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城影展播反修例紀錄片 導演周冠威:含警打示威者及私了場面

撰文:袁澍
出版:更新:

康城影展周五(16日)突公布播放《十年》導演周冠威所拍攝的有關2019年修例風波的紀錄片《Revolution of Our Times》(《時代革命》)。紀錄片雖然未能在香港上畫,但YouTube上3分鐘的預告片已經引起巨大關注。

導演周冠威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拍紀錄片時曾經見到警察用警棍毆打示威者,亦見過示威者攻擊警察,這些都被包含在片中。他說紀錄片並非示威者的宣傳片,盡可能還原了事件中的場景,亦如實記錄了後期示威者的私了行為,以及「和理非」及「勇武」之間曾出現的矛盾,希望這些元素可以直擊事件的本質。不過,他亦表示,紀錄片並非新聞片,非要「下下都平衡報道」,尤其現時主流媒體已經「一面倒」。他認為無論黃、藍立場都應該看看這條紀錄片,亦邀請政府高官觀看,「可以聽聽民間心聲。」

周冠威記錄片《Revolution of Our Times》預告截圖

+1

被示威者指「影大頭」 得悉為《十年》導演獲准拍攝

周冠威決定拍紀錄片是在2019年的7月1日,當晚他看了網媒直播。示威者那日衝入立法會,當大隊決定撤離時,有人決意死守,最終被折返的示威者帶離立法會。周冠威說,示威者許多還非常年輕,亦本不相識,卻為了共同的信念,變得彼此關切,他很受感動,「我擅長影像,而我喺呢場運動,如果不是去前線抗爭,做紀錄片就是我最適合的身位。」

周冠威說,他不是記者,亦非電視台工作人員,去到現場時也會被示威者懷疑。他說有一次落場,被示威者「狂鬧」,問他是不是來「影大頭」,他情急之下「撻朵」是《十年》-《自焚者》的導演,竟真遇到「影迷」,對方說:「《十年》我都睇過,好好睇。好啦,咁你影啦。」

+11

指有包含高官講話 試圖訪問藍絲及官員未果

YouTube上播放的預告,偏向以示威者角度,呈現他們「勇敢」,以及被警員武力拘捕、槍傷畫面,片末以有人揮動「時代革命」黑旗。周冠威說,拍片時曾經思考去訪問一些「藍絲」,或者直接訪問政府官員及警察,「都想過試試去訪問,但佢哋聽我拍《十年》,就唔會接受我訪問。」

不過他稱《Revolution of Our Times》中仍包含許多警隊、政府的回應,亦有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在內的高官講話。他說平衡的確是一個迷思,「新聞需要平衡報道,但紀錄片這種電影藝術,又未必需要下下都平衡的。」

據周冠威介紹,紀錄片並非像外媒報道所說僅有七個主角,前線抗爭者、記者、急救、社工、學者,他都有盡量納入,部分僅僅是訪問或現場記錄,部分則是長時間跟拍。周冠威說,2019年的事件十分龐大,不是一個兩個人的故事。「這場運動沒有大台,我想盡量記錄一些具體的小人物。」

周冠威指曾有人願意頂替他的名字,「我可以為你坐監,如果你真的需要一個人。」(資料圖片)

見證警民衝突感到痛苦 澄清紀錄片非示威者宣傳片

記錄這場事件動並不容易,落到現場見到的畫面常常令他難以入睡。他記得19年9月29日在示威現場,伸手可及的地方,一名警員持警棍打示威者,「一下一下扑落去,我覺得好恐怖,好痛苦亦都好混亂。」周還跟拍過「守護孩子」的陳伯,在衝突中陳伯和他自己都被警察推倒,「見到老人家被推倒,我自己都拗柴,當時我好憤怒,大嗌出聲。」

儘管3分鐘的預告片當中多數仍是示威者的視角,周冠威說,片子不是示威者的宣傳片,當中亦如實記錄了事件後期出現的私了狀況,曾見到示威者毆打警察的場景,這場景亦令他很痛苦和悲哀。

周冠威認為2019年的許多事情很多已經被人遺忘,他認為或許是時間聽聽當時人們的心聲,「我堅持對歷史忠誠,也已經盡我所能。無論是黃藍立場,甚至是政府高官都歡迎來看看這套紀錄片。」

曾有人願代頂替導演之名 周:並非挑戰紅線

紀錄片要上畫,要播映,都需要有真人用身份證去申請,大約在半年前,周冠威決定用自己的真名去出這套紀錄片。他透露當時有朋友擔心他的安全,願意幫他頂,「我可以為你坐監,如果你真的需要一個人。」他思前想後還是拒絕,「我的心會好不安,啲人係因為信任我所以畀我跟拍,最後我匿名,不符合紀錄片的道義。」

至於是否想要去挑戰紅線,他說在拍片時完全沒有去考慮紅線,「極力去抗拒自我審查。」他認為如果法律真的有什麼規限,應當白紙黑字寫出來,而非讓人想「奴才對主子」一樣揣猜。幾周前,政府修訂了《電影檢查條例》,電影涉危害國家安全不宜上映。

《時代革命》紀錄片預告中的首個畫面。(紀錄片截圖)

決意留在香港:會一路同行

周冠威說,拍攝紀錄片曝光後,已經有投資者從他的新片中撤資。至於這套片帶給他最壞的結果,他卻沒有過多考慮,認為是在《基本法》保護下,在一個言論自由的環境下進行創作。他亦決意留在香港,這個決定亦得到了家人的支持,「會一路同行。」

預告片的第一個畫面,是1997年香港回歸的場景。周冠威說他仍然記得1997年他剛剛18歲,回歸當日正拖著初戀女友的手,心中沒有任何政治的概念,「我希望香港有一日都可以完全不用諗政治,只需要諗愛情就好。」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