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獨居女生過美好生活 85後女攝影師揭秘:獨居非逼不得已

撰文:一条
出版:更新:

2016年,85後攝影師戴顯婧因為一段感情的結束,開始了長達4年的獨居生活,並創作了《她在家》系列。她獨自帶著相機,走進了獨居女孩們的家中拍照,並客觀記錄了她們當下生活的狀態。至今,已經拍攝過30多位。被拍攝者,大多是30+的女性,年齡最大的47歲。既有單身獨居的女生,也有已婚已孕的、有伴侶獨居的。戴顯婧覺得,女性的家比男性的更豐富,它藏著一個人的隱私、癖好,和所有的秘密。

近日,《奇葩說》中關於:「我是獨立女性,該不該收彩禮」的辯題,再此引發大眾關於女性話題的熱議:獨立的定義,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一個女性要獨立,就需要付出比男性更多的東西去證明?戴顯婧說:「選擇獨居的女性越來越多,這已經不僅僅是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獨居精神。只要不把性、愛和佔有全部交織在一起,女性,就能更加篤定。」

已孕獨居的女孩:眼神從迷茫到篤定

自述:戴顯婧 編輯:張翔宇(一条) 責編:鄧凱蕾(一条)

我現在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業餘時間進行攝影,已經快10年了。2016年,由於一段感情的結束,我在上海獨居過很長一段時間。後來因為工作變動,搬遷到了北京,至今已經獨居生活四年了。原來總是和別人一起住,很喜歡交流,突然開始獨居是非常不適應的。於是,我試圖從周圍女性的身上了解她們的經歷,找到女性之間的共鳴是什麼。我開始拿著相機,走進了不同女性的家裏,為每個人拍攝一張肖像。《她在家》這個項目,最初就是我對自己的一種探索。

剛開始的拍攝對象,是直接找的身邊的朋友。因為熟悉,共鳴感也更大……

點圖了解更多戴顯婧第一個拍攝對象Agnes Shen:

30+女性面臨的困境

啟動這個項目的時候,我快30歲了。當時令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一次看病的經歷。一位中醫拿到病例後,直接問了我這樣的問題:你都30歲了,結婚了嗎?為什麼還沒有結婚?……我感到很驚訝,似乎一個毫無關係的陌生人,都開始用年齡定義我。所以最初我給這個項目起名,叫《30歲的波動》,陸陸續續地在拍。慢慢的,開始從朋友擴展到了更大的群體。一些人也會主動發郵件給我,想被拍攝。目前,陌生女孩的拍攝比例在30%~40%。我拍攝的大部分女性,年齡都是30+的,最年長的是47歲。

我其實沒有刻意限制年齡,也不想去消費30歲這個年齡節點。但這個群體的女性,確實正在直面一些不可規避的現實問題:我是否要選擇步入婚姻?是否要生育?是否要迎合父母對我的客觀期待?周圍的人是如何理解我的……

《她在家》項目背後的意義(點圖放大閱讀):

40+面臨男友出軌,她在學生公寓獨居

拍攝的女性中,單身獨居的佔比是最大的。這個女孩叫June,81年出生。她是潮汕人,當地的傳統觀念很重。因為沒有結婚,她曾被看做是一個不正常的女生。離開老家後,她終於不用靠拼命掙錢、相親,向別人證明自己了。在此之前,她長期處於一段親密關係中。她和男朋友雖然沒有領結婚證,但兩人一起創業、一起生活,在June看來,是非常信任的生活夥伴。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發現了男朋友長期出軌的證據。她開始質疑自己在他眼裏,或許僅僅是一個幫他分擔生活壓力的人。June沒有第一時間提出分手,而是獨自承受了很長時間。那段時間,她不願意和別人見面、交流,把之前沒看過的書,全部看完了,算是給了自己一個冷靜期。

男朋友長期出軌 點圖了解更多June的故事:

帶著孩子獨居,和丈夫嘗試開放式的婚姻關係

非單身獨居,是指女生有伴侶,但雙方沒有住在一起。這些獨居女孩,大多對自己的生活有一定的標準或要求。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陳元元,她是一位表演老師,是一個朋友推薦給我的。初次見面,她穿了一件淺色的上衣,短髮,也沒有化妝。她居住的房子是朝南的,採光非常好,陳元元已經在這裏住了近20年了。即便生了孩子,也沒有更換新住所。

點圖了解更多陳元元的開放式婚姻關係:

拍攝完陳元元之後,我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需求,婚姻關係不一定是非此即彼的。如果你能誠實地面對自己,還能找到一個和你保持底線相似的人,是挺幸福的。

大眾都誤解了獨居這件事

現在,獨居生活的人變得越來越多,已經演變成一種社會現象。我拍了這麼多的獨居女孩,大部分人選擇獨居的原因,是她們當下沒有結婚,又不想合租,或者對另一半有明確的要求。

這個女孩叫陳婧雯,34歲。她身材非常好,個子也很高,從小到大都很有異性緣,她一直想要進入結婚,卻堅持寧缺毋濫的態度。

更多《她在家》獨居女生的故事和照片(點圖放大瀏覽):

+1

《她在家》陸陸續續發佈在一些平台之後,我收到了很多反饋,其中有一條評論很直接:結婚率都這麼低了,你還在鼓勵女性獨居?我覺得大眾都誤解了獨居這件事,認為這是一種不得已的選擇,比如經濟條件不允許,或者是你不合群,無法和他人長期相處……拍攝了這麼多的女孩,我發現很多人是享受獨居的,因為她們對親密關係和愛的需求,沒有急切的渴望,這與每個人的原生家庭有關。

把性、愛和慾望分開,女性的篤定感更強

床,是所有照片中都會出現的一個物件。它很私密,讓你充滿了想像。一進入陳元元的家裏,我就看到臥室大床的旁邊,擺放著一個小床,還有兩個大小不一的被褥。我便知道,她晚上會陪伴孩子一起休息。

拍照的時候,我想體現這種關係。我讓她坐在床上,一邊喝茶一邊和我聊天。她沒有看鏡頭,有點皺眉,側著頭低下去,影像裏保留了小床的被褥,好像在和世界抗爭的狀態:

我遇到過很多感情上暫時被困的女生,我覺得,當女性不再把性、愛、慾望和佔有,全部交織在一起的時候,她的篤定感是更強的,也更能自洽。

女性獨居,不僅是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獨居精神

平時一個人在家,我會看看書、練練瑜伽,或者打理一下植物。《她在家》這個項目,陸陸續續持續4年了,都是我利用周末時間拍攝的,已經變成了我可以持續投入時間和精力的事情。影像上,每個人都沒有極致的痛、極致的笑,看上去是非常平靜的狀態。無論她當下是幸福的、還是痛苦的,我只把自己當作一個記錄者。

我看到了越來越多不同年齡,和不同身份的女性背後的東西。獨居,它不僅僅是一種生活狀態,更是一種獨居精神,它意味著不依賴。30+的女性,這個群體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不再為了父母勉強自己。在我看來,這是一種巨大的進步。

接下來,我希望能拍攝到更多年齡段的人,比如90後、95後,甚至是母女。拍完每一個女生之後,我們都會回到自己的生活軌道中。你也偶爾能通過朋友圈,了解她當下的生活狀態。但能讓一些正在獨居的,甚至想要獨居的女性,正視自己內心的需求、身體的模樣,覺得自己不再孤單,就是非常值得的。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