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集會】各校學生記者分享:常受催淚彈、胡椒噴霧阻採訪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示威風波持續近5個月,在連場衝突中,記者與警察的磨擦增多,令雙方關係跌至冰點。浸大學生會今日(5日)在校內賽馬會廣場舉行「警察肆意濫捕 記者監權監暴」的聲援記者集會,邀請傳媒工作者及多間大學的學生代表,分享近月的前線採訪經歷。

在場不少學生記者均指,警員不單針對傳媒,阻撓採訪,更明顯針對看上去較年輕的學生記者,不斷截查他們,又會質疑學生記者是否正式合資格的記者,阻止其進行採訪。發言者認為,雙方關係在六月時仍沒有那麼緊張,但現時即使是傳媒聯絡隊也會一起打壓記者採訪,記者受到言語及肢體暴力的對待,更被警方用武器對付,及無理作出拘捕,重申記者不想成為新聞主角,要求警方立刻停止不合理的行為。

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今早回應指,前線混亂的環境下,的確很難有時事事都盡如人意,又指記者有正常途徑向警方表達。

浸大編委會成員(右)憶述曾在採訪期間,向警員展示記者證,惟警員卻用手遮蓋著記者證,更稱自己看不到記者證,他批評警方掩耳盜鈴。(高仲明攝)

本周日(3日)有網民於太古城中心發起人鏈活動,大批傳媒到場採訪。下午5時許,有人塗污商場內的美心集團食肆,隨後大批防暴警察進入商場作驅散並制服多人,其間拘捕《立場新聞》特約攝影記者,及浸會大學新聞系三年級的學生記者,是反修例示威中第二名被捕的浸大新聞系學生。

浸大傳理學院和新聞系昨日(4日)就事件發聲明,指據浸大學生會編委會提供資料,涉事同學當時沒參與示威,亦有配戴記者證。校方促警方尊重學生記者的採訪權益,並強烈呼籲警方釐清事實,並在調查過程中公平合理對待涉事同學。

對於記者多番投訴警方不合理阻礙採訪,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今日見記者時表示,新聞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新聞媒體的採訪在合理的環境下,應盡量方便記者,但往往在這些前線混亂的環境下,的確很難有時事事都盡如人意,但大家要互相遷就。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指出,新聞自由是香港僅餘應捍衛的價值,而透過記者的鏡頭,可以報導真相,連結國際,因此學生應聲援記者。(高仲明攝)

+4
+3
+2

浸大編委會成員憶述曾在採訪期間,向警員展示記者證,惟警員卻用手遮蓋著記者證,更稱自己看不到記者證,質疑記者身份,並推倒該名學生記者,他批評警方態度有問題,屬掩耳盜鈴,又認為這樣的例子只屬鳳毛麟角,希望警方多加注意。

城大城市廣播一名前線攝影師稱,警員不單會對記者說粗口、侮辱性言論,質疑其為假記者,又會用盾牌、肉身阻礙拍攝,並不斷推前防線,拉遠記者與被捕者距離,甚至「不覺意」打記者,如他就曾被警員用盾牌撞腳。他憶述,剛過去的周末在旺角,有警員叫他退後一點,他退後了,但警員仍用胡椒噴霧噴他,他再退後一步,警員再用胡椒噴霧「掃射」他,他身上三支鏡頭都被噴中。

他並指,警員明顯針對學生記者,「有警員話,你哋呢班大學生,喺度扮記者!」他認為,「假記者」的想法植根在警員心中。惟他認為,學生媒體沒有包袱,自由度高,不會自我審查,又會拍攝到主流媒體以外的畫面,因此十分重要。他呼籲警方不要再侮辱記者及使用暴力,「鏡頭前影到嘅只係冰山一角,如果(記者被不合理對待的畫面)剪成一段片,可能長達幾個鐘。」

城大編委Gary表示,6月採訪時,如與警方有碰撞,傳媒聯絡隊會問記者有無事,「會say sorry」,但他認為打壓在8月後愈來愈嚴重。(高仲明攝)

城大編委Gary表示,6月採訪時,如與警方有碰撞,傳媒聯絡隊會問記者有無事,「會say sorry」,但他認為打壓在8月後愈來愈嚴重。他認為,學生記者被針對,或因他們沒有公司提供法律等支援,而且學生媒體拍攝到傳統媒體「跟唔切、跑唔切嘅嘢」,惟警方不斷質疑學生記者是否合資格的記者,「但佢哋又喺記者會播佢認為唔係傳媒嘅片段,係好矛盾。」他呼籲校媒可多做一步去保護學生記者,而學生記者也應如常採訪,「唔使擔心,佢拋你㗎啫!」

記者協會執委伍立德表示,記者與警察絕非有仇,但雙方關係自6月起變化很大,「6月時反映有警員電筒刻意照記者鏡頭,當時已是大事!」不過,現時警方明顯針對採訪工作,而傳媒聯絡隊不單沒有協助採訪,更有份打壓、推撞、不禮貌對待記者,形容情況非常嚴重。

他認為,周日浸大學生記者及《立場新聞》記者被捕,是少有記者在拍攝過程中被捕。他解釋,以往警方或可推搪稱記者被捕是因為記者與警員有磨擦、口角,但自港台攝影師在拍攝期間被強行扯掉面罩可見,目前已發展到即使在拍攝期間也被捕。

林彥邦稱,早前《立場》記者被捕時,遭警員質疑是「假記者」,「公眾地方係無假記者,除非佢用嘅唔係自己嘅記者證,咁係行使虛假文書,係另外一回事。」(高仲明攝)

對於警方稱,記者有不同渠道可以向警方反映意見,伍立德透露,早前曾舉辦記者交流會,也有邀請警察公共關係科出席,「但佢有珍惜呢啲機會?」記協又發現,警方說曾多次接觸新聞團體,但實際上只是與傳媒高層會談,「有前線記者話,高層同佢哋(警方)傾完偈之後,從高層嗰度聽到有啲壓力。」他直言,記者不希望成為新聞主角,「我哋唔想咁多聲氣,都要出聲!噚日無聲抗議都接受唔到!」他並指出,在2016年旺角騷亂,有數名警員被扔磚時,有記者出手相救,而今年7月14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也有記者以身拯救被打的警察,「但佢哋今時今日點對我哋?」

《立場新聞》記者林彥邦表示,自6月後可見到警方對傳媒態度,已是有系統性針對、攻擊的行為。他指,早前《立場》記者被捕時,遭警員質疑是「假記者」,「公眾地方係無假記者,除非佢用嘅唔係自己嘅記者證,咁係行使虛假文書,係另外一回事。但假記者概念已經被警員隨意指控。」他透露,該記者被捕後,警方曾提出才搜屋,但其公司認為「阻差辦公」的控罪與家中物品無關,因而不同意警方搜查,而警方最後亦無再提出要求。

他又指,現時警方多番以設置封鎖線為由,不准公眾影,絕對是濫權。他續指,現時警方會在驅趕完示威者後,在場只有身穿反光衣的人士時,會特別截查較為年輕的記者,他着學生記者要小心採訪,而大家所作的記錄是有意義、有價值的。

記者協會執委伍立德表示,目前已發展到,記者即使在拍攝期間也可能會被捕。(高仲明攝)

理工大學學生編委代表表示,曾在現場採訪期間,有警員檢查其記者證後,不斷在路上大聲呼喝其名字,指其衝擊封鎖線,但他一直原地未動,認為是有侮辱。他又指,警方作驅散行動時,會多番對準記者發射催淚彈,或噴射胡椒噴劑,他亦試過有催淚彈在其頭上、腳邊炸開的經歷,亦指曾被胡椒噴霧「由頭淋去身」,令他透不到氣,需要入院。他希望大家支持學生記者,令學生記者能無畏無懼報道真相,「我好驚,但都要去,唔可以俾佢(警方)以為自己做咩都得。」

港大學苑代表稱,對今早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的說法十分失望,「警察壓力大就可成阻礙新聞自由的壓力?」她透露,在8月11日採訪時,遇到有喬裝成示威者的警員,她當時不知道對方是警員,卻被對方大聲呼喝,「校園傳媒係記者嚟㗎咩?行返後面啦!」她希望警方自重。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指出,新聞自由是香港僅餘應捍衛的價值,而透過記者的鏡頭,可以報導真相,連結國際,因此學生應聲援記者,也應為不公義而作出反抗。他又指,雖然示威活動最終不知會如何完結,示威者或勝或敗,但記者能紀錄這過程中的點滴,成為歷史。

警方被指阻礙採訪、針對記者,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今早回應指,新聞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新聞媒體的採訪在合理的環境下,應該是盡量方便記者,但往往在這些前線混亂的環境下,的確很難有時事事都盡如人意,又指有正常途徑向警方表達。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發聲明指,中文新聞專修3年級生鄧澤旻,11月3日晚在太古城中心為浸大學生會編輯委員會採訪期間遭警方拘捕。(李澤彤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