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樹蛾災|樹幹包草蓆、麻布袋捉蟲 專家促清蟲蛹 防下波大爆發

撰文:勞敏儀
出版:更新:

朱紅毛斑蛾攻陷範圍擴大,令新界不少地區的榕樹「失色」。政府試行「新招」滅蛾,在樹幹圍上竹、草蓆或麻布袋,令部分幼蟲被困或不慎「後空翻」跌倒樹底。有樹藝師認為,現階段應集中清除地上蟲蛹、消除蟲源,減低下波大爆發的潛在危機,切勿繼續「佛系管理」。

【延伸閱讀】

榕樹蛾災|朱紅毛斑蛾再爆發 新界榕樹遇襲變禿 波及23棵古樹

榕樹蛾災|四棵患「樹癌」古樹受蟲害夾擊 樹藝師嘆錦田樹屋色衰

▼政府試用「新招」捕捉蛾幼蟲▼

去年朱紅毛斑蛾蟲害蹤跡遍布新界多區,今年初部分榕樹被添加「新衣裳」,樹幹被包裹蓆或麻布袋,用以捕捉在樹幹上爬行的幼蟲,減少「蟲口」及減慢啃食樹葉程度。記者本月中到上水區觀察發現,部份樹木上的草蓆,已黏有幼蟲屍體,部分樹底下則有大量蛾蟲屍體未清理。

在上水巴士總站對出的七棵細葉榕,雖然被圍上草蓆,但其中四棵的樹葉,已被蛾幼蟲啃去九成變禿頂,其餘三棵亦消失了一半至八成樹葉。視察期間,有幼蟲在草蓆邊沿緩慢爬行,亦見樹腳有不少蟲蛹,經羽化後將成為今年第一代的朱紅毛斑蛾。

長春社保育經理許淑君表示,蛾蟲在成長期間,會在樹幹上下來回爬行,添上草蓆或麻布袋後,確實成功捕捉部分幼蟲,亦曾見過有幼蟲在上面不慎「跣腳」,一個後空翻跌下樹腳,相信有助減少一定「蟲口」,但認為當局同時必須勤加清理樹腳的昆蟲屍體。

朱紅毛斑蛾其中一個天敵是花胸姬蜂,待蛾蟲孵化後,牠會在蛾蟲身上產卵,並在蛾蟲體內孵化及成長,當蛾蟲將近終齡時,會破蟲而出,再找個地方結蛹,屆時蛾蟲也會死去。因此,許淑君認為,在幼蟲大爆發時不宜使用殺蟲劑,以免一併把姬蜂幼蟲殺死。

她認為,當局必須把握在蟲卵孵化期用藥,當幼蟲開始吃葉時便被毒死。目前朱紅毛斑蛾禍害仍集中在新界區,她希望當局做好防治工作之餘,「界線可以守住,(大批朱紅毛斑蛾)唔會飛出九龍」。

▼朱紅毛斑蛾蟲的成長週期▼

+5

樹藝師批政府冬季防控不足

退休樹藝師袁達成認為,朱紅毛斑蛾無法完全移除,當其數量太多,超出榕樹可承受水平,導致園林生態失衡。他說,目前部分終齡幼蟲已到樹下作蛹,準備結繭羽化,雌蟲每次產卵數量更可達百隻,認為現階段應集中清除地上蟲蛹、消除蟲源,減低今年第一代成蟲大爆發的潛在風險。但據其觀察,政府冬季防控的工作不足,沒有加強人手清理可能藏有蟲蛹的縫隙,即使採用草蓆或麻布袋,亦沒有派人勤加清理。

他建議當局採用綜合防治措施,包括根據新羽化的成蟲飛翔能力弱、常棲息在低矮草本或灌木植物上、且色澤鮮豔易發現等特點,在羽化高峰初期,用捕蟲網等方式收集成蟲;針對幼蟲可採用適當化學防治措施 ,即在幼蟲初孵期及3至4齡,把握落藥的黃金機會。

許淑君認為,必須勤加清理樹腳的幼蟲屍體。(歐嘉樂攝)

發展局稱已加強清除蟲蛹 緩減初春蟲害爆發

有見及幼蟲啃食榕樹樹葉情況,發展局回覆指,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自去年年中聯繫相關樹木管理部門,並參考專家意見,持續監察受影響榕樹的健康及採取防治措施,包括以肥皂水噴灑受影響的樹冠及於樹幹施放殺蟲劑,減少幼蟲數量。其後,於去年11月至今年2月的蛾蟲結繭越冬期,已加強清除藏於樹皮或樹根隙縫、淺土層及落葉的蟲蛹,以緩減初春出現蟲害爆發的潛在風險。

發言人又指,部門嘗試利用竹、草蓆或麻布袋,包裹部分樹幹作試點,以期於下一階段,捕捉在樹幹上活動的幼蟲,正密切監測其成效。

深圳同樣現蟲害

此外,管理組聯繫廣東省專家顧問,得悉在深圳亦出現蟲害,並透過噴灑適度殺蟲劑,以控制幼蟲數量。管理組會評估及監察防治工作成效,有需要時調節相關措施,亦會適時徵詢專家顧問意見,擬備有效的病蟲害預防及控制策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