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商場|二月正式告別 營運商辦展覽、歡送會與市民說再見

撰文:林穎嫺
出版:更新:

迄立灣仔分域碼頭逾半個世紀的海軍商場,外貌殘舊,牆身顏色剝落,乍看似已荒廢。但這裏曾經風光明媚,90年代更由一個岸邊小石屋,「進化」成包羅萬有的商場,連英式百貨「連卡佛」、前行政會議召集人夏佳理的家族「夏利里拉」亦曾進駐。80、90年代大批海軍訪港,高峰期每年多達10萬人。
惟回歸後兩度填海、租約縮短令商場逐漸凋零,現時要更面對清拆的巨輪,營運商場的非牟利機構「軍人輔導會」董事成員王黃就卿,對無法信守先夫保護分域碼頭的遺願,深感愧疚,亦憂慮無人再為遠道來港的水兵服務,未來將會搬到較細的辦公室再尋覓出路,會方亦正與海事博物館商討,保育建築物內的物件,將本港招待水兵的文化承傳。
海軍商場的遷出期限已由今年底推遲至明年2月11日,讓商戶在最後的聖誕和新年假期旺季做生意,軍人輔導會亦會舉辦展覽和歡送會,與市民最後道別。
(海軍商場的最後探戈,系列之一)

+10

三層高的海軍商場外牆油漆剝落得七零八落,門外被地盤包圍,商場似隨時被塵土飛揚掩蓋。走進商場,時鐘猶如凍結在90年代的某一刻,上海理髮店、舊式紀念品店仍在,昔日地標、罕有可賣啤酒的麥當勞餐廳遺下的桌椅,仍原封不動。離別在即,手信店清倉大減價的,是千禧年代熱捧的麥當勞Hello Kitty公仔。

+9

牆壁、地板藏着一條條裂紋,除了是歲月的痕跡,更是2018年港鐵沙中線會展站沉降事件帶來的縫隙。

小石屋不斷擴張

這個飽經風霜的商場,曾經風光一時。負責營運海軍商場的軍人輔導會董事成員王黃就卿說,50年代的海軍商場只是一間海邊小石屋,美國海軍上岸後,便以此為根據地,四處遊歷,訪港美軍愈多愈多,小石屋亦不斷擴張。

起初美軍抵港時,會將軍艦上的食物、罐頭等卸下,透過瑪利諾神父會分發予木屋區居民,軍人輔導會則從中穿針引線,隨後再協助美軍補給糧食。王黃就卿憶述,以往大時大節會聯同其他義工,邀請年輕水兵到家中作客,讓離鄉別井多時的軍人,一解鄉愁。

90年代初,負責接待國際海軍、現址為中國恒大中心的China Fleet Club(中國海軍俱樂部)易手,軍人輔導會便接替其工作,由接待美軍擴展至所有國際水兵,並邀請以往海軍俱樂部的商戶,集資擴建海軍商場西翼,進化現時3層高的模樣。

+5

根據軍人輔導會的數據,90年訪港的軍艦多達80多艘,共有逾5.8萬水兵,在這裏購買手信、飛髮,並使用商場提供的長途電話與闊別多時的家人聯繫,謝斐道、駱克道的酒吧亦應運而生,王黃就卿形容:「絕對係帶動咗灣仔個經濟,以前你細個嗰陣時,灣仔咪好多時咪擺啲poster出嚟,都有啲水兵,其實變咗係一個指標、一個地標,灣仔好旺,其實都係以前啲水兵帶旺咗呢個地區。」

+18

退役美軍、軍人輔導會總幹事郝泰德(Theodore Algire)亦憶述,以往登岸海兵浩浩蕩蕩,塞滿整個大堂。看着人生路不熟的水兵「初哥」,他猶如看到自己年輕時的影子,不同的是,年輕時的他未曾享受過軍人輔導會的服務,因為這裏是世上「獨一無二」為水兵而建的地方,「作為前水兵,我明暸水兵遇到的困難,尤其是年輕小子,他們沒錢、不熟悉其到訪的城市,我覺得為他們帶來正面的體驗很重要,因為他們很容易被佔便宜。」他最滿足、最深刻的回憶,便是看到水兵們面露歡顏、滿載而歸地離開。

系列延伸閱讀:

海軍商場|二月正式告別 營運商辦展覽、歡送會與市民說再見

海軍商場|老牌裁縫店靠「一條龍」會友 轉戰網絡世界傳承歷史

海軍商場|知名意大利餐廳告別達官貴人 轉開私房菜只為老饕細味

海軍商場|理髮店老師傅剪下時代見證 曾蔭權兄弟邀上門續未了緣

+5

登艦階梯早已生鏽

不過海軍商場的盛世亦隨着回歸而不復見,訪港軍艦數目愈來愈少,加上10年前的分域碼頭填海工程,抹走了昔日的無敵大海景,水兵無法再在此登岸,成為致命傷。接駁軍艦的階梯已生鏽,雜草叢生,武功早已被廢除。

不過王黃就卿說,最大的重擊是回歸後,政府將租約縮短至90日,意味着軍人輔導會隨時會被迫遷:「我哋都唔想佢咁殘舊,但係冇辦法,我哋又唔去可以做裝修,因為你裝咗修,佢要收返,嗰啲錢就好似掉落鹹水海,咁我哋一路等有機會renew」。

我們被告知,香港不再需要我們的服務,非常失望,我們知道他們(政府)原本正草擬租約,我認為很難過,分域碼頭移除後,香港將會失去自1953年以來獨有的組織。
軍人輔導會總幹事郝泰德

軍人輔導會曾與政府磋商,將租約延長至21年,以原址重建海軍商場,重建方案早在2016年獲城規會批准,惟3年後政府卻突然召開會議,公布將於分域碼頭重置毗鄰灣仔政府大樓的港灣消防局,「我們被告知,香港不再需要我們的服務,非常失望,我們知道他們(政府)原本正草擬租約。」郝泰德慨嘆:「我認為很難過,分域碼頭移除後,香港將會失去自1953年以來獨有的組織」,最令他失望的,是政府亦無計劃提供招待水兵的服務。

+1

迫遷的消息傳出後,民間有不少聲音要求保育海軍商場,郝泰德、王黃就卿多番出席區議會等會議,試圖力挽狂瀾,但仍無法扭轉政府的決定。

她無法認同政府的說法:「如果由頭到尾,從來唔會有海軍嚟香港visit(訪問)嘅話,你唔會有灣仔,我可以敢話,海軍帶動咗香港區域嘅經濟,或者亦可以講係,大家係一個cultural exchange。」

或有機會保存商場舊物

郝泰德則說,海事博物館早前聯絡他,希望保育商場內的舊物,日後在館內展出,他認為這是個好兆頭,證明了分域碼頭的價值,年輕人一個接一個來此處「打卡」,亦代表水兵歷史已廣傳開去。

王黃就卿透露,會繼續營運軍人輔導會,亦會將招牌、舊物存倉,希望守住60年代已在此服務的先夫,保護海軍商場的遺願。她相信疫情退卻後,水兵們將會回歸,屆時海軍商場將會在另一處再現光茫。

+7
+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