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職場】觀眾糖黐豆 倍感寂寞凍 戲院經理:親友聚會總缺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農曆新年及情人節都是戲院的旺季,尤其新年期間很多商舖都休假,無所事事去看場戲成為家人及情侶們的消閒好活動。但當戲院員工的,看到觀眾一家大細、一對對情侶、樂也融融的前來,但自己卻要忙於帶位、掃地、賣爆谷、處理客人紛爭等,會頓感孤獨又可憐嗎?

助理戲院經理的William和戲院經理Kennie,分別在UA戲院工作了18個月及18年,一個不習慣喜樂相對下的孤單感,一個則享受假期上班的樂趣,若然是一樣得在節日假期上班的你,又會以怎樣的心態應對呢?

大時大節,看場戲是不少港人的消閒活動。﹙高仲明攝﹚

記者自身的工作時間都不太穩定,試過公眾假期上班,亦試過年三十晚追訪年宵攤檔營業實況到凌晨,所以對於William指初初不習慣大時大節上班,實在深表認同。然而,如Kennie一樣學習調節心態,享受閒日的補假的寧靜,在紅日上班似乎又未見太難受。能否令自己上班開心,其實都很取決於自己的思考方式。不妨看看二人的分享,思考一下在假期上班的喜與憂。

CASE 1:別人歡樂 獨自落寞

「街裡愛人一對對,互送鮮花千杯不醉」,每在新年及情人節等普世歡騰的喜慶節日裏,大家總是三五成群或糖黐豆般開心甜蜜去看套電影,但對在戲院工作的職員來說,這些日子卻是全年內最忙碌的時段。

當問及助理戲院經理William,看到客人幸福滿滿結伴看電影的光景,會否感到孤單寂寞凍,他笑說:「尤其聖誕節、新年及情人節,全中!初初真的覺得很不習慣,看到大家很開心看電影,自己卻返工返得如此辛苦,加上很多時與家人和朋友的聚會都去不到,他們因而有少許微言。我亦因為常常缺席大時大節的聚會而感到壓力。」

William對這種反差感的想法﹙按圖了解﹚:

Wiliiam指初初在UA工作,常常在假日都需要返工,因而出席不了很多家人和朋友的聚會。﹙高仲明攝﹚

改變心態 學習戲院營運

因漸感壓力,所以William指自己曾考慮過是否適合加入這行,亦有想過轉工。然而今年28歲的他,在外國修讀電影研究科目時,已明白自己非常喜歡看電影,所以一直都想從事與電影相關的工作,這個熱誠助他度過不少困難關口,「我一年多前加入UA的營運管理培訓生計劃,由院務工作開始做起,包括開場、散場、清潔、小賣部等工作,到管理層的工作如人手安排、營運工作、票務優惠條款知識等事項等都要清楚。營運一間戲院,我需要學習的事還有很多,所以打消了轉工的念頭。」他向家人解釋後,並在放假時多抽時間陪伴他們,亦漸漸得到諒解。

William自己的心態亦有一點調節,「我們採用輪班的工作時間,慢慢習慣節日返工後,覺得閒日放假其實都很不錯,因為比較少人,整個人都會輕鬆點。」他希望日後都能在戲院這一行業發展,「我覺得這行很有挑戰性,最近公司某些院線增設了視障及聽障人士使用的觀影設施,有些電影更有口述影像服務,我對此很有興趣,公司更支持我去學習口述影像。自己可以學習新技能之餘,希望日後可以協助客人有更好的觀影感受。」

CASE 2:街上人少 壓力少

與William不同,已有18年戲院工作經驗的Kennie表示,在大時大節上班實在不是一個問題,她笑說:「正呀!有那麼多人陪我一齊返工,其實會做得很開心!」身為經理的她,在這些節日旺季都會親自與同事在前線工作,如賣飛、帶位及處理客人問題,「與大家一同並肩作戰的感覺很好。」但當問到另一半及家人會否因她節日要上班而不習慣時,Kennie說:「家人及另一半都會體諒,雖節日要返工,但都會放工的,那麼抽上午或晚上的時間陪伴對方便可。」

Kennie坦言她很怕公眾假期時,街上處處都是人海的情況,「放假的銅鑼灣的很多人!但當放閒日或放節日補假時,整條街道的人都比較少,心情沒那麼繃緊。而且我有打拳的習慣,當閒日放假時,我會預約下午的課堂,學員比平時晚上課堂少,教練對學員的教學都會更集中!」她亦笑說,在假日上班時完全沒有孤獨的感覺,甚至還樂在其中,「因為去旅行更可以不用旺季去呢!」

Kennie給人樂觀的感受,應變力高,所以她覺得於節日上班很有挑戰性。﹙高仲明攝﹚

趣事為工作增添樂趣

Kennie平日的工作包括分配帶位、賣票及小食部的人手、處理放映及客人問題等,她說放映其間曾試過突然因機件故障而播不到片,「試過有聲音但沒畫面,我收到同事通知後,就會立即到院內向觀眾解釋,同時與放映室同事了解狀況,再向觀眾交待進展。回復正常就最好,若不,則會安排退票。」但Kennie指最難處理是客人間的紛爭,「我首先會找兩個男同事陪同,然後再入院內,將發生事端的兩方客人分開並帶離戲院,有時客人會激動得主動報警,我們則會通知商場職員協助處理,叫客人冷靜之餘,其實我們都需要保持冷靜。」

Kennie表示上述的情況比較考應變能力,但工作上亦有不少趣事,如早前有在戲院工作的台灣網民日前在Dcard討論區發文,指上班時曾遇到不同的客人買飛時亂講戲名,Kennie對此即表認同,她笑說:「笑點真的要高一點,有時要忍着笑。試過有客人將《五個小孩的校長》說成《五個校長的小孩》;又試過將《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說成要看《哈利波特》;亦有些客人只會說出演員的名字,如要看甄子丹那套。所以我們要對上映中的電影很熟識,包括演員及大綱。」

對於日後的發展,Kennie希望可以帶領同事一同開心工作,「同時令戲院營運更暢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