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康文署停救生服務 海灘仍逼爆 救生員兩難:救定唔救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漸趨緩和,本港連續五日零確診。一連四日佛誕連勞動節假期開始,不少巿民趁假日外出海灘遊玩。儘管康文署日前重申轄下泳灘因應疫情暫停開放、救生服務暫停,但近日公共泳灘仍然人山人海,部份人更無視康文署封閉泳灘的告示,頻頻入海游泳、闖入沖身設施。

雖然不提供救生服務,但救生員留一成人手仍要維持秩序,他們需要勸喻海灘的市民要遵守限聚令,但其實無執法權,深感阻嚇力有限,甚至常常被市民「問候」。香港政府拯溺員總工會主席鄧子安更講出救生員的困境:「如果有人溺水,我哋救定唔救呢?」

+4
+4
+4

新冠疫情下,康文署關閉了公共海灘,並表示不提供救生服務。然而大量市民在假日仍然在假日「攻陷」海灘,黃金海灘、清水灣二灘、淺水灣都人頭湧湧,不僅海灘上「一根針都插唔入」,水中也是非常熱鬧,浪花飛濺。

沙灘上的歡聲笑語卻讓不少救生員捏一把汗。疫情下,他們雖然不需要提供救生服務,但仍然需要去海灘執勤,維持秩序。鄧子安說,現時雖然只是四月,但學生們都沒有上學,海灘上的市民人數已經達到暑假高峰期的階段,「暑假康文署會額外請季度性質的救生員,人手充足,一個海灘起碼30多人執勤,但新冠肺炎底下只有3、4個救生員維持海灘秩序。」

以清水灣二灘為例,鄧指,暑假開放時需要34名救生員執勤,瞭望台上也有人,海上小艇都有救生員,若是有人遇溺,救生員才能確保即時留意到,前去救人,「現在乜都無。」

儘管康文署日前重申轄下泳灘因應疫情暫停開放、救生服務暫停,但近日仍有不少市民到公共泳灘遊玩。香港政府拯溺員總工會主席鄧子安更講出救生員的困境:「如果有人溺水,我哋救定唔救呢?」(李澤彤攝)

現時許多救生員執勤時特意不著有「救生員」字樣的制服,以免變相令市民誤會海灘有救生員服務,更加肆無忌憚下水遊玩。海灘上則大約每半個小時便以廣東話、普通話、英文播放一次廣播,提醒康文署沒有救生服務提供,但又顯得有些矛盾地指出「若有需要,可以尋找海灘的工作人員。」

執勤的救生員則表示,仍有不少市民會前來求助,比如有人暈倒、或者受傷都會找上他們。

儘管康文署日前重申轄下泳灘因應疫情暫停開放、救生服務暫停,但近日仍有不少市民到公共泳灘遊玩。(李澤彤攝)

近一個月仍有數人溺斃

近一個月,香港還是發生了幾宗市民溺斃的個案,當中包括有清水灣一七旬男子玩浮潛溺斃。鄧子安說看到這些新聞時,都會覺得難過。他指,香港公共海灘有時水很深,若有浮台的地方,水深會超過五米,風高浪急時也具有危險性,但救生員是以拯救市民性命為職責,「如果有人出意外求助,唔通我哋見死不救?但救人、急救都是近距離接觸,疫情又未完,救人時感染咗點算?我哋都好迷惘。」

限聚令下,康文署指示救生員需要前往海灘巡邏,而若見到四人以上聚集,則需要上前勸喻,要求他們分開坐保持社交距離。鄧子安說這份工亦不輕鬆,甚至有些「犯眾憎」,且經常有救生員被人「問候」,「市民出來玩,幾個大人坐在一起,你上去勸喻叫佢哋坐開啲,海灘好逼,佢哋可以坐去邊呢?咪鬧返你囉!」

限聚令下康文署指示救生員需要前往海灘巡邏,而若見到四人以上聚集,則需要上前勸喻,要求他們分開坐保持社交距離。(李澤彤攝)

市民突破封鎖入更衣室沖涼

他續指,救生員其實並沒有執法權,亦不能發出告票,有時勸喻效果也有限。市民有時明顯多過四人出來,救生員前去勸喻時,則會扮出互不認識的樣子,但不到一陣又聚在一起。他說也找不到什麼解決方法,「外國都有封閉公共海灘嘅,但封咗就真唔會俾人入。」

而近來疫情稍見回落,海灘上人潮湧湧,許多市民都不戴口罩,甚是輕鬆。鄧子安嘆沙灘上的市民「都好鬆懈」,他說疫情已經似乎是到了最後關頭,但仍有之後與內地、外國開關等挑戰,「知道市民在家好悶,但都希望唔好鬆懈,不要功虧一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