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蒙面法】中大段崇智一個決定 由被學生阻離去 變獲夾道歡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風波下,大學校長就事件取態備受關注。中大校長段崇智昨晚(10日)與學生、教師及校友舉行對話,由下午5時半開始,歷時三個半小時,會面氣氛一直惡劣,段不時被同學打斷發言,又曾遭學生以鐳射筆照射,會面完結後更被包圍一小時,有人拍打其座架。

段崇智上車後突然折返,成為扭轉局面的轉捩點。他回來後與學生閉門會見,長達近兩小時,至午夜前才結束,出現戲劇性結果。雙方態度180度轉變,會後他及學生有講有笑,互有交流,同學主動開路,歡送他上車離開,「Bye bye 校長」伴隨掌聲,有人又以「段爸」、「段王爺」稱呼他,着他早點休息。

5.5小時峰迴路轉,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有出席閉門會面的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說,段校長在公開對話時,一副不屑態度未能令同學滿意,但在閉門時態度轉變、「眼濕濕」,「希望佢記住用更謙卑、關懷同學態度聆聽同學訴求。」

會面進行期間,段崇智與出席學生對話,猶如「互片」,並不客氣。(胡家欣攝)

遭台下用鐳射筆照射 嚴詞要求停止

中大校長段崇智昨日下午5時半,在大學本部邵逸夫堂與師生及校友會面,有約700人出席,坐滿地下樓層禮堂。會面原定兩小時,但延至約9時才結束,超時1.5小時。

三個半小時會面,氣氛一直惡劣,學生早在會前舉起橫額抗議,又不時打斷段發言,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有人以綠光鐳射筆照向段,令他非常不滿,嚴詞要求停止有關行為。

段崇智在開場發言時指,明白同學參與運動初衷,又稱曾知道被捕同學身體與心靈受到傷害,校方已籌備跨部門應變小組協助學生,強調非如同學所指「緊張死物多過緊張人」。不過他表示,對於校園範圍被破壞、塗鴉及噴漆等感到心痛,認為涉事者無考慮校園持不同意見人士的感受。

校友斥「無腰骨」 半數人中途離場

學生多次質詢段會否發聲明譴責警方暴力,即使有被捕女學生子脫下口罩哭訴曾遭警方性暴力對待,但段僅重申譴責任何暴力,包括警方的暴力。有校友力斥責段崇智無理直氣壯回應問題,形容校長「無腰骨」,「作為校友,我唔覺得你同我哋同行、畀sympathy(同情)學生。」現場學生不滿段會面表現,持續有人提早離場,會面完結時,幾乎有一半人已走。

段崇智在會面完結後離去時,受到學生阻擋,他與工作人員寸步難行。(胡家欣攝)

被阻離去近一小時才甩身 上車後折返成關鍵

約晚上9時,段崇智與一眾高層欲離開,惟遭數十學生包圍近一小時,要求他承諾發聲明譴責警方暴力。段當時僅稱,會在下周五發聲明交代中大每位學生校友的經驗,並重申會列明對暴力的立場。但學生對段曖昧的回應感到悲憤,不少人傷心落淚,有學生更激動跪下痛哭,副校長吳基培教授攬實數人以示安慰。

段在被圍時曾稱「警方性暴力,會譴責」,其後他勉強踏出禮堂外上車。不過現場仍群情洶湧,他突下車折返,與部分學生閉門會面,歷時近兩小時。據了解,現場有約70位學生。

段崇智舉起學生給他的香蕉及餅乾,大聲說「多謝」。(林頌華攝)

獲學生稱為「段爸」「段王爺」

會後雙方態度隨即180度轉變,均以「好有誠意」、「真情流露」形容交流。段崇智會後說,閉門對話很有建設性,希望日後保持對話,又作出多點承諾,包括認真對待警方及任何暴力問題,現場學生不時點頭,報以笑聲,發言後更獲一片掌聲。中大傳訊及公共關係處長張宏艷將一條香蕉及一包餅乾交到他手上,他即大聲向在場學生說「多謝」。

段之後未有即時離去,而是繼續留下與學生傾談約十分鐘,與蒙面或戴黑色口罩學生言談甚歡,又與一名戴面具學生握手;他更拍學生膊頭以示鼓勵,「多謝你嘅了解,亦需你哋幫手。」

他離開時,有學生主動高呼叫同學生開路,並拍掌歡送;上車時更有學生在旁高呼暱稱他為「段爸」、「段王爺」,「Bye bye 校長」,着他早點休息。

學生會長:段閉門會上「眼濕濕」

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指,段崇智在會上承認校方處理不足,支援學生方面有待改善,亦承諾會就警方暴力撰述一篇聲明回應,學生會對其聲明保持觀望態度,希望他最終能會回應同學訴求。

蘇浚鋒說,雙方在會上均有真情流露,又引述前排同學稱,段有「眼濕濕」及手持紙巾,「佢聽完同學經歷,講返佢自己對事件理解,有咁感情出現。」他歡迎校長繼續做這種對話,「佢應更謙卑聆聽學生聲音。見到佢喺公開對話,係會有啲不屑態度,或者態度未能令同學滿意;喺閉門會議時,比較令人接受,呢啲態度上轉變,希望佢記住用更謙卑、關懷同學態度聆聽同學訴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