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尋親|打罵中成長21歲始知被收養 大叔冀尋回生母共進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母親節到來,不少人都在節日選擇陪伴在母親身邊,或是送母親一份禮物。對於已經45歲的鄧先生(Paul)來講,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早在出生之前,他就被人以100元「預訂」,連出世紙上都找不到親生母親的名字,待他得知自己是被領養的時候,原來連當年負責處理收養的中間人李池亦已離世……

手上唯一餘下的線索,便是出世紙上那一行小小的地址「砵蘭街371號」——當年生母便是在這裡的留產所分娩。Paul說有幾年不斷去猜想生父生母的身份,也曾心生怨恨,但現在更多的只是想解開一個心結,「無咩放唔低,若是可以見面,一起食餐飯都已經好足夠。」未能團聚,卻時值母親節,Paul說,若生母仍在世,都會願她身體健康。

童年常被打罵 口角中突然得知並非親生

Paul的童年經歷並不愉快,養父喜歡飲酒,對他疏於關心,而養母常常因為一些小事對他又打又罵,言語中也幾次衝口而出:「你不是我親生的」,年少的他當時從不當真,「當時嘅文化係咁,無怪獸家長呢啲概念」。

一直到21歲,Paul再次和養母口角,暴怒中的養母突然恢復平靜,以平淡的語氣對他說:「你不是我親生的,真的不是。」Paul憶述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十分錯愕,「諗唔到呢啲事竟然發生在我身上!我都怨過嘅,後來都係同養父母和解咗。」

Paul 的出生地,已經變成了一棟有電梯的洋樓,他早前甚至曾在那個地址做過裝修,「可能老天在提示我,但嗰吓我未意識到。」(黃舒慧攝)

出生前已被預訂 中間人已經離世 留產所已變洋樓

要知身世,對一般人而言,出世紙上已清楚列出父母的姓名;Paul手中並非沒有出世紙,然而上面卻寫着養父母的姓名。

Paul從養父口中得知自己早在出生前就已經被「預訂」,價值是100元,而中間人「李池」就負責辦好偽造的出世紙,及後便將他從留產所,送到送養的家庭。換句話說,除了「砵蘭街371號」的留產所是生母分娩時的處所外,出世紙並不能解開Paul的身世秘密。

現時「砵蘭街371號」已經變成了一棟有電梯的洋樓,留產所已經泯然於歲月中。Paul說不無遺憾,十多年前做木工,他曾在那個地址做過裝修,「可能老天在提示我,但嗰吓我未意識到。」

從長相尋找線索 對生母有諸多猜想

得知自己非親生後,Paul心中就有了尋親的念頭。他先是不斷觀察自己,發現自己的鼻子「有啲勾」,雙眼則是啡色的,覺得自己可能是外國混血;而本港影星黃秋生成功找到身處澳洲、同父異母的孖生哥哥,也給了他一些希望。Paul希望從長相中,找到自己的身世,「黃秋生對眼係藍色的,我對眼係啡色嘅。」

Paul亦相信長相也是證據,除了鼻子和眼睛之外,他說自己的一對耳朵也同他人不一樣,「我有耳紋,兩個仔後來出世,耳仔都同我一樣! 」

50、60年代的香港陷入戰後的困難時期,曾有父母遺棄或送養子女。生於1975年的Paul對父母放棄自己亦有諸多猜想,他說,有可能父母也是因經濟困難,無力撫養;或者母親被人「呃」,誕下他之後只好聯繫他人照顧;又或者生母是風塵女子,甚至連親生父親是誰都未必知道,「無論點都好,幾十年前的事情,我唔會再怨恨。」

養父母離世令他一度覺得「已經無用」

養父母早些年已經離世,沒有生恩也有養恩,放下怨恨,Paul也經歷了一段低落的日子。他說,雖然未親口問過養父母為何要收養他,但是自己知道,無非是因為養母不能生育,家中想要男丁養老,「佢哋過身後,我有一段時間覺得自己嘅人生任務已經完成,好似已經無咩意義。」

搵尋親達人Winnie幫手 願生母身體健康

2018年時他透過傳媒報道,找到專幫人尋親的藝術家蕭愛冰(Winnie)協助。Winnie曾先後幫20多人成功尋親,讓他們與家人團聚。在Winnie的陪同下,他們一起來到悅文留產所的舊址,再次尋找線索,「我有自己嘅家庭,都係我嘅第二人生。如果可以搵到親生父母,就是我嘅第三人生。」

時值母親節,Paul仍未償願找到親生父母的下落,但他說若生母仍在世都會願她身體健康。他並非沒有幻想過重聚的場面,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抵換的是滿眼淚水,「無呀,可以一起食餐飯就已經足夠。」

鄧先生資料

收養姓氏:鄧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75年7月31日

出生地點:砵蘭街371號悅文留產所

轉送中間人:李池(已經離世,李池女兒:李惠卿)

聯絡Winnie電話+852 9332 0424

聯絡Winnie電郵 info@look4mama.com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