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疫情網授大半年礙備戰 文憑試傳刪減 中六生:要學懂執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九月一日開課在即,惟有別於以往,受疫情影響莘莘學子只能在網上迎接新學年。面對新冠肺炎肆虐逾半年,新一屆中六生在上學年幾乎完全網授,明年將要迎戰文憑試的潘俊熹表示,早已習慣這種「新常態」,但隔著屏幕學習,師生始終欠缺互動交流,有礙吸收知識;未能與同儕在校園相伴學習,學習氛圍與動力較弱,亦難掌握學習進度。

疫情發展存在未知數,近日傳來公開試刪減校本評核的消息,他坦言,心情會忐忑不安,但公開試是持久戰,會提醒自己順其自然,隨機應變,「依家好多嘢都要執生啦!」

延伸閱讀:

開學|有學校開放校園讓基層中六生補課 疫情間定期電話慰問

快要換上新的身份,升讀中六的潘俊熹坦言未反應過來,「上次成績表都未派,開學又唔洗轉班房,我唔覺得自己係中六生。」(黃舒慧攝)

「每朝八點半起身,第一件事唔係擦牙洗面,而係開電腦上堂!」新冠肺炎疫情年初來襲,全港學校停課約四個月,潘俊熹中五下學期迎來學習模式大改變,二月起採用Zoom上堂,初期教節安排較輕鬆,平日每朝上課約一至兩小時;四月至五月則改為半日制,直至五月底才恢復短暫面授。

修讀七科的他形容,各科網上教學進度不一,有科目進度稍為落後,惟課堂有足夠互動交流,確保學生消化學習內容;也有科目趕得上教學進度,但每個單元教學以看片、做練習完成,學生其實「似懂非懂」,背後需要努力自習。

有時見同學努力,自己都會加把勁溫習,但依家完全唔知大家進度去到邊。
俊熹

這個暑假,俊熹都是長留家中活動及溫習備試。(黃舒慧攝)

長期在家「孤軍」作戰 難燃鬥志動力學習

經過大半年的網授,17歲的俊熹說,雖然早已適應「新常態」,但隔著屏幕學習,始終未能如面授般深入了解課題和吸收知識,在期中試取消、期末成績未派發下,難以掌握學習表現。而同儕間未能在校園相伴學習、交流比拚,少不免令學習動力減弱,時有鬆懈,「有時見同學努力,自己都會加把勁溫習,但依家完全唔知大家進度去到邊。」

第三波疫情於七月時來勢洶洶,學校只好於月中提早放暑假,面對高峰時每日確診數字達百宗,俊熹幾乎有三星期足不出戶,只能留家「孤軍」備戰:補課、補習、溫書。長期在書房對著電腦學習,他坦言會感到沉悶和壓抑,但考試尚未「殺到埋身」,不會給予自己太大壓力,閒時會上網及看youtube片解壓,與朋友以短訊聯絡互相支持。若果沒有疫情,俊熹的暑假大概會過得好一些,可以出外踢足球、與好朋友到補習社。

唔係呀嘛?
俊熹

近日傳出文憑試擬刪減中文兩篇範文考核,又取消大部份學科校評,俊熹坦言,聽到消息時,心情難免有所忐忑。(黃舒慧攝)

傳取消多科校本評核 心有忐忑 呻浪費心機

疫情最近已稍為回落,九月內甚至有望恢復面授,但政府專家曾預告冬季再有爆疫危機,學校面授課堂與文憑試安排尚存許多變數。

最近學界傳出新一屆文憑試大幅刪減校本評核,又擬取消中英文科口試,他坦言,聽到消息時,心情難免有所忐忑,「當時心諗唔係呀嘛?」他指,通識科獨立專題探究報告早於七月中完成並提交,若然被取消會感到失望,「嗰報告做咗十幾個訪問,又要做大量資料收集,寫成四千幾字咁多,唔計法咁做嚟做咩?浪費晒心機。」

他說,理解考評局或基於傳播風險,有意取消中英口試,但期望早已提交的校本評核可獲保留,幫助文憑試成績拉分。若然最終取消決定屬實,他說,也只能無奈接受,唯有寄望當局盡快公布安排,以改變溫習部署,「我哋會安心啲,唔使囉囉攣。」

俊熹坦言,通識的獨立專題探究報告早於七月中完成,期望可獲保留計分,以免白費心機。(黃舒慧攝)

新一屆考生在疫情下面對好多未知數,他說,少不免會唉聲嘆氣,但會提醒自己順其自然,接受未能掌控的環境,以「執生」態度面對;倘繼續執著、憂心未能解決的事,無助面對這場持久戰,「例如日日諗SBA(校本評核)最終會點算,影響心情都好無謂。」

依家好多嘢都要執生啦!
俊熹

面對疫情帶來的未知數,他說,少不免會唉聲嘆氣,但會提醒自己順其自然,要學懂以「執生」態度面對。(黃舒慧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