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樹蛾災|四棵患「樹癌」古樹受蟲害夾擊 樹藝師嘆錦田樹屋色衰

撰文:勞敏儀
出版:更新:

今年受朱紅毛斑蛾幼蟲影響的榕樹較往年上升,根據樹木管理部門護養記錄,當中包括23棵古樹名木,較去年增加一倍,其中四棵本身已患上有「樹癌」之稱的褐根病。
被政府形容為「本土珍寶」的錦田樹屋便是其中之一,曾被票選為「樹王」,去年起這棵百年古樹也色衰,皆因蛾蟲將其大部分樹葉吃光光。
有康文署前樹藝師慨嘆,今年本港第一波蛾災已失守,往年到樹屋繁殖的貓頭鷹也不復見,擔心「榕樹不斷靠『透支』,總會乾塘」,憂枝條淪為枯木,「樹王」風光不再。

【延伸閱讀】

榕樹蛾災|朱紅毛斑蛾再爆發 新界榕樹遇襲變禿 波及23棵古樹

榕樹蛾災|樹幹包草蓆、麻布袋捉蟲 專家促清蟲蛹 防下波大爆發

+5

根據發展局提供受朱紅毛斑蛾幼蟲影響的23棵古樹名木編號,逾七成受災古樹名木位於北區,當中12棵是今年才首度發現受蛾蟲影響,亦有四棵受影響的古樹,同時患有俗稱「樹癌」的褐根病,最著名的一棵是位於水尾村遊樂場的錦田樹屋。

錦田樹屋是由一株樹齡超過100年的巨大細葉榕包圍一間石屋而成,石屋旁細葉榕的氣根接觸泥土層後,生長為新樹幹以支撐龐大的樹冠,樹冠奇異伸展,像一把陽傘覆蓋大地。

▼由盛變衰的「樹王」錦田樹屋▼

錦田樹屋受內外夾擊

曾駐康文署新界北樹木組,前高級康樂助理員袁達成,見證著樹王由盛變衰,由四季常綠的天然「陽傘」,變成只剩下枝條。他憶述,錦田樹屋去年兩度禿頂,樹冠密度在九月曾減少60%,至11月更廣泛跌至少於10%,即使今年初大致復原,本月再度嚴重變禿。患「樹癌」後,樹王活力已略減,以往朱紅毛斑蛾只是榕樹次要害蟲,但去年數量太多,致受災的「患者」變得更弱,如同二次傷害。抬頭看,原本樹冠密得幾乎看不見藍天,本月再看猶如打開天窗,縱橫交錯的枝條清晰可見,低層橫枝僅剩下少量綠葉。

記者上周五(28日)到樹屋觀察期間,在樹底已發現超過十隻低飛的朱紅毛斑蛾成蟲,有成蟲更在附近雜草叢的葉上交配。袁達成估計,最快6月下旬,會再有幼蟲孵化,憂7月大樹禿頂的慘況再現,「今個夏天難復原」。

袁達成認為,當局應先清理樹屋附近的雜草叢,令幼蟲無法寄居化蛹結繭,同時要把握蟲害之間的喘息期,適量灌水施肥、定期施藥救治,否則「就如人生病,不斷打抗生素都無用」。

樹藝師:今年第一波已失守

三年前從前線退下來,袁達成繼續監察榕樹健康,並與志同道合人士組成樹木生態關注組織「由愛榕樹開始」。年初的榕樹調查發現,元朗、天水圍、屯門及上水的15條路線、共2,147棵榕樹中,近一半榕樹出現嚴重蟲害。

袁感歎,政府防治工作不徹底,令今年蟲害越演越烈,「(當局)無危機意識、無盡責,尤其是古樹名木,現在只剩下一片枯褐色,未能改善熱島效應,周邊樹木亦好難獨善其身。現在常說『群體免疫』,若最終只有一人免疫有何用?應一併解決蟲害問題。」

袁認為,今年本港在第一波蟲害已失守,擔心下一波更嚴重,進一步令蛾災蔓延,形容錦田出現的蛾災,已較最早發現朱紅毛斑蛾的天水圍更滿目瘡痍。他又說,朱紅毛斑蛾可短暫飛行,亦有機會透過經常出入屋苑的工程車,乘坐「順風車」流入九龍、港島,希望當局做好「蟲情監察」,制定科學防治措施,「扚起心肝」應對蟲害。

▼錦田樹屋半年變遷▼

▼朱紅毛斑蛾幼蟲▼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