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港島線是危是機?香港仔街渡營運商:唔係咁傻抹咗香港特色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走過香港仔珍寶碼頭,踏上搖搖晃晃的舢舨,望向窗外,湛藍的海面被陽光曬成一縷縷金色,於徐徐海風下飄蕩。閉上眼深呼吸一口,感受遠離繁囂的寫意‥‥‥轉瞬間,航程戛然而止,舢舨靠岸,恍如隔世。

來往香港仔與鴨脷洲的街渡,船程僅約3分半鐘,多年來服務兩岸居民,運送他們到彼岸購物、搭車;惟面對港鐵南港島線(東段)即將通車,區內的交通服務難免「大洗牌」,小小舢舨又可否於此鐵路浪潮中站穩?營運商姜紹輝坦言難以預計影響,但他認為小舢舨滲着濃濃本土味,希望政府幫助保存,「呢個係成個香港嘅特色,唔會諗住完全抹咗佢呀嘛?咁傻?」

來往香港仔和鴨脷洲的街渡由香港仔小輪營運,每程成人收費2.2元。(李澤彤攝)

「我細路哥嗰時都搭呢條街渡㗎啦!」年逾50的姜紹輝笑着說。街渡有多少年歷史,姜紹輝稱已難考究,相信由50至60年代起營運。他回憶,80年代上一手營運商眼見鴨脷洲大橋落成,生意直線下降,感意興闌珊,終在1986、87年把生意轉讓給他,營運至今,「都做咗成30年,老晒啦!嗰時好靚仔㗎,宜家去媾女,人哋叫我Uncle啦!哈哈哈!」

服務香港仔鴨脷洲街坊

從靚仔到Uncle,姜紹輝見證着這個小漁港的發展——從前香港仔漁業興旺,是一個繁榮的避風塘;後來雖然漁業式微,水上人相繼「上樓」,但附近一帶居民或許受歷史影響,依然以香港仔為中心消費,故多年來街渡主要服務街坊,將鴨脷洲分別接駁至香港仔珍寶碼頭和香港仔行人隧道口,乘載居民往返香港仔買餸、轉車。

姜紹輝見證着香港仔和鴨脷洲的發展。(李澤彤攝)

客量少 堅持不削班次

「都好感謝街坊體諒㗎,我哋又無冷氣,軟墊都無。」雖然街渡一年前加價兩毫,但成人票價現時亦只是2.2元。姜紹輝說,他盡量在有限資源下為乘客提供最好服務,「賺得錢嚟都要有啲交代」。雖然繁忙時間航線最多有4艘舢舨行走,艘艘滿座;但非繁忙時間就客量稀少,一班船或許只有3至4個乘客,街渡卻依然維持數分鐘一班,沒有減班次,「我哋黐住個珍寶碼頭,有啲伙記收工一定係搭我哋街渡返屋企嘛,如果唔係好麻煩㗎。」為了街坊,他又不介意做「跑腿」,試過有乘客在船上遺下物品,他親自把失物送到街坊門口,「有乜所謂啫又唔係好遠,我哋都係講人情味啫!」

街渡以傳統舢舨營運,現時每艘船最多可載30名乘客。(李澤彤攝)

節日驚喜 與眾同樂

街坊雖然日復日乘坐街渡,但偶爾或會碰上「驚喜」。姜紹輝說起,有時遇上節日,自己會心血來潮派一些小禮物給乘客,「母親節試過派玫瑰花,有一年中秋就派電池燈籠仔,氣氛嚟㗎啫,有乜所謂呀又唔係好多錢嘅嘢」。月底港鐵南港島線通車,他又計劃派發舢舨的模型摺紙,讓大家重拾童年回憶。

難估港鐵效應影響

面對港鐵殺入南區,姜紹輝現時也難估計生意將如何受影響:一方面未有港鐵站的香港仔居民或會乘搭街渡至對岸的利東站轉乘鐵路,衍生新客群;但另一方面,原本乘街渡至香港仔轉車的鴨脷洲居民,或會直接乘坐港鐵出市區,如此便失去一群舊客。

面對未知,姜紹輝坦言現時未有細想調整價錢、班次等的應對策略,一切均要「到時先算」。不過,雖然口說不知,但言談中姜紹輝似乎對街渡生意仍感樂觀,作為水上人,他對港鐵接通南區有一套「水流理論」:「南區整體的交通係一條大河,當呢區嘅交通頻繁咗、流量大咗,大河滿溢就會分落啲支流度,其他支流都會得益嘅。」

街渡主要服務香港仔和鴨脷洲街坊。(李澤彤攝)

港鐵的伸延不只將改變區內交通服務,或許亦影響居民的消費模式。姜紹輝認為,隨着黃竹坑將在車站上蓋興建大型住宅及商場,區內的經濟重心會漸漸由香港仔移往黃竹坑,「香港仔傳統嘅角色都會褪色㗎啦」,他淡然地說。

冀地區特色得保存

那又會否擔心街渡的傳統角色褪色?姜紹輝直指街渡是香港特色,若不幸受通車影響經營困難,亦希望政府幫助捱過難關,「係一個地方特色囉,你唔會諗住完全抹咗佢呀嘛?咁傻?你話香港人要接觸一隻木船,係可以咁便捷,咁方便落嚟接觸一啲傳統文物,係咪應該嘥少少心機呢?」他認為其時政府可考慮放寬部分規例,減低他的經營成本。

較舊的舢舨只准載18人,但現在已退役,只剩下一艘作後備船。(讀者Jayden提供)

再舊一代的舢舨只能載13人。(讀者Jayden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