曱甴屋|滅蟲公司義務出手 嘆除蟲劑難根治問題:社會乏關懷

撰文:邱靖汶
出版:更新:

曱甴屋議題全城關注,其中大埔富亨邨亨隆樓單位的惡夢級蟲患。一幕幕驚慄畫面令人頭皮發麻「毛管戙」,當中還包括一帖多隻曱甴掙扎求全,爬上滅蟲員保護衣的照片。
事件近日出現曙光,單位幾乎清空,亦不再曱甴遍地,全賴區議員和各參與部門和機構合力相助,義務出動的滅蟲員功不可沒。

11月時,滅蟲技術員到富亨邨單位行動時,被曱甴由四方「突襲」。(區議員何偉霖圖片)

「入到屋內滅蟲的三、四小時,都在和曱甴搏鬥」,才剛在富亨完成第二次行動後,Nobedbugs-HK一眾技術員回憶初到曱甴屋的「盛況」,不約而同稱嚴重程度數一數二。義務「舉手」前已知個案「撠手」,但抵達現場時技術員石啟豐仍被震撼得腦內彈出髒話:「一到現場,走廊滿地曱甴屍體;曱甴氣體味道混入食物殘渣的味道,很臭!」

入行七年的梁毅進認同沒有無法解決的害蟲問題,但須多關愛事主才可治本。(吳志豪、周智堅攝)

曱甴難搞不及人難搞 滅蟲員嘆乏關愛難根治問題

滅蟲工作很難一次斷尾,技術員會多次上門視察為求根治。富亨邨的個案,高級技術員梁毅進評估至少要三次「噴煙打霧」,惟曱甴屋問題根源在於戶主的生活習慣及狀況:「知道很難可以有人完全照顧戶主,因為事主一定有些自身的狀況,令他持續生活在惡劣的環境,可能是社會缺乏了關注。」

滅蟲公司老闆Pazos從英文報章知悉今次事件,主動聯絡區議員提出義務服務。(吳志豪、周智堅攝)

憑消滅害蟲 讓人生活重回正軌

今次並非Nobedbugs-HK首次無償義助,雖說「打開門口做生意」,但來自西班牙的老闆Francisco Pazos深信在社會有需要時出手,除了幫到人還可以得到金錢以外的滿足:「找上滅蟲公司,問題都非同小可。例如因為床蝨問題無計可施的人會因為無法入眠,影響社交、影響生活。不時有客戶在滅蟲前會哭着求助,而滅蟲後也會哭,是因快樂流淚。」

除了滅殺,他們亦會創造;幫人時會從「災場」收集曱甴樣本,希望研發對環境更好的除害劑。除了參與研究,到底要成為殲滅者還需具備甚麼條件?請留意《香港01》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