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橋之家男童死因 環境差人手少不斷收客 家屬:悲劇點會唔發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4歲中度智障及自閉症男童梁子駿,5年前在私營殘疾人士院舍「康橋之家」墮樓身亡,死因庭今(4日)裁定子駿死於意外。

子駿的死因聆訊期間,引來不少需照顧殘疾親人的家屬到庭旁聽,有曾居於同一院舍的家屬稱,涉案舍除了骯髒和有鼠患外,人手嚴重不足,連患精神病的女院友也要幫忙開飯工作,院友沒有適當照顧之餘甚至被打,有如人間地獄,但卻不斷收新入院者,有家屬慨嘆,這樣的情況「有咩可能無悲劇發生呢?」家屬們均指,難寄望私營院舍能給予妥善安排,希望藉著本案,促請政府多建公營院舍。

院舍環境骯髒

年屆七旬的姨婆,聆訊期間有帶同現已21歲的彥仔到庭,她指彥仔因患有罕見遺傳病小胖威利症,1歲時仍像3個月大的幼童且不懂行走,至他2歲多時,才發現是發育遲緩,及證實患上終日進食不知飽的小胖威利症,亦有輕度智障和糖尿病,連同打針,彥仔每天需服用藥物達9種。

姨婆稱她於2012年為彥仔申請入住康橋院舍前身的「沐恩之家」,與後來康橋同位於葵涌萬成大廈2樓及3樓。姨婆指院舍3樓男層的環境骯髒不放心,但院方遊說她讓當時12歲的彥仔暫住較乾淨的女層。

彥仔姨婆稱,彥仔曾住涉案院舍前身的沐恩之家,她指院舍環境髒又嚴重缺乏人手,形容如人間地獄,太恐怖。(陳家怡攝)

精神病女院友助開飯摺衫

姨婆稱,她當時有時常到沐恩探望彥仔,留意到院舍人手嚴重不足,患精神病的女院友會代職員開飯和摺衫,用膳時無點人數,院友「食到就食」,被催促倒水般「快啲食」。有次院方無通知她彥仔肚瀉,才知晚飯後只有一人當值,無人巡視,也沒理會他有否洗澡或做功課。她指人手和派藥安排混亂,若嘈吵職員只吩咐院友看甚麼事。

院舍內有糞味如人間地獄

她又說3樓有院友打架,職員都不會理會,她亦有聞院友被職員打。院內亦有糞便臭味,彥仔亦曾投訴許多老鼠,不接受要搬去彷如人間地獄、太恐怖的3樓,結果彥仔住不夠一個月就離開沐恩,由姨婆獨力照顧。

輪候公營院舍或需20年

姨婆稱,她在5年前開始為彥仔輪候公營院舍,或要等上20年。她擔心不識表達的殘疾人士,旁人連他們有否溫飽也不知。她說:「佢地已經好淒涼,更加要愛錫佢地。」她指政府能應付開支卻不肯加強支援,私人院舍照顧不周卻可牟利,政府對這些情況卻視而不見。

男童梁子駿於2016年8月23日在康橋之家墮斃,該院舍同年10月被社署釘牌。(詳看下圖)

+3
+3
+3

職員對自閉症患者認識淺薄

另一名林女士(化名)亦稱,她有一名患自閉症的30多歲兒子,正為他打算將來入住宿舍,她到庭旁聽後感驚訝,想不到私人院舍的職員人數少得如此厲害,當公營院舍因人數上限停收院友,私營卻來者不拒。林又稱聽到涉案院長劉潔心作供時自稱曾做義工懂照顧院友,林女士卻認為他們態度輕視及不負責任,並說:「每一個自閉症患者特徵都不同,都要摸索好耐。」她又說:「喺說話分辨到佢(劉)對自閉症無知,仲要擔當(院舍)重要位置,悲劇有咩辦法唔發生呢?」姨婆及林均指劉稱「問心無愧」難聽過粗言,並認劉起碼也應對死者媽媽表達抱歉。

本身也有一名患自閉症兒子的林女士,亦有到庭聽審,她希望政府能多建公營殘疾院舍。(陳家怡攝)

促政府多建院舍

對於劉作供時曾強調子駿是全院最「百厭」,林女士稱院舍內應不只得子駿患自閉症,他們行為問題不易應付。林的兒子曾因家中眺望到的街燈損壞熄滅而喊足一年,她猜測多時才知原因,並說:「如果一個子駿咁樣,再多佢哋根本無法應付,但又不斷收緊啲仔,好嘆息。」他們促請政府興建院舍,指難以期望私營會做得好。

姨婆則希望彥仔可獨立生活,不需要人「執手尾」,她落淚訴說不敢想得太長遠,否則「好驚」,又說:「教又教唔到(他)。」林女士近來多番向兒子提住宿舍,縱然不知他明白與否,總想給予兒子心理準備,無奈他已比人遲入宿舍。

在院舍墮樓亡的男童梁子駿,他幼年時也如其他孩子般愛玩愛笑。(詳看下圖)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