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醫護界「尊重人權克制警權」集會 憂不敢求醫個案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示威衝突持續四個多月,醫護人員與警方關係緊張,除病人私隱問題受關注外,本月初亦有男警擅入產房,以及有防暴警持槍入醫院等舉動,備受爭議。今日(26日)傍晚6至9時,醫療專職人員以「尊重人權,克制警權」為主題,於遮打花園發起集會,已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集會歷時三個多小時,集會人士坐滿遮打花園,主辦方指人數達10,000人,警方就指有2,300人。

集會期間多名醫護界人士上台發言,包括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伊利沙伯醫院的黃樂孺醫生、職業治療師、註冊護士等,大會亦播放一名前線急救員的短片及一名傷者的錄音,傷者指自己途經示威區,中彈致手指斷骨,也不敢到公院,只透過地下醫療做手術。

發言者批評警方濫權,包括身穿全套裝備進入醫院,甚至有男警進入產房,影響醫院運作,更令示威者及市民不敢到醫院求診,或隱瞞受傷原因,甚至透過地下方式求診,傷者不可得到全面治療,亦會延後康復時間,質問「香港仍是安全、健康的城市?」

重溫直播

第一部份(3:56:00開始)
https://www.facebook.com/hk01.news/videos/537058350457439/

第二部份
https://www.facebook.com/hk01.news/videos/2370919319840976/

集會在晚上約9時10分結束,警方在集會期間以強光照射遮打花園及集會人士,集會籌辦者之一的劉凱文表示,集會一直和平進行,無任何衝擊及暴力場面,看不到警方有何必要以強光照射。集會結束後,參與者陸續和平散去,附近的防暴警員之後亦陸續收隊。

被捕者呼籲勿升級暴力

在淘大商場事件中被捕的Kenneth上台分享,稱當時在行人路上被警員撲倒而被捕,但從不知被自己的「罪名」。他稱之後被不同政見的人「起底」,電話、身份證號碼、住址和家人名字都被公開,更被香港和內地的電話恐嚇。他質疑警方就警員私隱入禀申禁制令,但為何普通市民不被保障。

Kenneth聲稱被捕20多個小時中,不准見律師,轉過數個警署,之後才可以聯絡家人,最終獲釋。他聲稱懷疑有不同身份的人做臥底,包括長者、家庭主婦等,因此呼籲示威者保持理性,不要升級暴力,讓警察有藉口去拘捕,但強調「不割席、不分化」。

在淘大商場事件中被捕的Kenneth,稱當時在行人路上被警員撲倒。他指留下陰影,現時將被捕求助電話寫在手臂。(李敏聰攝)

+2

傷者稱中防暴槍斷骨 不敢入院求助地下醫療

大會播放一段傷者錄音,該名男子聲稱某個星期日在旺角吃飯後欲離開,附近有示威活動,警方突然施放了催淚彈,他在離開時「手無啦啦啪一聲」,他感到痛楚,並見到有類似子彈印,「手指攣咗」,而急救人員看了他的傷口後,認為是由橡膠子彈或布袋彈所傷,並已斷骨,惟不建議他去醫院,因擔心他會被無端拘捕。急救員為他聯絡地下醫療,後進行駁骨手術,他憶述當時感到無助,「淨係知死都唔可以入政府醫院」,感激急救人員協助。

醫護界集會期間,警員一度以強光照向遮打花園。(羅君豪攝)

8時05分左右,有市民發現遠處天橋上有防暴警員,在場曾有一陣指責聲。遠處警員以強光照向遮打花園,有人反用鐳射光照向警員,約十分鐘後部分警員離開天橋位置,轉到花園道地面戒備。

義務急救曾被警棍打 一度鎖上手銬

一名前線義務急救員透過短片發言,她聲稱自己曾被警方粗暴對待。她指,9月初在旺角警署外,她與隊員見到一名女示威者受傷,面部擦損,又稱自己胸口痛,十分辛苦,她就蹲下了解傷者情況,及後抱著傷者,向警員要求要有女警及把傷者送院,有警員拉扯她與該傷者,希望分開她們,又以警棍打她的背部及頭部,更扯開她的頭盔及眼罩,再對她噴胡椒噴霧及催淚水劑,再把她和傷者鎖上手銬。其後警方突然發射催淚彈,當警員為自己戴上面罩時,她的隊員也想為她戴上面罩,卻被警員打及拉走。

她憶述,後有速龍小隊成員到達現場,曾叫她離開,她示意被鎖上手銬,速龍問其他警員是拘捕一人或兩人,後她得以獲釋,而傷者就由救護車送院治療。她批評警方,「我都無反抗過,又表明傷者需要急救,點解仲要用武力?打我、扯我頭髮?我個頭盔、急救背包都被扯爛!」

她補充,醫護人員不希望見到有示威者受到不人道對待,因而堅持站出來前線救援,如10月在金鐘,她就遇到數名被制服的示威者,有哮喘病發、失禁、抽搐嘔白泡等情況,「只要呢秒唔放棄,下秒就有希望。」

公立醫院醫生黃樂孺稱,醫護人員、救護員十分專業,沒有分黃、藍等顏色。(羅君豪攝)

QE醫生:721拯救白衣人 證救護無分顏色

公立醫院醫生黃樂孺稱,醫護人員、救護員十分專業,沒有分黃、藍等顏色,如在721有白衣人心臟病發時,救護員都立時拯救,「佢哋無畏無懼,見到白衣人,唔係等40分鐘增援先救人!」黃樂孺稱,該名病人當時的病況只有3%存活率,是救護員的專業令他得以存活。

他並指,醫護人員並非從一開始就反對政府,他舉例指,醫護舉辦集會初期,也有討論過使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其他口號,但最終決定用「醫護救人,為何不能?」這口號。他稱,當事態發展得愈來愈貼身,醫護才會力求政府改變,「醫護唔企出嚟唔得,我哋唔係破壞咩,而係保護自己,會驚下次受害嘅人係我哋親人,或者我哋自己。」

他補充,擔心醫護人員會被清算,舉例指立法會最近選舉衛生事務委員會正副主席時,當選的人都非醫護界別人士,又憂慮政府現時提出放寬引入海外醫生,會引入了內地醫生,呼籲市民支持醫護。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個人身份出席,稱協會曾遭壓力和恐嚇。(羅君豪攝)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個人身份出席:遭壓力和恐嚇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稱今天以個人身份出席集會,她指,當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在10月2日發出譴責警方對示威者開真槍的聲明後數周,遭受到壓力、批評、恐嚇,但協會無後悔,無退縮,「因知道自己做啱咗。」

她又指,醫護人員從來無學過有關催淚彈、藍色水的醫學知識,只好在這段期間不斷惡補、學習,她認為專業人士不單應中立,更應有良知,如醫護人員會教導大眾如何保護自己免受警方武器傷害,亦會研究與這些武器相關的醫學知識,「我哋會去最有影響力嘅期刊發聲,令世界知道香港情況。」

她批評,警方攻擊記者及急救員,向警方作出呼籲,稱相信市民並非對警察執行任務時使用基本武力有異議,而是對使用額外武力而有異議,她相信有警員在執法時會有不開心,想停下來的時候,「如果有一刻你發現同良知有違背嘅時候,希望你哋行開,say no,當有一個警察咁做,就會有其他警察咁做,香港先有出路。」

衛生服務界立法會議員李國麟表示,令他最傷痛的,是即使是路過而無端受傷的市民,或被警察打傷的示威者,都不敢去醫院求診;即使求診,也會隱藏身份或隱瞞受傷原因,甚至透過地下方式求診,他批評這樣會令傷者不可得到全面治療,亦會延後康復時間,他批評這個狀況出現,是林鄭月娥縱容警隊而造成,質問「香港仲係安全、健康城市?」

10月26日,醫護界「尊重人權克制警權」遮打集會,已獲不反對通知書。(羅君豪攝)

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是今次集會的發起人,他發言時批評警察身穿全套裝備進入醫院,甚至有男警進入產房等行為「令人髮指」,既影響醫院運作,事後更一度不願承認曾進入產房的事實,被踢爆後警方才改facebook聲明的內容。他指警方全套裝備入醫院,令醫護、市民感到受威脅,「有需要帶成隊兵?有需要荷槍實彈?只是想有震懾作用!」

他也斥醫管局無確切執行附例,向醫護集會籌辦者、參與者施壓,營造白色恐怖,又斥新華社及《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批評醫管局,但他認為醫管局只是盡負責任僱主的本分。

在公立醫院從事治療師的阿豪稱,警方濫權、全副武裝入醫院等問題會影響到病人,令示威者不敢去醫院求醫,對醫療制度造成很大衝擊。他批評,警察入產房,會看到很多病人私隱,而事後更一度不肯承認曾進入的事實,他希望醫管局態度強硬一點,防止警察再入去醫院,干涉病人私隱,並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暴。

在公立醫院從事治療師的阿豪稱,警方濫權、全副武裝入醫院等問題會影響到病人,令示威者不敢去醫院求醫,對醫療制度造成很大衝擊。(洪業銘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