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洞波樓路居民搬遷在即 辦龍眼節街坊最後相聚與道別

撰文:馬煒傑
出版:更新:

古洞北新發展區工程展開,古洞波樓路一帶居民原定需於本月初陸續遷出,但與政府商討後,居民可於今日(31日)舉辦「古洞龍眼節」,搬遷期延至下月10日前要搬走。不少居民都表示感到非常不捨,今次是「第一次亦是最後一屆龍眼節」,故很珍惜,今年的龍眼收成亦特別甜,可惜這項傳統種植將隨清拆而消失。

有居民則因已有物業,不符合安置計劃條件,不獲安置「上樓」,只得每人九千多元的搬遷費賠償;亦有居民批評當局商討搬遷計劃時欠缺誠意。

政府提出讓居民以五千元一年的租金,租一塊十米乘十米的農地耕作,但與現時約四萬尺的農地相比,廖先生認為條件太苛刻。(黃寶瑩攝)

現年八十多歲的廖先生是龍眼園的負責人,於古洞居住了七十多年,雖然已搬到市區的居屋居住,但仍對古洞舊屋抱有感情,所以不時都會回到舊屋打理龍眼園。對於需在8月10日前搬出,他感到非常不捨,「個心唔捨得,好耐都唔捨得,無辦法啦,政府太過強硬」。不捨除了土地及鄰里外,亦不捨得所養的一貓一狗,他表示將舊屋交還到地政後,相熟清潔工人會幫忙飼養貓狗,希望不用變成流浪動物。

有物業居民僅獲九千元搬遷費感無奈

根據地政處的安置計劃,沒有物業的波樓路居民獲安排到寶石湖邨居住,至於有物業的居民,則只獲每人九千多元的搬遷費,他對賠償之少感到非常無奈,「億億聲咁賣,俾番果小小搬遷費都唔夠。」,他指,當局為迫居民搬走,不停有人來騷擾,「一個嚟嘈完又一個,廢事嘈,麻煩」。

廖先生因有物業,只獲每人九千多元的搬遷費。(黃寶瑩攝)

政府租耕地條件苛刻 不會考慮

廖先生又指,政府提出讓他們以一年五千元的租金,租一塊十米乘十米的農地耕作,與現時約四萬尺的農地相比,他認為條件太苛刻,不會考慮相關方案,「屋都冇得住,要我九龍搭車去耕種。」他稱政府安排的農地太細少,即使耕種亦難以回本。

膝痛居民因有舊樓物業不獲安置

波樓路居民林女士亦未獲安置到寶石湖邨居住。因她的丈夫繼承了一個舊樓單位,故在收地時因有物業不獲安置,她指,膝頭有舊患,醫生亦叫她儘量不要行樓梯,所以於舊樓單位居住會較不便,但政府無視她需要,未有與她商討其他方案,僅給予九千多元的搬遷費,便要她限期內搬走。

林女士的丈夫繼承了一個舊樓單位,結果在收地時因有物業所以不獲安置。(黃寶瑩攝)

搬遷一事對林女士精神便成極大困擾,她表示需要看精神科醫生以緩和緊張情緒,「講到間屋同屋企人就會喊,唔知可以點樣」,更會出現胃抽筋、失眠等問題。她說,只希望可獲配一個寶石湖邨一人單位,讓她可繼續與現有的鄰居一起居住,但想到搬遷期將至,她想將會「得翻自已一個」,感到「好驚、好無助、唔敢諗」。

辦龍眼節作最後道別

古洞波樓路居民原本需於本月初陸續搬走,幾經周旋後將限期延至下月10日。搬遷在即,居民舉辦首屆亦是最後一屆的「古洞龍眼節」,讓居民最後一次一起摘龍眼及浸龍眼酒,作最後相聚及道別。

搬遷在即,居民舉辦首屆亦是最後一屆的「古洞龍眼節」,作最後相聚及道別。(黃寶瑩攝)

種植傳統將消失感到可惜

農民趙先生亦是波樓路居民之一,他指政府態度一直都不太友善,「好抗拒我哋」,而對收地作開發用途,波樓路的種植傳統將消失感到可惜。

+24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