展示警察制服的圖片。(鄧穎琳攝)

校內有「警嫂」慶幸仍能融洽相處

稚子無辜、童言無忌,面對浪接浪的警民衝突,無論本身是「藍絲」或「黃絲」的教師亦難說得清當中是非曲直。她透露,校內也有「警嫂」老師,但同事間不但沒懷有敵意,更相處融洽,對方亦會提及警察丈夫在前線工作執勤的點滴,「黃底」老師在分享見聞時,也不會涉人身攻擊。

近四個月來多次逾大規模上街遊行、示威,警民衝突已於全港蔓延,C坦言自己數度在衝突前線出現,更目睹在示威者沒衝擊、未出言挑釁下,警方率先以侮辱說話罵市民,就連站在街上也有警員衝上前無故拘捕:「現在感覺是,有警察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

目睹過示威者未衝擊、沒出言挑釁下,警方率先辱罵市民,站在街上亦會被無故拘捕:「現在感覺是,有警察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鄧穎琳攝)

她感恩,不論工作環境或家庭都有同路人,「200萬人中,我們家佔了13人」,而同屬「黃底」的同事會在衝突夜互報平安及留意最新資訊,協助彼此安全歸家。

會盡力在教學框架下 向學生介紹其他職業

反修例運動中,示威者常以「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一句,勉勵大家在可行範圍內付出,然而C無力亦不能在學校談及自己對警權的看法,只能盡力在教學框架下盡量發揮:「無能力講警察不好,但可以介紹其他在這場運動中付出的職業,例如記者,這是我能力範圍內可以做的。」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