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課程5年招逾千人 不足3成入行 一句窩心話成27歲生力軍動力

撰文:黃詠榆
出版:更新: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談何容易,面對護理安老業青黃不接,政府自2015年起推出「青年護理服務啓航計劃」圖注入新血,可是,最新數據顯示,計劃5年間共招收了逾千學員,僅約一半人完成課程,畢業後入行人數更不足3成。
27歲的謝紫昕與29歲的周嘉煒是去年加入計劃的「生力軍」,入學一年來,亦留意到很多同學中途離開,原因不離「人工低、工時長」。謝紫昕分享實習過程曾感挫敗,一度質疑自己能力,但老友記對她的掛心,成為動力,「就算辛苦都好,原來有啲嘢我係會有得著。」【誰伴我跑下半場系列之一】

延伸閱讀:

疫下人手缺口擴大編唔到更 安老業倡專業化挽人才 勿見火才撲火

「青年護理服務啓航計劃」共招收了1,158名學員,惟畢業後入行人數不足3成。(張浩維攝)

計劃開展5年 45%學員流失

社署2015年7月推出的「青年護理服務啓航計劃」(啓航計劃),共招收了1,158名學員。截至今年6月底,其中530名學員已畢業,仍在計劃內的學員有78名。根據學員在畢業時提供資料,302名畢業生繼續受聘於社福服務單位比例,只有約26%。

謝紫昕去年參加計劃,目前在院舍以護理員身份實習。(張浩維攝)

社署在2020-21年度優化啓航計劃,5年內培訓名額由1000個增至1200個之外,亦把計劃對象年齡由18至25歲擴闊至17至29歲;學員每周工作時數由44小時下調至40小時,使學員可更有效兼顧進修課程;學員薪酬和訓練津貼亦有所調整。

新一年度啓航計劃招生仍正進行,至今招收約600名學員。謝紫昕當年會考失手,修畢毅進文憑後投身社會,做過文職及診所助護,發覺工作沉悶,由於有志投身醫療相關行業,遂於去年報名參加啓航計劃,「可以一邊學,又有一定收入」。

實習大半年來,她認為護理員工作遠超餵飯、沖涼,亦要照顧長者精神健康問題。(張浩維攝)

「每個人嘅父母他日都會變成老人家,預先學習點照顧佢哋,第日有啲咩事唔洗咁緊張。」別人眼中辛苦工,她雖願意入行,但亦曾擔心能力是否足以應付。實習大半年來,認為護理工作遠超簡單的餵飯與沖涼,猶要注意公公婆婆的精神狀況,他們不時會問,「姑娘我好唔開心,我幾時可以走?」

謝紫昕自言最初不懂如何應對,曾感徬徨,幸得同事相助,一步一步適應。當工作至很沮喪時,發現原來有院友會想念她,「婆婆問個妹妹去咗邊,係好sweet嘅事」,亦成為其工作動力,「就算我辛苦都好,原來有啲嘢我都係會得著到。」

27歲的謝紫昕去年參加計劃,目前在院舍以護理員身份實習。(張浩維攝)
婆婆問個妹妹去咗邊,係好sweet嘅事,就算辛苦都好,原來我都有得著。
謝紫昕

不過,謝亦認為行業青黃不接明顯,以其實習院舍為例,護理員平均年齡為60歲或以上。至於另一名學員、29歲的周嘉煒則分享道一談起安老業界,朋友第一印象皆指「好辛苦」,但他反而非常熱愛,「長者入到嚟好似被人遺棄,我哋要多啲照顧佢,比多啲活動佢哋參加,令他們有家嘅感覺。」

29歲的周嘉煒(左)則分享,有同學首年便退出計劃,認為「人工低、工時長」令部分人卻步。(張浩維攝)

敵不過人工低、工時長 部分同學退學

啓航計劃相關課程為期兩年,兩人皆稱的確有部分同學中途退學,背後原因不同,有人報讀了其他護士課程,亦有人會在實習時始發現性格不合適,周嘉煒稱,「有個同學第一年留咗喺度,第二年就退出咗,佢話做搬貨員可能都有2萬元,但現在計劃中反而只得1萬多元」。

周嘉煒不諱言家人曾建議他轉行,「但覺得做慣咗、熟手啲,自己都鍾意」。二人期望畢業後再接駁至護士課程,之後留在安老業工作,因喜歡院舍工作節奏外,亦可與長者建立關係。

香港買位安老服務議會主席謝偉鴻直言薪金需貼合市場現況,「始終成本最終是由大家分擔」。(張浩維攝)

業界:啓航計劃流失率高不等於失敗

護理安老業人手荒鬧足十多年,即使疫下失業率高,但業界人手短缺問題不但未見紓緩,反而趨惡化,薪金低是難吸引及留住人手是主因之一。不過,香港買位安老服務議會主席謝偉鴻直言,薪金水平需貼合市場現況,「始終成本最終是由大家分擔」。他認為,啓航計劃學員離開率雖高,但不等於計劃失敗,只要每年都有生力軍加入,仍對紓緩人手有幫助。至於條件方面則要因時制宜,符合社會期望之餘,同時亦可吸引人入讀。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