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警截查起爭執 土瓜灣早產婦親述經過 男嬰情況好轉

撰文:朱雅霜 余睿菁
出版:更新:

「第一次見BB嗰時真係好慘,插住喉,手打針到瘀晒!」居住土瓜灣的42歲劉小姐,上周遇警方截查時發生爭執,其後頭暈送院,三日後兒子早產,至今仍留醫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保溫箱,幸周四(28日)終有好消息,兒子可拔除喉管自行呼吸。劉小姐親述事後經過,指控警員「查張身份證搞到我早產」、「仲鬧我死肥婆」,會向警察投訴課投訴。
警方發言人周四再就事件表示,已接獲相關投訴,警方十分重視保護婦孺,會繼續透過不同訓練提升各級警務人員的專業敏感度及溝通技巧,以同理心處理及調查案件。

劉小姐上周三(20日)在土瓜灣住所樓下遇警截查,其間發生爭執,不適送院,三日後早產,兒子留醫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保温箱。(余睿菁攝)

早產近兩個半月 體積如「兩斤幾嘅雞」

42歲的劉小姐周四(28日)接受《香港01》訪問,她憶述,上周三遇截查一事令她不適送院,當日醫生稱她受了刺激,可能會早產,為她打了三支安胎針,及至上周六凌晨作動,上午兒子呱呱落地,耳邊傳來細弱的喊聲,她則大量出血需要搶救,迷糊間聽到醫護人員說:「救命架,你唔好郁呀!」幸她最終大步攬過。翌日她第一次看望睡在保溫箱的兒子,「第一次見BB嗰時真係好慘,插住喉,手打針到瘀晒!周圍都咁瘀,周圍都係針孔。」她指,兒子僅七個月零兩日大,比起4月2日預產期,提早近兩個半月出生,體重只有1.45公斤,「收水」後目前僅1.39公斤,體形細如「兩斤幾嘅雞」。

劉小姐上周三(20日)在土瓜灣住所樓下遇警截查,其間發生爭執,不適送院,三日後早產,兒子留醫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保温箱。(余睿菁攝)

情況好轉 周四拔喉自行呼吸

劉小姐育有一名16歲的長女,女兒一直希望有弟弟或妹妹,但多年來劉小姐求而不得,直至去年迎來意外驚喜,「佢係上天畀我嘅禮物」。她一早準備不少「衫仔」,滿心喜歡靜待新生命的到來。現在再看預備好的衣物,都顯得呎吋過大,「佢好奀呀」。如今兒子仍留醫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保溫箱,幸周四已可以拔除喉管停用呼吸機,自行呼吸,但仍未知何時出院,其器官成長、身體情況仍待觀察。劉小姐目前最大的心願,是盼兒子「快啲可以出院返嚟(回家),健康出院!」

↓↓↓劉小姐遇警截查起執片段截圖↓↓↓

+5

劉小姐反駁警方指她不出示身份證明文件。她稱,本月20日,她如常外出散步,剛落樓便遇警方截查,她隨即配合出示身份證,但其後有警員指示她與三、四名街坊站在一起,她為保持社交距離,向警員表示「我依家大肚,我可唔可以唔行過去?」惟警員暴躁回應「唔得,一定要行,我要搜你身。」又指她不交出身份證,其後遭最少三名警員圍罵並遭拉扯,「佢攞咗(身份證),仲鬧我死肥婆」、「就算唔知(已取身份證),都唔可以鬧我死肥婆,叫小姐、太太都得,是但一句,你唔好叫我死肥婆嘛!」

劉小姐其後感到頭暈不適,被反鎖雙手後自然坐下,「我覺得唔舒服,又驚又腳軟,坐抵咗喺度」,警員又指她扮大肚「話我個肚喺假」,她不適要求看召救護車,初時被刁難:「我要求call白車,佢一開始唔畀我,要捉我入去警車。」其後劉小姐的胞姊到場,與街坊一同證她確實懷孕,她隨後被安排送院治理。

劉小姐指,永耀街一帶治安較差,她一向認同警員巡查,以往亦數次遇截,並配合出示身份證,「警察係執法者,查身份證我點會唔畀佢?係態度問題」。她指事件令她感到現在市民及警察的關係不對等,「查張身份證搞到我早產」,她會向警察投訴課投訴,日後視乎兒子身體情況,作進一步追討。

警方發言人周四就事件表示,警方留意到公眾對事件的關注,並已接獲相關投訴,會按既定程序不偏不倚、公平公正處理。警方十分重視保護婦孺,會繼續透過不同訓練提升各級警務人員的專業敏感度及溝通技巧,以同理心處理及調查案件。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