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舊鄰居一通電話 始揭自己是養女 50歲婦青山道踏尋親路

撰文:陳嘉慧
出版:更新:

今日(9日)是母親節,兒女們都會想陪伴母親身邊,一家人聚餐慶祝。不過,對於Judy(化名)來說,今年母親節較往年變得複雜,她半年前從舊鄰居李太口中得知自己是養女。Judy沒有出世紙、與養父母年齡雙差四十載,年少時已心生懷疑,但因養母不欲多談而不了了之。
Judy說,尋到生父母的機會很渺茫,因已事隔多年,但無悔嘗試,「想至少見下。」對於生父母,她並無怨恨,又言他們的抉擇或改善了自己的成長環境;疫情之下,只望對方身體健康。

+4

60年代的香港,生活艱難,貧苦家庭生下兒女卻無力撫養,無奈送養的悲情故事時有發生。華人社會中養父母多不願與養子女談及過去種種,不少人過了大輩子才得知自己身世。

Judy年少時便察覺到自己沒有出世紙,而且與父母年齡相差四十載,已開始懷疑自己非父母親生。(黃舒慧攝)

今年50多歲的Judy,10多歲時便察覺到自己沒有出世紙,而且與父母年齡相差四十載,因而懷疑自己非父母親生。Judy曾向養母求證,但養母諱莫如深,一談起便「嬲嬲地」,Judy也只好作罷,繼續忙於生活,這個疑問亦不了了之。她不曾想過,數十年後,來自舊日鄰居的一通電話,竟為這個塵封在歲月中的秘密帶來新線索。

從小懷疑自己非親生 舊鄰居一通電話透露真相

所幸昔日香港鄰里關係密切,知悉當日來龍去脈的鄰居李太,今日亦樂意陪同Judy尋親。李太談到當年,自己一家與Judy生父母、養父母分別租住青山道274號2樓單位的幾個板間房中;Judy在1968年出生,生父是潮洲人,名叫鄭華,生母是中山人,除Judy外還有兩個女兒。

目睹當日來龍去脈的鄰居李太(右),今日亦樂意陪同Judy尋親。(黃舒慧攝)

李太憶述,印象中Judy生母誕下幾個女兒時還很年輕,約20歲不到,兩口子不時爭吵,一次大吵大鬧後,生母帶著大女兒離開,生父後來將二女Judy交托及鄰居陳姓夫婦照顧;生母回來後,一家希望接回女兒,但被養母拒絕;約在1970年,生父母一家搬離上址,留下Judy,由陳姓夫婦撫養。

養母年屆九旬患腦退化 難記起往事

李太與Judy養母尤其熟稔,即使各自搬到不同地區,仍經常見面,她形容Judy小時候眼大大,很可愛,而養父母亦將Judy視如己出,「好錫佢。」兩家至今仍有聯絡,李太與Judy去年9月一通電話,本想閒話家常,卻意外提起當年Judy被收養的秘密。對此,李太感到內疚,表示「個心唔舒服。」她希望可助Judy尋回親母,期望「有個交帶」。

李太對意外揭開密感到內疚,表示「個心唔舒服。」(黃舒慧攝)

已屆半百之年的Judy坦言,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有唔開心」,因原本平凡安好的人生,突然變得複雜,但她強調自己不會怪責李太,「我反而要多謝佢幫我搵到答案。」去年9月得悉後,再次向養母查問當年線索,可惜養母年屆九旬,更患上腦退化症,已不復記得當年事。Judy輾轉找到尋親達人蕭愛冰(Winnie),亦獲李太相助,開始透過傳媒望尋到生父母及親姊妹。

60年代末,李太一家與Judy生父母、養父母分別租住青山道274號2樓單位的幾個板間房中。(黃舒慧攝)

尋60年代末青山道274號唐樓鄭姓租戶

「好渺茫,」Judy說自己對尋親不抱太大期望,因已事隔多年,而且事成需有雙方意願,「要對方都有心搵。」但她無悔嘗試,「想至少見下」,亦為了了解自己身世。對於生父母,她並無怨恨,又言他們的抉擇或改善了自己的成長環境,因為原生家庭有姊姊又有妹妹,對自己的「愛或會分薄了」。疫情之下,她只冀望對方身體健康。

母親節前夕,Judy和李太一同回到舊居,昔日的板間房單位,今日已人去樓空。李太看到舖滿灰塵的鐵閘,嘆謂「冇人住喇,啲塵咁厚」。李太提到另一個線索,是當年唐樓曾姓包租婆的兒子阿石,可惜與對方已沒有聯絡。

二女Judy:
- 出生日期:1968年(舊曆十二月初十)
- 尋生父「鄭華」(潮州人),生母(中山人),一姊、一妹(至少)
- 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居於青山道274號唐樓2樓板間房
- 約1-2個月大時,被生父托付給陳姓鄰居照顧
- 另尋知悉當年事件的包租婆兒子阿石
- 可致電look4mama.com熱線:93320424
- 或電郵:info@look4mama.com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