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偵探】尋親委託多挑戰 只代傳話不干涉:我們只是信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提到私家偵探,相信大家第一時間都只想到「捉姦」這類男女感情的案件,但其實除了男女感情外,偵探社還會受理的案件還包括商業調查和尋親等。

私家偵探社一目偵信的社長King sir﹙蔣志輝﹚指近年接多了尋親的個案,其中更有些個案更挺有意義,並能幫助失散多年的人重逢,令他覺得很有成功感。

King sir有20年偵查組記者經驗,做偵探可以活用多年來的技能。﹙歐嘉樂攝﹚

縱然King sir指做偵探比較偏向「有錢落袋」便可以,但他分享每個個案時的投入神情,相信他對每單工作都非常上心,比起當記者引起大眾討論議題,當私家偵探能直接幫助一個人,卻是另一種有意義的工作。

File 1:政見不同 年輕人離家出走

King sir表示最近兩個月接多了年青人離家出走,但家人不敢報警而尋求協助的案件。「因為近日舉行示威遊行的活動,很多年青人因為與家人的政見不同而鬧翻並離家出走,家人擔心又不敢報警,即使報警亦未必受理,所以就來尋人。」King sir指其實都很講求彩數,因為示威遊行活動上,大家都戴上口罩和頭盔,長頭髮者若束起頭髮,已經會很難辨認。

可能你會說,找網上的足跡不就好了嗎?King sir說:「他們懂得避免在網上透露行踪,亦可以block了不被外人查看,但我們相信他們既然已離家,一定會繼續參與遊行活動,所以就只可以到現場踫運氣。」他會選擇一些靜坐及偏向靜態非衝擊的場合,然後進行遠距離掃視,「他們總有需要脫下口罩的時候,我們就以耐性等待這一刻來辨認。」

818集會,多人上街。(余睿菁攝)

當真的注意到目標時,先要影相讓家人安心,然後King sir會走近他們說一句:「你屋企人搵你,你聯絡他們吧。」就此道明目的便可,「因為他們的家人只求他們平安便可以。」

File 2:事隔十多年尋母

King sir指尋親個案其實很有難度,而只能提供姓名,卻沒有身份證號碼的更為難上加難。約5年前,King sir接到一位40多歲的男士委託,「他指自己18歲時和媽媽鬧翻了,一怒之下就離家出走,之後輾轉移居英國做廚房工作,十多年後回港嘗試找回媽媽,但發現屋邨的住客已全遷出。他英國香港兩邊走,每次都用自己的方法嘗試找線索,卻遍尋不穫,直到屋邨都清拆了,他才找我幫忙。」King sir大呼不知道他為甚麼不更早尋求幫助,因母子二人的年紀都不輕,應該更把握時間才對!

有些屋邨太舊會重建,但原來住戶會被安排遷到不同地方。﹙資料圖片﹚

King sir首先問他住第幾座及甚麼單位,着他去房屋署查詢住戶資料,但房屋署卻指這是住客私隱,即使知道他想找回媽媽卻未能提出任何協助,「既然房屋署不能提供委託人媽媽的資料,我就試試由另一方向着手,我叫委託人向房屋署查詢自己的資料,因為當年那間屋是他與媽媽兩人的名字作登記,所以查自己還在不在這個名單上,沒有任何不妥當吧?」最後,委託人以此手法向房屋署詢問自己現在是否仍是他們的住戶,然後現在搬到哪個地址,成功找到仍然健在的媽媽。」

File 3:坐監20年 到港找妻女

有一位廣州男人來港想找回自己的妻女,King sir指:「80年代時,他的老婆和女兒申請了單程證來港,然後廣州男靠老婆接濟及幫助下,在廣州的生活過得很不錯,但生活好就『身痕』,他自言作奸犯科,壞事做盡,最後更在內地坐監20年。」直到2015年他放監了,在獄中洗心革面,希望可以再見一見妻女,便於願足矣。

「他表明並不是想重聚,因經過這麼多年,他覺得老婆已有改嫁的可能,所以他只是想知道她們安好,並讓她們都知道他還在。他亦寫了兩封信給她們,並托我找到她們的下落後便交給二人。」King sir根據廣州男所提供的妻女姓名及20年前的舊地址開始着手尋人,但人海茫茫應如何開始?他指一個成年人其實平日會留下很多足跡,他不便透露當中所用手法,但透過合法合理的方法來追尋線索,終有一點所獲,「她們的名字很普通,找到相符有可能的地址有百幾個,我就逐一去確認。」

King sir對大部分案件都很有信心。﹙歐嘉樂攝﹚

King sir所說的確認,是真的敲門並道明來意,再用舊相片確認,到找到正確配合的地址時,已經用了兩年時間。「找到其中一橦公屋,有鄰居認得舊相片中的人,指她們已經搬走了,但搬了去哪卻不知道,只知道那位太太的老公是揸的士的,經常在某區出現。」於是King sir便到的士車行打聽他們一家住哪,雖沒有確實住址,卻知道了哪一條村,然後再向街坊及管理員詢問,「其中一位街坊指他們一家最近才搬走,因為那位太太好像患了重病。」

最後,King sir花了點時間,在某醫院找到了那位太太,並見面了。「她很驚訝,但這個情緒是正面的,她做完化療很虛弱,但她捉着我的手跟我說:『好感謝你,將一個埋藏了二十年的消息帶給我』。我亦將信交給了她,我覺得已經完成了我作為信差的角色,至於廣州男與這位太太最後有沒有見面,我就不清楚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這就足夠了。

想了解更多King sir分享的偵探工作,可點擊連結。

後記:那些沒有結局的故事

King sir分享的故事,每個都令人不禁聽得投入,然後很肉緊地追問:「跟住呢?之後點?」其中他又分享了一個男女感情個案,指:「一個女士懷疑自己丈夫出軌,細查之下,發現丈夫出軌的對象是她的大嫂,如果你是那位女士,你會怎樣做?你一說出來就會破壞兩個家庭。」雖然記者毫不猶豫地答:「當然會說出來,因為破壞家庭的不是我,是偷情的二人。」

雖然他處理過無數的案件,但並不是每一個都會知道結局。﹙歐嘉槳攝﹚

但大家都很想知道真正的結局,King sir卻說並不清楚。雖然他處理過無數的案件,但並不是每一個都會知道結局,「我只是做一個信差的角色,傳遞到委託人要知道的信息及委託人我替他們傳遞的信息便完成任務,難道我再打去問他們有沒有離婚?之後怎樣嗎?」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只能參與別人某部分的人生,要知道真真正正的結局是沒有可能的,然而,這些段片卻讓我們體會不同形態的人際關係,微妙、奇情、混亂、親近、遠離,這是我們需要花上一生時間學習的課題。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