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蒙面法】清潔工清理顏色水感刺痛 工會反駁陳肇始:只有口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食物及衞生局長陳肇始昨天在跨部門記者會上指,已要求外判承辦商為清潔工人提供足夠個人防護衣物及裝備。

不過,有清潔工人工會代表反駁指,外判商只提供普通外科口罩及黑色膠手套予清潔工,裝備與往日無異,並無因應示威活動及需處理殘餘化學物而特別增加。有清潔工在處理水炮車噴出、帶有催淚水的藍色水劑殘餘物時,皮膚感到刺痛,也有清潔工在工作時會聞到催淚彈的氣體而感不適,咳嗽數天。

食物及衞生局長陳肇始昨天在跨部門記者會上指,已要求外判承辦商為清潔工人提供足夠個人防護衣物及裝備。 (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陳肇始昨天(10日)表示,非常關注示威活動會否影響清潔工的安全,食環署亦有提供指引予外判承辦商,要求其保障僱員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衣物及裝備、安全培訓及合適工作安排。

工會代表:外判商所發手套穿 清潔工要自購

不過,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就反駁指,清潔工人現時的裝備與往日無異,外判商只提供普通外科口罩及黑色膠手套予清潔工,那些手套質地較簿,容易弄破,而清潔工向公司提出想換新手套時,「會有說話聽」,「啲手套好易穿,如果用唔到,清潔工要自己出錢買過對新。」

她指出,當清潔工清理水炮車噴出、帶有催淚水的藍色水劑殘餘物時,容易被濺到,加上手套易破,每當脫下手套時,清潔工都會感到皮膚刺痛。

梁芷茵就反駁指,外判商只提供普通外科口罩及黑色膠手套予清潔工,裝備與往日無異。(資料圖片/黃文軒攝)

清潔工候命清理示威者路障 有人「中煙」咳嗽數天

梁芷茵續指,食環署支付外判商一筆額外金額,用作聘請更多兼職或臨時工等工人清理堵路的物件,每當預視到當天有示威活動時,這批清潔工就會在附近準備隨時出動,當防暴警察推開路障後,清潔工人就會去還原路面,或將堵路物件搬到車輛運走。

她指有清潔工反映,當在附近待命時,或在清理路障時,警方都可能發射催淚彈,影響到清潔工人,有清潔工聞到催淚煙後感到不適,亦有人咳嗽數天,需自費看醫生。

水炮車會噴出帶有催淚水的藍色水劑,殘餘物會黏附於地上、牆壁上。(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促食環署向清潔工派厚手套及R95類口罩

對於陳肇始稱食環署有發出清潔催淚彈的建議指引,如清潔工發現危險品或其他化學廢料,會轉介相關部門處理。梁芷茵質疑,相關部門其實是一般清潔工,抑或專業人士,「例如佢話有特別小隊,其實就係畀額外錢請臨時清潔工,或者啲外判商喺唔同垃圾站抽調一啲人,就組成特別小組。」她補充,街道上很多物品都有化學殘餘物黏附,「好難話上面有化學物,清潔工就可以唔使處理,管工都會覺得係你嘅工作範圍。」

她建議,署方應為工人提供質地較厚的手套,以及R95類口罩,以防微量氣體,也應由專業人士負責清理黏有化學物的物件。

清潔工往往在示威現場或附近仍需工作,容易遇到警方突然發射催淚彈,因而受害。 (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另外,梁芷茵透露,現時港鐵不時關站或暫停服務,巴士也會改道,但署方對於何時清潔工可以提早下班,或無需上班等安排,都無相關指引,當清潔工嘗試聯絡食環署時,又或因當天是公眾假期而無法聯絡得上署方,「搵唔到決策嘅人」,清潔工又擔心提早離開或會被扣錢,十分無助。她建議當局應訂定一些準則,統一向外判商發放指引,令清潔工可以得悉工作安排。

有清潔工人清潔港鐵站的垃圾及塗鴉。(資料圖片/賴雯心攝)

食環署:承辦商需提供口罩手套

食環署表示,署方重視其員工和外判商僱員(包括清潔工人)的人身安全及職安健安排。如出現示威或大型公眾活動而可能影響清潔工人安全時,會暫停有關公眾潔淨服務,並安排清潔工人到安全及合適地點工作,待恢復正常後再安排潔淨服務。

發言人表示,公眾潔淨服務合約訂明承辦商必須遵守所有與履行服務合約有關的法例,包括《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第509章)及其附屬規例,並須為僱員提供足夠個人防護衣物(包括口罩,手套、防滑水鞋等)、裝備、安全培訓和合適的工作安排等,亦有向相關承辦商發出清理催淚彈殘留物工作流程建議指引,並會繼續優化相關指引,清潔工人在工作時如發現有危險品或化學廢料,會通知署方轉介相關部門跟進處理,如警務處、消防處及環境保護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