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委會拆工廈建屋 夕陽工業難覓廠 廠戶嘆被趕絕:無咗香港製造

撰文:張嘉敏
出版:更新:

特首林鄭月娥於2019年《施政報告》建議,由房委會探討轄下工廈重建作公營房屋的可行性。房委會早前完成相關研究,擬清拆轄下四座工廈,改建公營房屋,最快可於2031年落成。
惟發展計劃中,一眾工廈廠戶頓成弱勢社群。其中受影響工廈之一的長沙灣宏昌工廠大廈,原本彷如一個「小社區」,見證著香港工業發展,不少專製手製產品的租戶,一直藏身於工廈內,承載著「香港製造」的標記。
逼遷的時間正在倒數,有租戶嘆難另覓地方搬遷,有感被趕絕,更直言若未獲安置,只可無奈結業,「完全係無咗香港製造。」大廈的清拆計劃,猶如抹去這個專屬香港的標記。

梁先生製作「豬籠扇」,多用於船上的廚房。(梁鵬威攝)

37年樓齡宏昌工廠大廈被納入房委會清拆工廈的計劃之一,下午時份依然人聲鼎沸、車來車往。有租户形容這裡為「小社區」,有賣花的租戶、亦有人銷售油漆,更重要的是容納了一班難覓容身之所的夕陽工業。

亞洲獨市供散客訂製「豬籠扇」

梁先生承租的單位,隱身於宏昌工廈的6樓。昏暗空間穿過機器亮起微弱燈光,牆上貼滿梁先生自繪的圖則。伴隨響亮的機械聲,梁先生解釋製作「豬籠扇」的每個步驟。他說,製扇工序先要準備圖則,再用大型機器在鐵板上打釘,其後再製作扇葉、固定板,每一塊板要磨至光滑,過程絕不馬虎,每一批訂單動輒用上半個月。

大隱隱於市,懂得摸上門訂購豬籠扇的顧客,多數來自船員。梁先生指,船員會將用豬籠扇安裝在船上廚房,「老一輩船員一返香港就嚟我公司......訂一批就已經400把。」他會為船員製作不同呎寸的豬籠扇,「如果有特別呎寸、又襟用(耐用),全亞洲得我一間。」

一把中型的「豬籠扇」重量近30磅,梁先生卻說:對我來講應該唔重。(梁鵬威攝)

憂噪音問題難覓地方搬遷

一把中型的「豬籠扇」重量近30磅,梁先生輕易一手舉起,「對我來講應該唔重。」看似駕輕就熟,不過他的本業原為另一種輕工業,專門製作首飾,16年前才接手其叔叔的生意。

廠房早期設於鰂魚涌的工廠大廈,被業主加租逾3倍,幸覓得房委會的宏昌工廠大廈單位,才可「續命」繼續經營,現時月租6000元。早前房委會通知要清拆大廈後,他曾看過大角嘴其他工廈單位,但租金叫價已高達2萬至3萬元,單靠房委會的賠償金難以補貼。

除租金問題,廠家更要顧及多部大型機器,運作時要有足夠空間,噪音問題亦要處理,令搬廠難上加難,「出到去又被人投訴。」面臨工廈清拆重建,他直言已作最壞打算.「安置到畀我就繼續做,安置唔到就拉閘。」香港製造似乎越為罕有,「直頭係越來越少,完全係無咗香港製造。」

直頭係越來越少,完全係無咗香港製造
宏昌工廠大廈租戶梁先生
+2

廠戶尋新址 遇工廈業主開天價 亦有業主表明拒租

前路茫茫的不止梁先生,於宏昌工廠大廈一家負責加工不鏽鋼板的公司,為李先生的家族生意。經營40年,他已經是第三代的主理人,店內有不少大型機器,有的用作折彎不鏽鋼板,生產過程亦涉及燒焊的工序。

李先生為保家業,一家人曾到其他工廈單位查詢租金。惟對方開價高逾2倍,「好多業主知道呢單新聞(清拆),已經即刻加租」;加上不鏽鋼板加工的工序,涉及大型機器,有部份工廈已表明拒租。他指,單計搬遷費用已需40萬至50萬元,現時房委會提出的賠償金額,單計搬遷成本也不夠補貼。「最好係唔好搬,如果要搬,會唔會有個地方安置?」他批評,政府事前零諮詢,「結果同全港市民一樣,最後得知呢度要拆要改建。」

有經營造鐵工程的商戶指未能另覓地方搬遷,或需要結業。(梁鵬威攝)
好似拆公屋,然後叫居民去租私樓,咁你話得唔得?
宏昌工廠大廈租戶

有不願透露姓名的租戶,同樣打定輸數,有結業打算。他經營鑄鐵工程已屆60年,由於工序產生噪音,只能於政府的工廈營運,「外面容納唔到我,出面工廈都活化做寫字樓,會唔會想有人喺隔離嘈住?」

該租戶對於前路感徬徨,亦有想過轉行,「好無奈,我諗唔到個方向。」該租戶批評,政府根本沒有顧及本地工業發展,「好似拆公屋,然後叫居民去租私樓,咁你話得唔得?」

李先生的家族生意經營不鏽鋼工程,內設多部大型機器。(梁鵬威攝)

拆4座工廈改建公營房屋 提供約4,800伙

根據房委會計劃,擬清拆轄下4座工廈改建公營房屋,包括九龍灣業安工廠大廈、火炭穗輝工廠大廈、長沙灣宏昌工廠大廈,以及葵涌葵安工廠大廈。首3幅用地料可於2031年提供約4,200伙;葵涌葵安工廠大廈則可提供約600個單位,惟時間表尚未有定案。

受影響租戶或暫准證持有人將獲18個月通知,並可獲發放特惠津貼,包括金額相當於15個月的租金或暫准證費等。

+4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