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社論】香港應反思如何有利「一國兩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國人大會議上周五(5月22日)揭幕,議程包括《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議案,內文寫明要打擊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外部勢力干預四類行為。顯然,中央已下定決心在《基本法》第23條之外,主動立法堵塞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重大漏洞。相關消息在人大會議揭幕前由《香港01》率先報道後,本地輿論震盪。其實,這枚重磅「政治炸彈」看似投得突然,實際上卻是情理之中,毫不令人意外。

當下形勢已非常清楚,香港市民應明辨是非,因為放眼世界,沒有國家會容忍自己的領土長時間存在國家安全漏洞。中央主動出手,旨在填補漏洞,避免更嚴重的國安事故發生,這在政治倫理上無可厚非。市民應理性看待人大立法,明白作為中國一部份的香港應該承擔維護國安的責任,將其誤解為中央政府要收緊香港的自由完全是捉錯用神。中央政府和港府為「一國兩制」做足保障,才是香港「高度自治」行穩致遠之道。

(資料圖片)

《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基本法》頒布已經三十年,香港回歸已經二十三年,香港國安法立法工作在2003年折戟後亦已經近十七年。

為23條立法是港府不可推卸的憲制責任,只是歷屆政府一直欠缺方法與論述與市民有效溝通,欠缺政治魄力推動立法,特首林鄭月娥甚至在半年前明言,相信任內不能完成立法。試問,有誰的脾氣比中央政府更好?有哪一個商家可以接受合同簽署三十年之後,對方依然說自己還沒準備好交貨?

香港社會習慣每年都有港區人大提出就23條立法,甚至由中央直接把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要求,市民聽得多便以為這是「指定動作」,「唔交功課」中央亦不會介懷,就好像中央真的「驚咗」香港。中央在2003年後雖然偶有提示,但整體上一直放任香港在國安問題上「混混噩噩」,原因可能是沒有太大迫切性。時而勢易,當今國際和香港形勢已去到中央不得不主動出手、港人不得不認清事實的時候。

特首林鄭月娥甚至在半年前明言,相信任內不能完成立法。(資料圖片)

根本原則無法退讓 國家安全不可迴旋

只要看看「港版國安法」針對的四類行為,就能明白中央為什麼會忍無可忍,而這必須從近期發生的政治動盪去尋找蛛絲馬跡。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令香港陷入回歸以來最嚴重的社會騷亂,極端暴力份子宣揚「港獨」、四處破壞。不少年輕人被誤導成為暴亂的主要參與群體,他們投擲汽油彈、破壞商舖和公共設施、傷害無辜途人、衝擊中央駐港機構、損毀國旗國徽,甚至有人公開邀請美國介入,大搞所謂「國際線」,引狼入室。事情混亂到這個地步,這是一百多萬名參與反修例遊行的市民願意看見的嗎?幻想中央視而不見就更是癡人說夢。

事實上,自從去年10月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以來,中央多番就國安問題強硬表態,而且在組織上動作頻頻,兩名「封疆大吏」空降港澳體系帶來的「夏駱新局」,便充分證明北京已做好落實各項工作的準備。

中美全面對抗的格局已立,美國阻止中國合理發展的圍堵戰略亦已成為事實,但竟然有香港媒體主事人鼓吹「為美國而戰」,亦有法律學者推動「攬炒十部曲」,這種政治誑語究竟屬於什麼性質,香港社會必須撫心自問,我們需要這種無意義及有危險性的政治躁動嗎?任何主權國家都不可能不防範國家安全風險,就好像自己的家亦會安裝鐵閘和防盜眼,大廈都會有保安,一些較為富裕的家庭甚至會安裝更嚴密的防盜措施。中央是在香港二十三年都沒有在國安領域立法之後才代為「效勞」,而且立法範圍比當年23條草案提及的有所削減,應該說,中央已盡量顧及香港人的疑慮。

中央的信息已非常清晰─香港人不可以再做「騎牆派」,在維護國家安全上沒有迴旋空間。令人擔憂的是,社會能夠就此建立共識嗎?顯然並不容易。中央的立法工作估計會在香港引起極大關注,泛民政黨必然操作民粹、不知進退,但最終結果如何,社會心中有數。一些政治人物批評中共才是推動「攬炒香港」的一方,質疑此舉是「送中之心不死」,這種指控空洞無物,反映他們對此束手無策、語無倫次。

據聞,中央對立法工作可能在香港和國際社會產生的反應做過系統性評估,並且參考《憲法》和《基本法》的相關內容,以及國際上的類似安排,經過反覆琢磨才決定如何立法。從立法的本質上看,它旨在打擊早已行動起來的「勇武」和「港獨」份子,徹底打消他們把抗爭升級的念頭。至於那些在嘴巴上散播無聊言論和純粹有政治異見的人士或團體,只要不觸犯國安法條文,根本與這次立法無關。「紀念六四」遊行和其他遵守「一國兩制」的政治行為,根本不會受到影響。

《香港01》不厭其煩地指出,將反修例運動無序升級、挑戰「一國」原則的政治行為等同玩火,與香港的長遠根本利益亦背道而馳。一些人沉溺於所謂「邊緣政策」(Brinkmanship),幻想「攬炒」可以迫使中央讓步,殊不知只是「自炒」,傷不到內地分毫之餘,反而招致中央強力反擊。

有市民在示威期間高舉「香港獨立」的旗幟。(資料圖片)

主動完善國安立法 一國兩制重回正軌

這次中央為香港政府「代勞」,反映其對港府能否完成任務欠缺信心。明明是香港可以自行處理的事,明明可以藉此體現「兩制」原則,制訂合乎香港習慣和港人認知的國家安全法,但香港的庸官和公務員一再卸責,如此窩囊只會對香港實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產生負面影響。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在公布議程後明言,將來出台「港版國安法」後,特區根據《基本法》第23條規定仍然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和立法義務,應當盡早完成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立法。倘若林鄭月娥仍不明白自己「使命未達」,繼續推卸責任,難保不會有下一波「被立法」、「被規劃」的可能,這並不符合香港人發展更健康的「一國兩制」的期望。

但從積極的角度看,中央今次毅然出手並非像一些民粹政客所指,「一國兩制」已經完蛋。相反,沒有國家安全,央港關係無法良性互動,一切發展無從談起,這是眾人皆知的道理。因此,中央在港府無法自行立法的情況下出手,反而有助將呈現失序迹象的「一國兩制」撥亂反正。

香港的問題千頭萬緒,社會經濟困局、政制發展都須排除不必要的干擾、有序地推行改革。社經問題是香港深層次結構矛盾的癥結,必須由特區政府放棄「積極不干預」思維,就房屋、醫療、交通、教育、安老等問題重訂全盤工作規劃,逐步實踐公平正義;政制改革則是泛民政客和示威者的關注點,但改革必須顧及中央的合理關切,確保選出來的管治者能夠準確理解並執行「一國兩制」原則。如今中央在堵塞國家安全漏洞後,他們應該回歸初衷,在符合「一國兩制」和香港利益的原則下,繼續為推動政制改革創造適合的環境。

(資料圖片)

實力懸殊談何博弈 追求攬炒滿盤皆輸

正如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全面管治權」、中央港澳體系大調整引發香港社會焦慮一樣,現時中央主動為香港的國家安全漏洞立法,同樣會引起一些市民忐忑不安,乃至不滿憤恨,甚至觸發一些示威。但回頭來看,「港版國安法」也是香港社會反思自己與中央關係的絕好契機─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這體現在政治、法律、歷史文化等各個方面。一百多年的殖民地經歷必定會改變我們的一些認知,這本屬無可厚非,但如果蠻橫地拒絕現實,只會自尋煩惱。為了自己和下一代,我們不應長時間將頭埋在沙堆裏。

執迷不悟地追求「攬炒」,參與一場實力懸殊的政治博弈,以賭徒心態尋覓「險中求勝」,滿盤皆落索的必定是香港。我們絕不願意將自己的前途斷送,更不願意跟隨無聊政客去爭奪一個燙手山芋。香港人是理性和務實的,眼睛是雪亮的,必然對這個城市的憲制地位有恰如其分的認識。拒絕鴕鳥態度,「一國兩制」才不會被毀於一旦,才有繼續走下去的可能。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5月25日出版的第215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