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新年|嘉道理農場派員赴柬埔寨保育野牛 助解決人類威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牛年到,年近歲晚卻發生水牛嚴重受傷事件。日前(7日)在大嶼山貝澳泳灘一頭水牛被發現全身多處割傷,性器官受傷,陰囊被劃破。揭發事件的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則不排除人為因素,如非有人施虐,亦與水牛棲息地遭人佔用露營有關。

其實,世界各地更有不少野牛,每日面臨被狩殺威脅,有滅絕危機。當中,柬埔寨野牛更於七十年代以後,於世上銷聲匿跡,而菲律賓的民都洛水牛、中南大羚均被評定為極危。嘉道理農場東亞協調專員陳輩樂憑着在東南亞保育野牛多年的經驗,將於下文詳細講解現存野牛的情況。

柬埔寨東部平原生態區的落葉龍腦香林,為東南亞面積最大的罕生森林。(嘉道理農場提供)

南大羚非羚羊 其實是牛?

其實,除了本港流浪家牛備受動保團體關注外,世界各地更有不同品種的野牛,正面臨滅絕的危機。嘉道理農場東亞協調專員陳輩樂表示,在科學的分類上,家牛包括水牛與黃牛,與野牛並非同一個物種。即使兩者的膚色相近,但野牛的體形比家牛龐大,角的弧度較彎。其特徵為長有不能脫落的角,他舉中南大羚為例,雖然外貌與羚羊相近,卻是屬於牛科動物。「名都話咗畀你聽似羚羊,但其實佢係一隻牛。」

本港家牛是混種牛

陳輩樂指,雖然香港在近代史上,並無任何野牛出沒的記載,但說到3,000年前的古代,其實華南地區還有野象、犀牛等出沒,估計野牛也會是其中一員。而廣東西部於幾百年前,仍有印度野牛的記載。他指,翻查文獻,本港家牛亦可能於古代,曾與爪哇野牛混種,因此無法分辨野牛和家牛的分別,亦情有可緣。

柬埔寨野牛70年代銷聲匿跡

「大家可能諗,牛食草嘛,應該冇咩好保育。」非也非也,事實上亞洲共8種野牛的現存情況,並不容樂觀。其中菲律賓的民都洛水牛、中南大羚均被評定為極危,科學家更估計柬埔寨野牛已經滅絕,於70年代後已銷聲匿跡。或許,正因野牛與家牛過於相似,一直不受科學家及大眾關注。

非法狩獵、砍伐樹林、戰爭等威脅野牛生存

陳解釋,亞洲大部分國家仍處於發展中的階段,生態環境管理欠佳,非法砍伐森林、非法開礦、山火等行為,均威脅野牛的生存。例如,因野牛長有雄壯的角,反而惹來視狩獵為娛樂的獵人,千里迢迢從海外到森林狩獵野牛,只為斬首後製成牛角標本;偏遠山區的村民喜愛捕獵野牛進食,亦威脅牠們的生存,「佢哋覺得打隻牛好過打隻雀仔嚟食,成條村都可以餵飽,所以係非常受歡迎。」

戰爭亦是令野牛滅絕的原因之一,陳輩樂表示,曾有美國科學家於70年代,在柬埔寨拍到一群柬埔寨野牛與爪哇野牛一同遷徙。然而,當時越南和柬埔寨分別爆發內戰,野牛首當其衝,成為士兵及村民果腹的食物,而炸彈亦無情摧毀牠們的棲息地,最終導致柬埔寨野牛至今再無蹤影。

嘉道理農場2017年受邀到柬埔寨保育爪哇野牛

幸運地,嘉道理農場於2017年,被海南省農業廳邀請到柬埔寨桔井省的經濟特許地,開展生物多樣性的保育工作。陳輩樂指,柬埔寨東部平原生態區的落葉龍腦香林,為東南亞面積最大的罕生森林,面積與大嶼山相若,由於該平原的樹少草多,棲息全球過半數、約4,000隻爪哇野牛。更有科學家指出,當地大型草食動物群之豐富,可媲美非洲大遷徙。

因此嘉道理農場每年派遣隊伍到當地考察,安裝了大量紅外線照相機,驚喜發現除了爪哇野牛的種群外,更存在葉猴、綠孔雀的瀕危動物。陳輩樂表示,爪哇野牛重達800公斤,肌肉量發達,成年公牛的頭部轉為灰白色,首領的全身更會變為烏黑色。

惟當地砍伐的情況嚴重,嘉道理農場團隊聯同當地合作伙伴組建森林巡邏隊,成功趕走數百個非法砍伐者,檢獲大量槍支及伐木工具。同時,團隊亦在當地向村民宣傳教育,找來藝術家與小童畫壁畫,期望從中拉近關係,為新一代留下保育的種子。

+4
+4
+4

每月250元美金薪聘用砍伐者成為護林者

但陳認為,趕走砍伐者為治標不治本,「要畀條生路佢先得,如果佢傳統係砍樹打獵,咁佢點搵食呢?」因此,團隊亦邀請生態農業專家,按當地農產的需求及氣候土壤,期望向村民提供另類生計,減少依賴破壞生態來獲取收入。他更指,下一步將教育村民養殖雞隻和蜜蜂。

陳續指,「有一招最使得,係請砍木頭嘅人由破壞者變成保育者。」他透露,團隊以每個月250元美金,聘請了多名砍伐者保護樹林,若他們勤力巡邏及遞交報告,更可獲數十元美金的津貼。「目的唔係拉佢哋坐監,更重要係了解佢哋點解成日砍樹。好多時去到見到一大班砍木頭嘅人,攞住油鋸同斧頭,只能夠用燦爛嘅笑容融化佢哋。」

村民對野牛習以為常︰佢哋唔知隻牛咁罕有

此外,嘉道理農場更於中國雲南西雙版納保育印度野牛,雖然印度野牛歸類於易危動物,但在中國卻數量稀小。陳輩樂指,印度野牛是動物界的「健美先生」,身高達2.2米,體重更達1噸。同樣地,根據保育情況不同,團隊於當地為護林員提供培訓,亦在路口設立宣傳標語,並建立野牛保護地,以確保有足夠的草地令野牛飽腹,減少與村民發生衝突。「對村民嚟講日日見到佢,食晒我田啲嘢,佢哋唔知隻牛咁罕有。」

不過,新冠肺炎疫情除了影響香港市民的生計外,亦阻礙保育團隊前往柬埔寨、西雙版納繼續保育工作。陳輩樂希望,疫情能夠盡快退卻,讓團隊盡快返回當地跟進野牛的保育。他更指,只要人類不再獵殺野牛,並保護其棲息地,相信不需人工繁殖,野牛亦能恢復一定數量。「野牛一年一胎,一胎一隻,只要人類唔獵殺佢,估計佢恢復速度係好快。」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