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父繼母涉虐待小兄妹 兄稱被拋高似在飛機跌落嚟 驚惶不敢叫停

撰文:朱棨新
出版:更新:

5歲及8歲的小兄妹疑遭親父和繼母虐待長達5個月,胞妹更疑因此被虐待致死一案,今(8日)在高等法院續審。由胞兄作供,並播放其錄影會面。他形容親父和繼母多番用藤條和拖鞋等他,又和兄妹玩「飛高高」和「扮超人」的遊戲。他形容遊戲恐佈,好似「在飛機跌落嚟」,但他怕被打都不敢叫停,而父親和繼母則看似很開心。被問及為何兩人要玩此遊戲,X回應:「搵番啲童年回憶」。

男童X現已11歲,控方庭上播放他於2018年1月7日錄取的兩個會面錄影。X稱,原本和爸爸(男被告)、妹妹Z和嫲嫲等同住。他形容和嫲嫲居住時健康、安全和開心,雖然爸爸當時亦有打Z,但嫲嫲會制止。X和妹妹於2017年8月,隨爸爸和繼母(女被告)搬到一私人屋苑的單位,與婆婆(第三被告,即次被告的母親)同住。

差不多每天都被打

他續透露,因為他和妹妹「曳」、「唔聽話」等原因而被打,爸爸和繼母會用藤條、拖鞋打。他指,每次被藤條打,都會被打30至50下。而爸爸亦曾用剪刀「篤」X的胸口。X形容「差唔多日日都打」。

他又指,爸爸會和他玩「飛高高」和「扮超人」,玩「飛高高」時,父親會捉著X或妹妹的身體,然後拋高,頭碰到天花板,爸爸接著他們。而「扮超人」則是父親和繼母捉著他們的四肢,然後搖晃。

玩飛高高似在飛機跌落嚟

他形容玩「飛高高」很恐佈,好似「在飛機跌落嚟」,但父親和繼母則很開心。被問及為何父親和繼母要玩此遊戲,X回應:「搵番啲童年回憶」。他又指妹妹玩「遊戲」時很驚和哭泣,但X擔心被打而不敢叫停,而父親和繼母覺得滿足就停。

案件發生時序。(詳見下圖)

+6

10天多只飲一杯牛奶

此外,X指有時因此「曳」,和妹妹不可與父母同枱食飯,只能吃餘下的飯餸。他更指,曾10多天只飲一杯牛奶,未獲其他食物。但他形容「無唔舒服,忍住」。

X又指,父親和繼母有時要他們在睡袋睡覺,但妹妹有次扮跌倒,令X和妹妹連睡袋也沒有。

被打強忍因男仔唔可以喊

X又稱,他雖然被打,但都會強忍,因為「男仔唔可以喊,爸爸最憎呢啲人」。被問及自已為何被父親和繼母打,X認為因妹妹唔聽話、慢吞吞,妹妹亦「扮野」,假扮跌到。X又形容被打是「自己攞嚟」、「自己扺死」,因自己做錯事。他解釋,他做的錯事包括「講大話」和「蝦啲妹」。

聽到父母指妹妹的膿好臭

他又指,看到妹妹褲內有黑色的「血汁」,並聽到爸爸和繼母稱「啲膿好臭」。但他們未有帶妹妹看醫生,而是在家用火酒替妹妹消毒,亦有搽藥膏。他形容妹妹消毒時精神好差,「好似訓著咁」。X認為父親和繼母做出呢類行為「唔啱」。

妹妹出事前一天首次玩扮超人

X續指,於2018年1月5日,妹妹都有玩這兩個玩遊戲,並解釋妹妹在該天前未有玩「扮超人」,但繼母提議妹妹都「玩」,謂:「哥哥都試過『扮超人』,佢(妹妹)都未試過」。X又指,當天妹妹玩了18次「飛高高」。

至1月6日,繼母打算叫醒妹妹,但妹妹暈倒,沒有呼吸,最終家人救警。

三名被告:男被告(29歲,運輪工人),為涉案男童X和女童Z的親父;女被告(30歲,家庭主婦),為男被告的第二任妻子,亦即X和Z的繼母;第三被告(56歲,會計文員),是女被告的母親。男及女被告被控1項謀殺罪,指他們於2018年1月6日謀殺Z。此外,第三被告則否認4項殘酷對待兒童罪,控罪指她於2017年8月10日至2018年1月6日,故意虐待和忽略X和Z。X和Z在案發時分別8和5歲。

案件編號:HCCC28/202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