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聽女生】姊患情緒病 決心頂手開食店:我做廚佢落單相輔相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雖一直致力建立共融社會,但除了重視建共融設施上,對市民的思想教育亦是重要一環。然而事實上,還有很多思想守舊固執的人抱有殘疾歧視的觀念,非常不智。餐廳小蜜蜂美味屋的老闆阿容,自小便因感音神經受損導致弱聽,以往曾試過多次面試,但僱主一知道她聽不到東西便全無下文,加上她在打工時亦曾被無故針對,令她十分氣餒。

但阿容為人樂觀又有韌力,2017年時,她決定克服障礙並與情緒病康復的二家姐開餐廳。雖餐廳已在去年年末結業,但這個創業過程卻讓阿容更確定自己的路向和興趣,並希望日後再物色新舖,以廚藝再會各支持他們一路走過的人。

攝影:霍芷晴

阿容包辦餐廳廚房的所有工作。

餐廳小蜜蜂美味屋位於紅磡蕪湖街的其中一條小巷,舖面大約二百呎,賣的是多國菜,其中泰國菜式乃阿容的拿手小菜,不過堂食座位只有8個,人流亦不算多。採訪當晚,阿容讓記者試食了紅咖喱雞及青咖喱牛,感覺上比在外吃到的泰國菜少味精,肉質又嫩滑,製作十分出色。

她還介紹了一杯「小蜜蜂特飲」,由氈酒混合七喜、青檸汁及青瓜組成,特點是:很大杯!喜歡與朋友小酌怡情的阿容說:「坊間喝到的酒通常又貴又細杯,我希望大家可以喝得盡興開心,所以設計得比平時大杯及價錢相宜,一杯只是售$48,好味嗎?」

私家偵探常嘗劣食成契機

阿容今年47歲,有6兄弟姊妹,但不幸地,她於小時候一次發燒而導致弱聽,使她現在的右邊耳是嚴重弱聽,左耳則只可聽到90分貝以上的聲音,不過她平時會戴上助聽器,說話清晰,反應快捷,其實與大家並沒有分別。

阿容曾做過很多工作,如售貨員、夜班樓面、夜總會打碟及私家偵探,由於以往曾經歷過找不到工作的氣餒日子,所以她很珍惜不同的工作機會。而激發起她從事飲食業的原因有二,她說:「其中一個是當私家偵探時,我需要周圍去,工作去到邊就食到邊,那時我才發現很多地方的食店都又貴又難食!要找一間價錢相宜、好味又健康的食店,原來真的很難。於是就有了鑽研廚藝的決心。」

阿容用了近10年來鍛鍊自己的廚藝。

多國菜樣樣精 健康食物的啟發

當問及阿容喜歡煮什麼菜式,她笑言自己很喜歡吃,「中西餐都會煮,最主要看看當天街市有什麼新鮮。」這幾年間,她輾轉在姐夫的餐廳及朋友在荷蘭的餐館學習泰國菜和印尼菜,「我去年開小蜜蜂前,還去了印尼的餐廳交流廚藝呢!」

而在學藝的期間,帶給阿容最大的啟發是那次去荷蘭的經歷,「那時我的朋友患有末期癌症,所以我特地過去幾個月,為煮飯給她吃。原本她以為自己已到盡頭,但因為我煮了很多她喜歡吃的中餐,讓她吃到家鄉味道,她食得開心,所以心境上的改變令她再次站起來,多撐了半年。雖然我煮的只是普通的瓜瓜菜菜和魚,但這事令我鞏固了對飲食有所追求的信念。」阿容指這些經歷都令她成長,學習面對和做得更好。

2012年時,她就開始在不同的餐廳及cafe打工。「在廚房工作期間,我學到更多餐廳運作、營運、食材配搭及人事管理的技巧,對於日後獨力經營一間餐廳確實有很大的幫助。」

阿容經營小蜜蜂餐廳,全都需要親力親為:﹙按圖了解﹚

阿容每天都會到就近的紅磡街市買新鮮的食材。

+5
+4
+3

想幫聾人及情緒病患康復者

提及為什麼去年會開小蜜蜂美味屋,阿容瞬間認真起來,說出立心創業的另一個原因。「二家姐當時剛剛從情緒病康復,看到她由以前是運動型、很好動的女子,到吃藥後變得行動緩慢,其實真的很心痛。因為能力上的問題,她在外很難找工作,就算有人請都很快被炒,我覺得自己作為家人,一定要去支持她,若家人都不互相幫助的話,社會又能幫到什麼?」所以一知道朋友租的舖完租約,她便立下決心要租來開餐廳。

沿用朋友的裝修和餐廳名,小蜜蜂美味屋於上年開業。二人會分工合作,阿容負責廚房煮食工作,二家姐則負責水吧、送餐和傳菜,阿容指,雖然開舖與打工很不同,事無大小都得親力親為,但她與家姐都做得很投入,「什麼都要做,除了下廚外,洗廁所、買餸、執枱及叫貨都得做。但我覺得與家姐配合得很好,我聽不到時,她可以替我處理,她做不到的,我又可以替她解決,我希望日後有機會可以幫多一點聾人和情緒病康復者,因為我們的工作是可以相輔相成的。」

阿容擅長料理泰國菜,希望再有機會嘗試:﹙按圖了解﹚

青咖喱牛。

+9
+8
+7

位置人流成結業主因

雖然客人以街坊及附近舖頭為主,但人流及客源是他們面對的最大困難。阿容指,舖頭的位置不好,在橫街中很少人會經過,人流自然不多,加上她們沒有多餘錢去宣傳,只試過派傳單,但成效不大,「而餐廳堂座只有8個位,遇有多人時,我們就在舖外加枱,冬天凍,夏天熱,落雨更加會沒生意。」阿容亦坦言,經營這一年其實一直蝕錢,所以去年年尾租約完結後就不再續租了。

小蜜蜂美味屋的最後營業天,不少街坊及阿容的朋友都來作最後支持。後會有期。

雖然可惜,但阿容覺得這一年讓她認清了自己的目標,「我會再做回廚房工作,雖然有點擔心二家姐的去向,但我會陪她一起度過。期間,我會物色新的舖位,希望經歷過這次的經驗後,下次會做得更加好。」採訪到了小蜜蜂美味屋最後營業的一天,看到一些熟客前來與阿容送行,場面十分溫馨。阿容一直都沒有讓弱聽作為不成功的當藉口,樂觀的她反而努力讓生活和工作都充實,勇於做自己想做的事,相信很快後會有期。

後記:有一隻耳仔在身邊

採訪當日,記者跟阿容一起到街市買餸,預備當天的晚市。半路中途,阿容突然說,不知道雪櫃還有沒有炸菜:「還好這次有你這隻耳仔在身邊,你替我打回舖頭問一問吧!」阿容說平時是一來一回用WhatsApp文字對答,有時姐姐又未能時刻看電話,需時甚久。

如此簡單的事,卻令記者有點體會:這些我們平時覺得普通及簡單做到的事,其實對弱聽人士或聾人來說,都是不太方便的事,很多生活的細節,他們都要比一般人花更多力量去完成,然而,他們的工作能力其實不比大家差,有可能更加厲害,但他們只是需要一點點幫忙去激發,為什麼社會就不能多一點包容與幫助?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
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