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集會】大會稱逾萬人中環愛丁堡集會:獨立調查是卑微訴求

最後更新日期:

由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爭議未平,社會各界都陸續發起集會,今天(2日)傍晚,醫護人員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辦集會。出席集會的人包括立法會衞生服務界議員李國麟、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衞生服務界特首選委、公立醫院護士劉凱文等。

集會在今天傍晚6時開始,他們提出四大控訴,包括醫管局對病人私隱保護不足、政府默許警方濫權濫捕,散播白色恐怖;警方阻礙現場救援;以及急救員、記者及市民生命安全受到威脅。至晚上七時半,集會人群坐滿愛丁堡廣場,部分人站在旁邊多層停車場及大會堂平台參與集會。集會至晚上八時許突然下大雨,眾多參與者離開,亦有部份人選擇留在原地撐傘。

大會宣布逾一萬人出席集會,警方則表示最高峰時有1,300人出席。

不少醫護人員出席在愛丁堡廣場舉行的集會。(方家遠攝)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表示,醫護同業在近日修例風波中可盡基本責任,包括保持專業、保護病人私隱,以及在衝突的場合提供義務的急救服務。她補充,近日事件中有團隊的作為有違專業,正好反映出醫護的專業。

8月5日有跨界別市民發動全港大罷工,馬仲儀坦言前線醫護未必能在8月5日與全港市民一同罷工,但有其他職系同事正考慮罷工,她又指有同事正思考8月5日如何在工作之餘表達自己的意見,她指在不影響工作的情況會支持同業。

入夜後,出席集會的醫護人員越來越多。(方家遠攝)

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發言時透露,自己近日在街上「走嚟走去」,擔任義務急救員,他坦言要入元朗「我自己都驚」,因此明白市民的恐懼,他又認為今日的集會是和平集會,「係全香港最安全嘅地方」。

馬仲儀其後發言時談及警方近日使用武力的手法,批評警方在元朗及中上環均在民居範圍使用催淚彈,令無辜市民亦受影響。她又稱醫管局在示威後公布的受傷數字未必反映實況,因有傷者或因擔憂在醫院內不安全而拒絕就醫,她呼籲同業一同守護專業。

急症室醫生:戴返個委任證先

在公立醫院急症室工作的黃樂孺醫生發言前先戴上員工證,笑言「戴返個委任證先,公職人員要戴證」;他提及在急症室有病人的私隱未獲得保護,直言急症室已不安全,自己作為急症室醫生感傷心,不過他相信醫護人員會克盡己任,「如果受傷嘅小朋友唔夠膽去急症室,唔緊要,哥哥姐姐會出去搵你哋」。

物理治療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卑微的訴求

註冊物理治療師列明慧稱,有很多人指市民出來表達訴求是收錢辦事,她反問為何大家不去參與建制派的20元電影會,要出來集會,是因為在場的人都是追求真相、有同理心的人,又促市民大眾「唔好再聽譚惠珠講嘢,佢唔係香港人嚟㗎」。

列明慧認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卑微的訴求,又稱當局若看過各媒體製作的紀錄片,不用再調查,應立即拘捕違法的人。

職業治療師張小姐稱,自己曾離開香港一段時間,但最終仍因想服務自己的家而回港。她感謝特首林鄭月娥在今次事件上將大眾連結起來,又希望醫護不要離開香港。

公立醫院註冊護士、集會發言人劉凱文表示,作為醫護人員,不論傷者是誰都會救。(方家遠攝)

警察在醫院搜捕,更令醫患關係決裂

集會召集人之一的衞生服務界特首選委兼前線護士劉凱文指,在政府提出修例後,社會有很多不安,醫護界也不能獨善其身,尤其是在6月12日的衝突後,不少人受傷而需到醫院求診,令醫護感受深刻。他指出,政府一直沒有正面回應市民訴求,置若罔聞,令全港市民都失望及憤怒;而有警察在醫院搜捕,更令醫患關係決裂,醫患站在對立面,致使受傷的人不敢到醫院求診。

他強調,希望透過今天的集會,捍衛病人私隱的重要性,亦控訴警方用過量武力對待示威者,不容許消防車及救護車進入示威現場,阻礙現場救援等,並為同事打打氣。至於會否把行動升級,他稱會先看看今晚集會的效果。

被問到醫護人員會否參與下周一的全港大罷工,他稱醫護界較難罷工,因不能把病人置之不理,他個人未能支持,但如果同業在衡量後,認為罷工不影響緊急服務,他也會尊重。對於有一名註冊護士被控以暴動罪,他指今天大會在現場設有兩個攤位,讓參與集會人士聯署,聲援該名護士。

註冊護士:林鄭未有回應市民訴求

「放射良心」召集人、放射治療師吳志傑斥警隊濫暴,速龍小隊「嘢嘢打頭,頭破血流」,質問「係咪癡線㗎?」又促請有良知的警員盡快收手。

近日被人誣陷為「御用演員」的註冊護士趙寶琴稱,以平常心看待網民的意見,但作為母親,平日亦有與孩子說對不起,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對方釋懷,再重建溝通的橋樑,她批評林鄭聲稱自己作為母親,卻未有回應市民訴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