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熱潮殺到香港 中港台民眾坦率交流 明星政界齊參與

撰文:勞顯亮
出版:更新:

語音社交平台Clubhouse,因為Tesla創辦人Elon Musk亦在其中,推出不足一個月,就在全球掀起熱潮。這個應用程式暫時只限iPhone用戶,需要邀請才能註冊,中港台三地一度出現炒賣邀請碼。
《香港01》記者試玩多日,發現不少香港的明星、政治人物、不同界別KOL(意見領袖)均參與其中,更有兩岸三地的民眾「不設限」交流。Clubhouse雖無錄音及重溫功能,但有內地人使用人工智能聲音識別軟件錄製聊天內容,並轉化為文字,科技專家指目前用家的戒心低。

▼Clubhouse使用技巧▼

+3

需邀請碼註冊 要准讀取通訊錄才可邀朋友加入

獲得邀請碼後,必須用電話號碼才能註冊,若要邀請朋友參與,亦需要授權Clubhouse獲取電話的通訊錄。

記者1月底開始註冊這款app,發現不少香港的明星、政治人物、不同界別的KOL都有參與其中。與YouTube、Facebook單向發表意見,觀眾只可以留言不同,Clubhouse任何人都可以開設聊天室,邀請不同的人發言。想發言的人可以「舉手」,主持人批准後就可以發言。

禁止錄音 無重溫功能

Clubhouse有三種聊天室,分別為「Open」(公開)、「Social」(社群)、「Closed」(封閉)。封閉聊天只限被邀請到人參與,社群聊天則可以讓發言的關注者進入,而公開聊天室則任何人都可以進入收聽。

Clubhouse亦禁止使用電話的錄音及錄影功能,聊天室結束後,亦無法重溫內容。程式內,不設文字通訊功能,使用者亦可關聯twitter或instagram賬戶。

兩岸三地民眾交流 多人悼念李文亮

記者觀察所得,連日來都有兩岸三地的民眾,在同一個聊天室中「不設限」交流,主題從政治經濟、香港局勢,到音樂、電影、星座全部都有。亦有身處新疆,甚至在海外的新疆人,分享當地的最新形勢;亦有內地和海外華人悼念逝世的武漢醫生李文亮。

有內地人表示,以往很少可以毋須翻牆就與海外人士接觸交流,但現在用Clubhouse甚至直接與香港、台灣的政治人物聊天。這款app並無在中國版App Store上架,想下載就要更改電話設定到其他地區,有使用Clubhouse的內地人表示,這款app被封鎖是遲早的事。

Clubhouse中有不少兩岸三地民眾交流的聊天室,不少人坦率交流政見。(勞顯亮攝)

不願具名的自由撰稿人H,認為Clubhouse中有不少行為藝術的聊天室,如全球各地的人在聊天室中扮比卡超,又有靜默房間無聲悼念武漢醫生李文亮。她有參與Clubhouse中不少兩岸三地民眾的討論,她覺得論述與其他平台差不多,未必能放下成見聆聽不同的政見。

游大東:門檻低、互動性高 一周增4000追隨者

影視博客「游大東」上月底開始使用Clubhouse,一周內追隨者超過4,000人。他認為這個平台可以接觸不同界別的人,包括新晉演員、音樂人以及影視製作的幕後人員,「在Clubhouse必須『上水』講嘢,才可以提升追蹤人數,試過在聽廣告人的聊天室。突然被點名發言,以前用facebook或者instagram未必接觸到這些人。」

游大東曾計劃開始podcasts頻道,但發現Clubhouse技術門檻較低,互動性亦更強,將會投放更多時間在Clubhouse。他亦指,使用Clubhouse後,亦連帶增加instagram的追隨者。

張秀賢:內容有素養 或可舉行居民大會

元朗區議員張秀賢亦是Clubhouse用家之一,記者曾與他在不同的聊天室內對話。他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Clubhouse是新奇有趣的平台,毋須攝影,更有彈性,公共參與度高,「作為區議員,我在想Clubhouse能否變成街坊交流的平台,疫情之下無法召開居民大會,或者可以將會議搬到Clubhouse舉行。」

張秀賢笑言在Clubhouse中,找回中學聽電台的感覺,不少聊天室的內容亦很高質、有素養,「如緬甸政變,以前傳媒、KOL、YouTuber都是用專家的角度去分享,但在Clubhouse,馬上找到有在緬甸做生意的人講第一身經歷。」

羅冠聰:真情交流了解彼此

記者亦在不同聊天室中,找到前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的身影,他多做聽眾,鮮有發言。他在facebook分享使用Clubhouse心得,指「這是少數能夠真正與中國大陸民眾交流的平台」,「正是這種真情交流讓各方都更了解彼此的聲音」,但他亦表示會繼續做聽眾,因為「涉及資安(資訊安全)風險,所以我一直都無參與討論」。

李梓敬:未有人邀請 未計劃使用

藍營KOL、新民黨的李梓敬的YouTube頻道有28.8萬人訂閱,他接受《香港01》訪問時稱,有聽過Clubhouse,但未有使用,他稱目前宣傳途徑主要是Facebook、YouTube、微博和抖音,「未收到有人邀請我開,我個人開賬戶無所謂,但如果作為宣傳途徑,就要考慮有無足夠的人用。」

方保僑:用家戒心低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亦是Clubhouse用家,他直言最近一星期用家瘋狂增長,正在形成一個氣候,Clubhouse的互動性亦比Facebook、YouTube開直播強,部份用其他平台直播的KOL,正轉移到Clubhouse之中。

但他提醒Clubhouse要用電話號碼註冊,變相更容易追蹤到用家身份,當中亦有使用上海公司「聲網」(Agora)的音頻技術。他指Clubhouse不能錄音,用家戒心降低,但不排除有心人會用另一部錄音機來錄下內容。

有內地民眾就一邊使用Clubhouse,一邊用內地人工智能語音識別軟件「訊飛」來錄音,並轉化為文字。(讀者提供)

可用人工智能軟件錄音轉為文字

Clubhouse雖然無錄音功能,但內地有不少人工智能軟件,可以將用戶的語音轉換成文字,甚至錄音作聲紋分析。有內地民眾就一邊使用Clubhouse,一邊用內地人工智能語音識別軟件「訊飛」來錄音,並轉化為文字。

Clubhouse自1月起在全球爆紅。(Imago Images / 路透社)

背後技術源自上海公司「聲網」 股價倍升

Clubhouse由美國公司Alpha Exploration創立,2020年4月開始上線,到12月全球使用人數約60萬。2021年1月起開始爆紅,Tesla創辦人Elon Musk亦有開直播,到1月底全球用家超過200萬人。

今年1月底Clubhouse於香港的下載量急升,近日於所有App及社交媒體分類排名中躋身前三位。

Clubhouse被指是使用上海公司「聲網」(Agora)的音頻技術,Agora在納斯達克上市,股價從1月初約40美元,升至上周五(5日)收市價99美元,升幅超過一倍。

Clubhouse被指是使用上海公司「聲網」(Agora)的技術。Agora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股價倍升。(Agora facebook)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