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技術首引進法庭 周梓樂研訊 陪審員「穿牆」觀察停車場

撰文:林樂兒
出版:更新:

VR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的科技近年已廣泛使用,最近亦引入法庭,並在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中大派用場。政府化驗所高級化驗師鄭郁棋博士稱,他利用了360度拍攝、點雲(point cloud)等技術,記錄停車場的實境,並配合「洞穴式虛擬實境」讓裁判官及陪審團了解現場情況。研訊中,有陪審員問及橫樑高度,他便在虛擬實景中帶陪審員「行出去」上方視察,即使在現場也難以辦到的。鄭亦提到更多的3D技術,如電影中已看過不少的全息投影桌(hologram table),未來或可應用於更多不同類型的聆訊。

用360度拍攝及點雲技術作記錄

高級化驗師鄭郁棋博士稱,就周梓樂的死因研訊先到現場堪查,發覺深度及距離感對整個調查很重要,遂利用360度拍攝及點雲(point cloud)技術記錄環境,製作案發停車場一帶的虛擬影像。他坦言陪審團最初似乎對此興趣不大,幸好使用時也會主動發問。他認為是次經驗是個不錯的例子,相信可加強其他法院日後採用的信心。

高級化驗師鄭郁棋博士認為在周梓樂死因研訊中使用了VR技術,是次不錯的經驗,相信可加強法庭日後採用的信心。(高仲明攝)

影像有點像遊戲機畫面

鄭博士分別用360度攝錄機及3D鐳射掃描器記錄環境。前者的影像效果如Google的街景圖,較為真實;後者則會將現場物件轉化成一點點,並記下每一點的座標及顏色,再經電腦運算後,影像會有點像遊戲機畫面。不過,360度拍攝的方法受制於拍攝角度,未能如點雲影像系統般,讓使用者郁動身體,自由地轉換畫面視野。

掃描器所作記錄不作篩選

政府化驗所約於2018年購入3D鐳射掃描器,它比起以往沿用的相機、筆記、繪圖等方式,可更快速及完整地記錄場景。鄭博士解釋,調查人員會判斷現場事物是否與案件相關並作記錄,但不會把所有東西鉅細無遺地記下;惟法庭上不同人士有其關注事宜,若然沒有拍下或記下相關項目,便未必能解答庭上的問題。新技術的好處,就是不會篩選、把場景完全記載下來,包括當初墈查時覺得不重要的事物。

用以製作3D景象的儀器。(詳見下圖)

洞穴式虛擬配3D眼鏡觀看

鄭博士續道,3D數據可用2D方式檢視,Google地圖便是一例,但政府化驗所既已添置3D鐳射掃描器,也無謂浪費,遂於2019年向政府申請一筆過70萬撥款,以購置「洞穴式自動虛擬環境」系統(CAVE)。

洞穴系統與平日「打機」所用的「頭戴式裝置」(head-mounted display)不同,需搭螢幕配3D眼鏡觀看,最佳效果是以上下、左右及前方共五面螢幕展示環境,顧名思義讓使用者如走進洞穴般,浸淫在虛擬影像當中。鄭博士指是次死因研訊引入洞穴系統屬先導計劃,故庭上只有一面螢幕。

戴上眼鏡仍看到大家

他稱北京法院在2018年首次引入虛擬實境審案時曾利用「頭戴式」,歐洲法院近年也有用此工具;而政府化驗所則考慮到洞穴式的互動性較高,方便討論,故採用洞穴系統。雖然它的設置或未如頭戴式簡單,但「戴咗眼鏡之後大家望到大家」,旁人也可從螢幕得知其視野,不會像頭戴式般「得佢自己睇到」。

鄭博士透露全息投影桌(Hologram table)將來或有機會用在不同聆訊。(詳看下圖)

考慮應用全息投影桌等其他科技

鄭博士講解時又說起另一種3D技術:全息投影桌(Hologram Table)。他認為這種科技日後也可能應用於法庭聆訊,譬如用以展示示範時會被毀損的證物,甚至講解驗屍結果。

由於每個案發環境不盡相同,鄭博士形容每次往現場「都唔知有幾多嘢可以做」,需一邊視察一邊思考需要什麼儀器或人力支援。周梓樂出事的尚德停車場結構比較特別,他最初到停車場了解期間,覺得視覺方面的資料,尤其是深度、距離感,對整個調查很重要,有需要就此向法庭提供更多資料,故其後攜帶360度攝錄機及掃描器記錄環境。

全景虛擬真實感非常強

他補充磡查時也有拍照,希望陪審團可以獨立分析,不要受他影響,所以庭上講述現場照片時,也特意說明拍攝的距離;而洞穴式系統則可達到全景虛擬環境,以一比一的比例呈現,真實感非常強,讓陪審團仿如置身現場,親自感受。曾有陪審員問及矮牆真實高度是否與虛擬影像一樣,鄭便著同事即場量度解答。

記者到現場實地視察有不同的觀察。(詳看下圖)

+10

初時庭上無反應幾死心

鄭直言:「套系統幾先進、幾靚,如果上到去陪審員覺得幫唔到佢,或者佢唔去利用嘅話,其實冇意思。」他憶述,裁判官高偉雄最初邀請陪審員使用虛擬實景系統時,庭上無甚反應,笑言自己當時「幾死心」,幸好陪審員逐漸主動詢問,更會自行找角度,例如查看出事位置旁邊有無匿藏空間。他又提到有陪審員問及出事位的橫樑高度是否與三樓地面高度一致,因而帶領對方在虛擬實景「行出去」視察;基於安全考慮,即使實地考察中,這也是難以辦到的。

曾用以掃描車禍及火災現場

政府化驗所並非特別為某一案件而購買虛擬實境的儀器,在梓樂的死因研訊之前,他們也曾以3D鐳射掃描器記錄車禍及火災現場。鄭博士透露,就梓樂的研訊做完鐳射掃描後,購入的洞穴系統尚未送到化驗所,故本來只打算用Google地圖的方式呈現環境,但系統剛好在開庭前數周送至,並獲裁判官大膽採用。

政府化驗所與警方鑑證非從屬關係

除了虛擬實景,死因庭亦放置了一組尚德邨停車場實體模型。該模型由警方模型組製作,大小比例為1比40,上蓋可以提起。鄭博士受訪時亦提到,常常有人將政府化驗所與警方鑑證科混淆,澄清政府化驗所隸屬食物及衛生局,警務處則隸屬保安局,兩者非從屬關係。一般而言,警方鑑證科主要負責掃指模及槍械檢驗這兩類工作,其餘法證事務均由政府化驗所獨立處理。

停車場CCTV拍到周梓樂當晚的情況。(詳看下圖)

+7

周梓樂死因研訊中證人供述事件的經過。(詳看下圖)

+3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