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ing Holiday】澳洲1年似受洗 攝影師興趣變事業:乜都去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死亡到來時,有人認為人生中的喜與悲會倒帶上演一次。按下「播放」鍵,準備好迎接一幕幕難忘畫面,才發現「吓,我餅帶冇嘢睇。」鄭皓霖(Raven)為免成事實,5年前決定放棄當時工作,用1年到澳洲working holiday,誰料到這1年竟改變了他的人生。

鄭皓霖愛好攝影,在working holiday走訪不同地方,亦不忙用照片記錄。(受訪者提供)

執着「世界末日」的傳言,29歲的鄭皓霖(Raven)不想生命結束時,腦海倒帶播放的是如其他人一樣的方程式:讀書、工作、結婚、生子、買樓,「我覺得人生就好像玩俄羅斯輪盤,這一刻不會知下一刻是怎樣。」眼前一頭紅色攣髮的Raven,穿着背心拖鞋,在整個訪問裏吱吱喳喳,不時大放笑彈,如此形象,難以想像他以前是修讀物流,並曾在圖書館擔任副館長一職。

鄭皓霖曾把自己的作品製成明信片在街頭賣。(受訪者提供)

辭職動力 全因圖書館個鐘

悶,是他用不上一秒,便吐出口來形容在圖書館工作的日子。每天硬性2小時坐在櫃檯幫人借書還書,又因該圖書館主要是收藏醫科參考書籍,所以很多時也門可羅雀,他挑皮笑指那段時間是在「練功」,「收心養性打坐,(裝著問人)施主借書呀?」。

現在的他如此笑着說,但當時其實不然。圖書館安靜得連鐘擺的聲音亦可聽得清楚,滴嗒、滴嗒、滴嗒,而且工作時不准看電腦也不准交談,就像王家衛的電影一樣,兩眼定睛在牆上的吊鐘,聽着每一秒一下的滴嗒聲,度日如年。「我真的是看着時間在流走,就想起以前讀過殷海光的《人生的意義》,問自己正在做什麼。」他說。

這樣乏味的生活維持了一年多,Raven笑言再做下去會黐線。「這樣是賺到錢,但卻不是我想要的東西。」轉工?放假?他坦白說,這都不是他那時想要的東西,他想要的是「趁後生看多一點」,小時候嚮往日本電視節目《電波少年》,在異地打工籌旅費的生活方式,但大學時因要照顧婆婆而錯失交流機會,所以用working holiday出走1年便正合他的心意。碰巧當時有謠傳2012年12月21日將是世界末日,當時24歲的他急不及待,連約滿2年的酬金都放棄,留下家人、當時的女朋友與工作在香港,在2012年7月隻身帶着2萬6千港幣去到悉尼,希望用「僅餘」的時間來體驗生活。「哇!一陣馬雅文明真係講中咁點呀?」他咯咯笑說。

當黑工慘瞓「柴房」 但總好過日日睇港劇

迷信,繼以衝動辭職,率性而行令他在澳洲發掘到改寫人生的12個月。初到貴境,人生路不熟,Raven便在越南人的農場當黑工割菜,本與老闆協議每周工作6天半,包食包住,每星期工資700澳元,但後來老闆四處挑剔,壓價至每周350澳元,加上居住的房間不甚好,Raven工作三天後便動身離開。「間房一隻窗都無,差在無禾桿草,如果唔係同柴房無分別。」不鼓吹黑工,但Raven認為在未有工作之際亦可一試,用來「騎牛搵馬」,「黑工是妥協,令自己在未有其他工作時,支出唔會咁勁,但唔suppose你過去只係做廚房幫工。」

擺脫黑工,他走到悉尼歌劇院、墨爾本水族館當攝影師幫遊客拍照,與亞洲人同一屋簷,與澳洲人為同事。平時下班後便到海濱逛逛,周末就到新認識的朋友家中開派對。他也不介意自己的英語水平,笑言只需手握Google Translate,朋友便是這樣認識過來,「喝喝vodka就熟了,再喝喝啤酒又變得很熟,最重要是保持開放的心態。」然而,身處在5,686公里以外的澳洲,他亦聽說過有人會把香港的生活模式「copy and paste」過來:煲劇,看Facebook,生活沒兩樣。Raven認為,若working holiday的旅程是這樣度過,就是沒有真正去體驗過外地的生活,「每日放工煮完飯,就開mytv suffer(他如此戲稱無綫電視推出的應用程式)來看,又或者開個app收看香港的劇集,那你過去澳洲也沒用,因為只是在南半球做着在香港做的事。」

鄭皓霖在回港後開創自己的攝影事業,由於有不少旅行社招手與他合作,他現不時都會到不同的地方拍攝。(受訪者提供)

澳洲習慣什麼都試 回港大膽轉行做攝影

要突破自己,他從一個城市走到另一城市。在第7個月,他從墨爾本走到南澳,打算投靠在番茄工場工作的朋友,那時朋友升為經理,Raven想拉拉關係大概就能做個園丁。怎料,他來到時,採番茄的季節過了,其他工作亦沒有回音,眼見周末有人到市集賣藝,雜技、人像素描、賣畫,但他沒有出眾的技能,除了攝影。情急生智,他便把自己在澳洲拍下的沿途風光印成明信片,在市集內高價出售,結果在1個月內竟成功儲到一筆錢。他便決定放自己假期,走到紐西蘭,誤打誤撞參加了2013年由澳洲旅遊局主辦的「絕世筍工」,希望成為北領地內陸冒險家,憑着他出色的攝影技術,在30萬名應徵者中脫穎而出,入選至最後25強。雖然他最後沒被選中,但打開了一扇窗,他要開創自己的攝影事業。

記者問要走攝影路,是否因為自己能賣明信片為生,又成功入圍「筍工」,「不!」,Raven回答,「係這年累積嘅所有事。」他解釋那一年他走出了自己的舒適圈,實踐多個第一次:不諳水性但亦會玩水、見劇院工作、賣自己的明信片、參加筍工、去摘菜,「在那年試過很多新鮮的事情,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想嘗試很多事,這逐漸令自己變得open,覺得沒什麼是不可能。」他甚至形容這一年令他「脫胎換骨、受洗一樣」,從前雖然知道自己攝影的潛質,但一向只視為興趣,如今打算用來「搵飯食」,「(回港後)覺得就嘗試一下吧,若不行便『打返份牛工』」。

曾經,Raven找到離開安定的理由,出發前往去澳洲體驗working holiday的生活;1年後,他抱着同樣的心態,從零開始,透過朋友轉介工作,逐步建立自己的攝影公司。4年過去,他曾出過書,也試過站在講台上分享種種,攝影工作也愈做愈忙,現時主要做婚禮及旅遊攝影,從籌劃、攝影到後製與營運,全部自己一腳踢,忙得停不了手。訪問當日,他剛從台灣回來數天,早前又到過日本工作,但翌日又要出發前往冰島看冰川。「我想,去過working holiday的人在那段時間會習慣什麼都嘗試,就會養成一個『去試』的習慣,不理成敗得失,只享受當中的過程。」

即入懶人包,了解申請各國工作假期計劃須知 (按此進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