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一周年】多區未復原 石澳藍橋倒塌 筆架山雷達波遭移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超強颱風「山竹」去年9月16日橫掃香港,近六萬棵樹倒塌,多頹垣敗瓦及建築物遭受破壞。事隔一年,市內不少地方未完成清理及修復,強颱風肆虐的痕迹仍隨處可見。當中石澳打卡聖地「藍橋」倒塌,變成一條藍渠。曾被沙粒「沒頂」的深水灣泳灘淋浴間已重開,惟泳客指海水仍存有異味。至於筆架山之巔的球形雷達站,去年球形保護罩穿窿,今年已被署方移除整個保護罩。

九龍區:

位於於筆架山之巔的球形雷達站用於保護雷達天線的球形保護罩,出現逾十個破洞。日前記者再到上址拍攝時,穿窿「波波」已消失得無影無縱。(蔡正邦攝)

筆架山球形雷達站 整個保護罩遭移除

經過「山竹」一番蹂躪,位於於筆架山之巔的球形雷達站用於保護雷達天線的球形保護罩,出現逾十個破洞。日前記者再到上址拍攝時,穿窿「波波」已消失得無影無縱。另外,石硤尾南山邨公園一棵半百歲巨樹倒下,被山竹吹塌並連根拔起。不過當記者重返原址,大樹已被砍掉,而原本種植大樹的花圃已被移平。

事隔一年,麗港公園大樹重生,生長茂盛,園內有六棵樹獲救,包括洋紫荊樹、大榕樹、台灣相思樹及桃花樹。(邵沛琳攝)

藍田麗港公園:「麗港救樹奇兵」淋水救六樹

逾六萬棵大樹吹倒,斷枝塌樹遍佈全城。藍田麗港公園老榕樹躺卧地面,枯枝倒樹一度將公園包圍。去年由街坊自發經成的「麗港救樹奇兵」,於工人鋸樹前力挽狂瀾,不分晝夜到公園為塌樹根部淋水。事隔一年,麗港公園大樹重生,生長茂盛,園內有六棵樹獲救,包括洋紫荊樹、大榕樹、台灣相思樹及桃花樹。公園內已扶正的桃花樹生長茂盛,今年新年期間花卉綻放,吸引居民到公園賞花。

港島區:

有泳客直斥當局在颱風後將泳灘大部份樹木砍掉,而且部份仍未有清理。(陳諾希攝)

深水灣淋浴間重開 泳客無樹遮陰

深水灣泳灘經歷「山竹」之後遍體鱗傷,多個設施近乎被沙粒「沒頂」,鄰近深水灣燒烤場的污水壓力喉管斷裂,污水疑流入深水灣泳灘,有泳客直指水有「屎味」。一年過去,深水灣淋浴間於今年3月已重新開放,而兩個淋浴間的其中一個更有熱水供應。

不過有泳客指海水間中仍有異味,「要視乎當日水流同風向,不過有時都仲有味。」泳客直言現時泳灘情況可以接受,惟不明為何遲遲未完工。另外有泳客直斥當局在颱風後將泳灘大部份樹木砍掉,而不是扶正「有好多老人家都鍾意喺樹底休息,靠樹遮陰,但係𠵱家冇晒!」

石澳「打卡」聖地「藍橋」已變成「藍渠」。(蔡正邦攝)

石澳「藍橋」倒塌 署方:盡量恢復原來風貌

因「山竹」襲港而遍體鱗傷的石澳,「打卡」聖地「藍橋」倒下,於今年年初,「藍橋」原址搭上棚架。康文署早前表示由於復修「藍橋」需符合現時橋樑設計的標準,工程亦較為複雜,署方亦希望重建後的「藍橋」能盡量恢復原來風貌。

《喜劇之王》的取景場石澳學校 面目全非

而電影《喜劇之王》的取景場地之一石澳公立文新學校亦被颱風摧殘,面目全非。現時學校於7月初竣工,石澳居民會表示,當石澳公立文新學校復修完成後,將會作社區會堂的用途,包括為居民於石澳公立文新學校舉辦不同的興趣班,並且為居民提供場地作聯誼用途。

海防博物館預計2020年重開 石澳「打卡」位面目全非

位於筲箕灣的海防博物館,原本覆蓋展覽館頂部的白色巨型帳篷,有一半範圍被吹至破洞。不過記者於本月12日再到到上址查看,帳篷已再沒有透光,相信帳篷修復工作差不多完成,而博物館預計於2020年重開 。

新界區:

西貢污水處理廠全面恢復二級污水處理

污水處理廠曾變成一片頹垣敗瓦,污水處理能力一度僅能維持一級服務,廠房的近岸位置防波堤被巨浪沖散,使黃色液體直接流出大海。經過渠務處搶修,西貢污水處理廠於去年12月(即損毀近3個月後)已全面恢復二級污水處理程序並達至原來的設計效能,排放水亦完全符合有關排放標準。

西貢碼頭移走擱淺船隻 修補破口

豪華遊艇不敵狂風吹襲,擱淺在西貢公眾停車場旁的堤岸;另有一艘遊艇險撞向餐廳,連接餐廳和沙灘的樓梯亦被摧毀。遊艇「停泊」在防波堤數月,一度成為西貢的「打卡景點」,其後被相關部門移走,並修復因遊艇而受損的防波堤。

西貢榕樹澳同樣飽經風霜,97家魚排受重創,傢私、電器全報廢,元氣大傷。一年後榕樹澳已完全回復原貌,一個個工整的魚排置於海上。

離島區:

塔門重現美麗的海岸線。(黃偉民攝)

塔門回復原貌 惟人流稀少

3米高巨浪撲向塔門,沿海房屋嚴重受損,海水腐蝕、捲走地基、大型傢俱及電器,房屋頓成危樓。一年過去,塔門大致回復正常,卻面臨遊客人流減少情況,有茶餐廳負責人稱:「我喺塔門做咗30年,從來未試過咁靜」。

(陳諾希攝)

吉澳:倒塌大樹壓屋頂 海水腐蝕掉樓房

去年九月超強颱風山竹襲港,狂風巨浪直撲吉澳,村民眼睜睜看著洪水湧入家園,頓成廢墟。沿海房屋被海水吞噬,傢具、家當捲進大海裡,天花板、廚房被瞬間捲走,電器殘骸散落四周。島上更一度停水停電,村民需要自行到村口打井水。事隔一年,曾經滿地泥濘、塌樹的大街小巷,變成乾淨企理的街道。不過,有房屋被沙石泥濘淹沒,有倒塌大樹壓破屋頂,有的樓房只剩下兩面牆,其餘被海水腐蝕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