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6年環遊世界 女攝影師狂影2000美女出影集:美定義不止一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羅馬尼亞攝影師Mihaela Noroc今年34歲了,她從6年前開始環遊世界, 為世界各地的女性拍照, 至今已去過70個國家,拍攝了2000個美女肖像,幾年來被CNN、福布斯等知名媒體報導。2019年,她整理了其中500個女性的故事, 出版了一本書——《美之地圖》,並被翻譯「對於女性的外表,我們應該持有更開放的態度,美的定義絕不是只有一種。」

羅馬尼亞攝影師Mihaela Noroc。(一条授權使用)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去年Mihaela懷孕了,孩子出生後,她帶著寶寶一起周遊世界拍攝,併計劃延續這樣的生活方式至少3年。她只有幾件衣服,一個行李箱。幾天前,一条通過Skype和Mihaela聊了聊更多她拍攝背後的人生故事。「我不需要多餘的錢,只要能支撐我的項目就足夠了,我永遠不會停下探索的腳步。」

自述:Mihaela Noroc 編輯:張銳嘉(一条)

我是一名羅馬尼亞的攝影師和旅行家。過去6年的時間裡,我幾乎環遊世界,去到世界的70多個國家,去過了巴西貧民窟、阿富汗偏遠地區、伊朗清真寺、伊拉克、朝鮮、亞馬遜雨林、巴黎高檔生活區等等,拍攝了2000多名世界各國的女性,她們的年齡在3歲到100歲不等。

最近我把這些照片組成了一本合集作為書出版了,叫作《美之地圖》(The Atlas of Beauty)。

我做這個項目的初衷,是想傳遞一個信息:對於女性的外表,我們應該持有更開放的態度,美的定義絕不只一種。(一条授權使用)

在當今的媒體上,我們看到的大部分美女都是同一種類型的:20多歲年輕的女性,皮膚白皙,長頭髮,嘴唇微張,這是人們對美的刻板印象。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中搜索「美女」,你會發現大部分出來的照片,也都是性感撩人的穿著和形象。

我做這個項目的初衷,是想傳遞一個信息:對於女性的外表,我們應該持有更開放的態度,美的定義絕不只一種。

你走在街上看到一個母親抱著她的孩子,這是純淨的美;你看到一個被截肢的年輕女性仍舊積極生活,這是樂觀的美;你看到96歲滿臉皺紋的奶奶還在村落中辛勤勞動,這是慈祥的美。

打破傳統審美觀 Mihaela Noroc鏡頭下的美麗女性(點圖放大瀏覽)↓↓↓

+24
+24
+24

6年前,我去埃塞俄比亞度假時拍下了這個系列的第一張照片。

飛機落地後,我立馬被埃塞俄比亞的女性深深吸引。她們有些生活在原始部落中,赤裸是日常狀態;有些住在相對保守的地區,會用頭巾遮住頭部;也有在大城市中的女性,過著現代的生活。

同一個國家就能有這麼多種多樣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是我之前的生活中聞所未聞的。她們有些人在很艱難的條件下掙扎生存,還要承受著當地對女性的歧視。但她們在我眼裡是閃耀的,有尊嚴,有力量,是最美的女性。

去埃塞俄比亞的旅行完全打開了我的眼界,後來我回想,這應該就是我在旅行中開始這個攝影項目的原因。

我一旦踏出家門,就會在外面待5、6個月,去不同的洲和國家,最長一次是15個月,是從亞洲直接去了歐洲。

我第一次來中國是在2013年,第二次大概是2015年。因為簽證原因,每次我只能待30天。我去了上海、北京、廣州、成都、西藏。中國整體的國家建設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因為走到哪裡都那麼繁華,大城市裡隔兩步就是一個商場,每個人都充滿活力。

我會說5種語言,但哪怕是這樣,在一些地方語言仍舊成為我拍攝和溝通的障礙。在中國,我隨身拿一張紙,麻煩一個會英語的路人幫我翻譯我在做什麼、想拍什麼,有時候手機軟件的翻譯功能也很管用,再搭配上之前拍過的攝影作品和一些視頻。我還下載了微信,我會直接跟她們互加好友。

中國的女性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熱情。在別的國家,被拒絕是常事,但中國的女性很樂於接受我的拍攝。

Mihaela一旦踏出家門,就會在外面待5、6個月,去不同的洲和國家。(一条授權使用)

我的青少年時期正值上世紀九十年代,東歐經歷巨變,出現了嚴重的失業和貧困危機。我家也難以倖免,四處漂泊,幾乎每年都會搬家到新的地方。我也被送到新的學校,不得不盡快適應新環境和認識新朋友。那時的我,每每離開舊朋友結識新朋友,搬出舊公寓搬進新公寓,總是非常痛苦。直到多年以後,我才意識到這段經歷鍛煉了我適應各種新環境的能力。

在開始拍攝這個項目之前我在電視行業工作,也學過一段時間攝影,很多技術上的問題我是從網上自學的,我很相信「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Mihaela的旅行裝備。(一条授權使用)

資金確實是個比較複雜的問題,去全世界旅行聽起來就是個昂貴的項目。第一年是用我自己的積蓄維持的。第二年開始,我在網上開始進行眾籌,業餘時間也會做一些講座。

很早之前「美之地圖」只是一個很小的個人項目,但感謝社交媒體,讓它在全世界得以傳播。我挺意外的,突然間我意識到數百萬人看到了我的照片,我現在的信箱裡還留著全世界各地人寫給我的信。

很多拍攝者最初會拒絕我的請求,大部分是因為對自己不自信,又很害羞,或者提出在拍攝前應該好好打扮一番。她們後來關注了我的社交媒體、看到我發的推文和照片以及大眾的評論和讚揚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有多特別。她們只是需要被更多一些人肯定,才意識到自己的美。

Mihaela和女兒Natalia。(一条授權使用)

去年我懷孕了,我現在一直跟我丈夫在一起,有時候仍然獨自去旅行。懷孕並沒有改變我的旅行和拍攝方式,但唯一改變的是,我對母親這個話題更敏感了,也刻意去跟更多已經成為母親的女人交談,看世界各地的母親是如何處理不同的問題。女兒Natalia出生之後,我想把她一直帶在身邊,哪怕是未來的旅行。

我是個極簡主義者,我只有很少的衣服,我孩子的衣服也很少,幾件換洗的衣物,幾個玩具,就構成我們全部的行李了。我們是永遠在路上的人,就像游牧民一樣。這樣的生活方式很少有人在堅持,但也是有意思的。

我喜歡接受挑戰,接下來我想繼續這個項目至少3年。3年之後我會怎樣,我不知道。但我永遠不會停止探索的腳步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