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港大潘烈文團隊新病毒試劑不吝分享 送逾70國鎖定感染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未獲正名,仍被統稱為「武漢不明肺炎」之時,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衞生學院的團隊已馬不停蹄準備應戰,至1月10日,內地有研究人員公開首份病毒基因圖譜,團隊花6日完成研發針對新病毒的快速測試試劑,以找出確診患者。

「梗係破紀錄啦。」該學院公共衞生實驗室科學分部主任潘烈文接受《香港01》專訪時提到,團隊汲取了沙士時的經驗,掌握到更先進的技術及知識,研發快速測試的速度,比起當年花近兩個月快好幾倍。團隊亦不吝將試劑及測試方法免費分享予其他國家,至今有逾70個國家受惠,其中斯里蘭卡和埃及是利用港大試劑找出當地首名確診患者。潘烈文說來淡然,「有國家需要幫助就畀佢」,這場國際危機,只有無私的互助方能共同應對。

(抗疫系列報道)

潘烈文與團隊在病毒基因圖譜公開之後,花6日研發出快速測試方法。(歐嘉樂攝)

相關文章: 專訪|象牙塔鑽研「貼地」實驗 病毒學專家潘烈文:要解切身問題

17年前沙士肆虐時,潘烈文是首個破解非典型肺炎病毒基因序列的人,再有新的不明肺炎重臨時,潘與他的團隊隨即著手準備。潘烈文憶述,起初的資訊是病人均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關連,懷疑病毒由動物傳人,未有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故起初他仍感樂觀,預期海鮮市場關閉、完全消毒後,病例會陸續下降。

不過事與願違,其後內地通報有人傳人跡象,潘烈文即擔憂是沙士再臨:「當時估係國內會有,可能香港都有爆發,但無諗過係世界大流行」。

沙士花近兩月研試劑 新冠肺炎僅用6日完成 

2003年沙士時,香港自2月起有確診患者,一個月後得悉病原體是冠狀病毒,近3月底,港大團隊研發了病毒的快速測試試劑,整個過程花近兩個月。17年後,潘烈文與團隊在有研究人員上載病毒基因圖譜後,六日內即完成研發試劑,並在一周後由世界衞生組織公布快速測試方法。

第一個發布基因圖譜嘅人都好無私

「大家都知道真係危險,第一個發布(基因圖譜)出嚟嘅人都好無私」,潘烈文形容這場為國際危機,但科技的先進令大家反應更快,有著過往經驗,團隊已知冠狀病毒的特性,亦掌握了較當年更好的技術和知識,有助加快研究。

墊資源做試劑惠及其他國家,源於未必每個地方有此資源,潘烈文形容疫症初期「有(試劑)同無係差好遠」。(歐嘉樂攝)

世衛派員到港急取試劑 相約於機場交收

研發試劑後,港大向有需要國家提供測試方法及約200個試劑,至今累計逾70個國家受惠,其中斯里蘭卡和埃及均是用港大試劑檢驗出當地首名確診者。潘烈文形容交收試劑的時間緊迫,世衞的非洲分部曾派員來港取試劑,但時間緊逼得由赤鱲角機場出香港市區都趕不及,潘需到機場與他們見面,即場交收並講解測試方法,再送他們離境。

潘烈文直言,現階段200個試劑一瞬間已用完,但在疫情爆發初期「有同無係差好遠」,港大需墊資源做試劑,公共衞生學院亦需要暫停所有其他研究項目,但潘只望可透過試劑幫其他國家找出首名患者,令疫情更易受控:「有啲嘢可以預備就預備,有國家需要我哋幫助就畀佢」。

有啲嘢可以預備就預備,有國家需要我哋幫助就畀佢
潘烈文

測試準確度為重點 潘烈文:得50%準你不如擲銀啦

近日坦桑尼亞有木瓜樣本對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潘稱不認識該測試方式,估計存在假陽性,或植物有部份蛋白與冠狀病毒蛋白有相似,這些個案正正反映檢測準確的重要性。

坊間有人出售家用抗體快速測試套裝,衞生防護中心呼籲市民不應自行測抗體,潘烈文認為,做測試前需先符合兩大條件,其一是檢測的研發要做得好,他直言若檢測只得50%準確度,「你不如擲銀仔啦」! 潘烈文亦強調,用家採樣前必須清晰知道測試目的,因確診者染病後需時產生抗體,即使測試結果呈陰性,不代表測試者無染病、體內沒有病毒、或沒有傳染性。

潘直言商家只著重賣出試劑,未必會清楚解釋用途,但他同時認為這些測試不應被取締,源於公共衛生角度而言,各種測試有不同用途,如準確度極高但昂貴的測試,未必適合大量使用,若有研究欲得悉某個社區過去數月的感染比率,較便宜的試劑會較佳,而若果該研究要求市民自行採樣檢測,則應選用法簡單的測試。

▼疫症爆發半年 回顧年初口罩搶購、衝突與零售寒冬▼

+10
+9
+8

Case Zero疑團待內地科研人員解答

疫症爆發近半年,潘烈文直認對新病毒的認識仍然不多,暫知悉新型肺炎與沙士患者比較,發病早期病毒量已很高,即短時間內已可傳予他人。 不少人都期望追溯病毒的源頭,潘烈文指,最新的說法是早於去年12月中已有新型肺炎病例,即使以現有的高通量測序技術,仍需有最初的病毒樣本,按證據推算病毒自何時出現,但香港無相關數據,料疑團只能留待國家的科研人員解答。

不能期望新冠病毒如沙士自然消失

至於未來的發展,潘烈文認為病毒已蔓延至全球各大洲,不能樂觀期望新冠病毒如沙士一樣,會在無疫苗的情況下自然消失,預計病毒仍將與人類共存一段時間,除非有疫苗或相應藥物,不過潘透露自己無參與疫苗研究,笑指「最好係有人話『我呢邊(研究)做得好好,唔使我哋做』」。冠狀病毒過往只得實驗上的疫苗,未試過研發到注射入人體,疫苗研究難一步登天,亦未知疫苗對人體有無副作用,若有團隊成功研發疫苗,他本人接種與否仍需「wait and see(有待觀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