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墟霸路情況嚴重 違規僅罰1萬「抵過交租」 憂增疫情風險

撰文:陳嘉慧
出版:更新:

今年農曆新年,政府一度宣布取消各區花市,市民爭相到旺角花墟購買年花,令該處水洩不通,人車爭路。當區區議員林兆彬早前向花墟街坊發放問卷調查,近八成受訪者感到今年農曆新年花店阻街較去年嚴重,擔心垃圾造成衞生問題,增加疫情風險等。
林兆彬認為政府執法有困難,但罰款阻嚇程度不足。他引述政府數字指,當局一年就阻街等問題對該處店舖罰款約100萬元,而花墟有約110間店舖,推算平均每間店舖僅被罰款1萬元,形容「罰款好過交租」。同時,花店垃圾由食環人員清理,變相要納稅人幫花店付清潔費。

八成受訪花墟居民認為花店阻街較去年嚴重

林兆彬近日向花墟附近居民發放問卷,回收204份問卷,當中168名受訪者表示自己住在花墟一帶指定範圍。近八成花墟居民受訪者觀感上認為,今年農曆新年花店阻街較去年嚴重,擔心垃圾造成衞生問題,增加疫情風險,難以出入附近範圍等。

花墟街坊柯先生認為,因為政府防疫措施時有變動,令市民趕往花墟買花,今年花墟擠逼情特別嚴重,同時花店佔用3分之2行人路擺花,僅剩2至3呎路面可用。他觀察,過年前數天,花墟一平方米範圍內有3至4人,只要「一個人停下來看花,其他人就停下來。」

柯先生指,太子道西、洗衣街向運動場方向情況最嚴重,行人被逼行出車路,但車輛佔用多達一半路面上落貨,相當危險,「個身同車只相距2至3吋。」

▼花墟一帶店舖阻街情況▼

+4
柯先生指,花墟最擠逼時,一平方米範圍內有3至4人,只要「一個人停下來看花,其他人就停下來。」(盧翊銘攝)

每逢節日水渠道被佔用賣花 街坊憂變永久花墟

今年花市攤位較去年少,不少花檔租用街上店面賣花。柯先生指,有花店租用太子道附近200平方呎的舖面賣花,但佔用大量路面範圍,情況如只需200平方呎的租金,租上千平方呎的舖面。

每逢過節,水渠道均有不少臨時花店,街坊陳先生指情況持續,擔憂該處會變成「永久花墟」,更指車輛長期佔用街道,恐有緊急事件時會阻礙消防及救護車行駛,阻礙救援。

街坊陳先生擔憂水渠道會變成「永久花墟」,指車輛長期佔用街道,恐有緊急事件時會阻礙消防及救護車行駛,阻礙救援。(盧翊銘攝)

平均每間舖一年僅罰款1萬 「罰款好過交租」

林兆彬表示,近日花墟霸路情況越來越嚴重,平均每日均收到街坊投訴,但政府「hea執法」,致花店「有樣學樣」,霸佔路面。他指出,有花店更由年廿八至初一,在路面架設鐵架、竹棚。他查詢時,政府回覆過年前無人手處理,僅向其發出兩張傳票。

林認為,政府執法的確有困難,食環人員到場,花店便把花搬走,過後再放回;但他指,政府執法不足,引述區議會文指數字指,當局2019年就阻街等問題對該處店舖罰款約100萬元,而花墟有約110間店舖,推算平均每間店舖一年僅被罰款1萬元,形容「罰款好過交租」。

他續指,花店亦對當地做成衞生問題,新年前夕堆滿垃圾,要由食環人員清理,每日26-37噸,變相要納稅人幫花店付清潔費;而店員澆花亦令路面長期濕滑,恐為老人及小童造成危險。

旺角東區議員林兆彬認為政府罰款阻嚇程度不足,指過去一年,平均每間花店僅1萬元的傳票,但可佔用街道範圍,「罰款好過交租」。(盧翊銘攝)

▼年初三赤口及情人節 市民到花墟買花▼

+3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