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山|廢料場轉陣地避規管大規模擴散 環團斥鋁廢料進口太寬鬆

撰文:林穎嫺
出版:更新:

綠色和平繼續追查元朗垃圾山,發現位於鳳降村的垃圾山疑似死灰復燃,早前蓋上的帆布亦已被扭成一團;而位於雞伯嶺官地的大型垃圾山已被逐漸夷為平地,惟垃圾並無消失,工場亦無停止作業,而是轉移到另一個位於流浮山的工場,相隔僅約一個月,流浮山工場的垃圾山已增高近一倍,而在垃圾山附近更出現多個廢料工場,相信是垃圾山的「源頭」。
綠色和平批評,本港對進口鋁廢料的要求的定義模糊,「好似一個灰色地帶同一個漏洞,令不可進口內地和馬來西亞等鄰近國家的垃圾廢料湧入香港,產生的空氣污染遺禍嚴重。環團又強調,當局欠缺整體棕地政策,亦是垃圾山不斷擴散的「死結」,促請當局完善規劃棕地,從根本解決本港土地問題。

延伸閱讀:垃圾山|元朗廢料場垃圾山疑死灰復燃 居民輕抹滿手沾灰污染超標

+6

綠色和平本月初揭發,至少35個工場疑涉及違規作業,例如涉非法處理電子垃圾、金屬廢料、洋垃圾等,料佔地逾20公頃,而當中8個工場更豎立出巨型垃圾山,由五金廢料、電路板及疑似「洋垃圾」等堆砌而成。

該環團進一步追查,其中一個位於鳳降村的垃圾山,8月底雖暫停運作,環保署發出「空氣污染消減通知」後,垃圾山上一度蓋上藍色大帆布。惟事隔不足半個月,9月10日便已復工,根據環團航拍片段可見,藍色帆布已被扭成一團,難以達到防止金屬粉塵污染的效用。

《香港01》早前揭發,由元朗區議員鄧勵東家族持有棕地上的雞伯嶺路廢料工場,規模是眾多垃圾山中最大,有9個山頭。綠色和平昨(25日)發現,該處部份位於官地的垃圾山已被大致清走,餘下兩座垃圾山未有繼續堆高,鋪上帆布的密斗貨車持續空車駛進工場,載着滿斗廢料駛出,經雞伯嶺路及深灣路,駛至流浮山工場卸下整斗廢料,便再沿路折反雞伯嶺路工場。

據綠色和平觀察,流浮山廢料工場的垃圾山高度,已較上月高出一倍,估計垃圾山事件被揭發後,營運商很大機會只是轉移陣地,從未止息。

綠色和平新發現、位於鳳降村另有兩間鋁廢料工場。綜合現場視察和航拍片段所得,經初步處理的廢鋁碎料會由鏟車從貨櫃卸下,進行疑似破碎和分揀工序後,便會直接搬入貨櫃運走。

綠色和平引述鳳降村居民指出,該處的垃圾山在2018年起堆出,初期未有露天堆放,惟違規行為自2019年起猖獗,廢料甚至會運到村內其他工場露天存放,堆積成幾米高垃圾山,再等待出口。該環團批評,鳳降村最早出現的垃圾山運作至今已兩年,惟一直未有政府部門解決污染或涉嫌違規作業問題,令營計者有恃無恐,垃圾山規模不斷擴大。

三年前已向環保署舉報 多以未發現違規作結

綠色和平走訪村內其他棕地作業者和居民,得悉村內人士早於2018年,即垃圾山和工場剛開始營運時,便已向環保署投訴,在空氣污染方面,當時噴出的粉塵如同「火燭般嘅濃煙」。工場每次接獲投訴後,便會暫停運作一段時間,環保署人員到場時,根本無法視察實際情況,並以「未有發現違規情況」將投訴作結。工場及後又故態復萌,粉塵繼續四散。

至於工場產生的噪音問題,環保署在投訴人、鳳降村居民李女士(化名)門口,曾利用分貝儀量度,但指噪音未達65分貝上限,拒絕跟絕。惟《香港01》與綠色和平近日曾到同一地點量度噪音,李女士的住所錄得的噪音逾70分貝,而極具滋擾的噪音更會持續至晚上。

+2

環團質疑廢料場與垃圾山屬同一營運網絡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陳可淳形容,被揭發的四個廢料場較垃圾山更早出沒,有如「始作俑者」並正正是垃圾山根源。今年垃圾山更見大規模擴散,延伸至元朗廈村雞伯嶺,她引述居民指,同一輛貨車會出入垃圾山和廢料場,故相信是同一營運網絡,「佢哋觀察到貨車其實都係同樣嗰幾架,會喺呢個攪碎廠,運返去垃圾山度堆,跟住又嚟返呢個攪碎廠,來來回回,就發覺佢哋其實係有關係」。

陳可淳解釋,本港對進口鋁廢料的要求的定義較模糊,「好似一個灰色地帶同一個漏洞。」(梁鵬威攝)

陳可淳又指,根據海關的出入口資料,發現今年中開始,鋁廢料的進口量遠超於出口,代表有大量鋁廢料在本港積存,與垃圾山突然暴增的時間吻合。陳認為,本港對進口鋁廢料定義較模糊,「好似一個灰色地帶同漏洞,唔可以入口其他地方,咪入口香港,去做分揀,令鋁廢料純度更高,符合其他國家嘅標準先再出口賺錢。」

陳可淳又批評,當局只靠接收投訴或零星執法無法解決棕地亂象,是導致垃圾山不斷擴散的死結,欠缺整體棕地政策亦變相為違規作業,提供生存空間。她說,今次涉事棕地不乏規劃作住宅用地的土地,「香港又話冇地,但明明原來有畀住屋用途嘅,政府就好似隻眼開隻眼閉,浪費曬呢啲本來可以做住宅嘅土地資源,呢個唔單止係一個唔公平嘅現象,仲係拖累緊成個房屋發展。」

她促請港府善用棕地,作完整妥當的規劃,避免違規作業的「害群之馬」影響其他合法經營的棕地持份者。

▼廈村雞伯嶺路垃圾山8月情況▼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