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單名媛】讀書不如嫁得好 歷代女子爭上流奇招盡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最早一部解字書《爾雅》曾說「美女為媛」,因此出身名門望族的大家閨秀又有「名媛」的稱號。可是隨著近代資本主義的都市發展,「名媛」卻被賦予新義,揶揄那些冒充家當,設法躋身上流社會,盼嫁個富二代來改變社經地位的平民女子。最近內地爆出「拼單名媛」的熱話,充大頭的炫富現象再引起大家討論,這次便為大家談談在中國歷史上,這段平民女子躋身上流的血淚史。

內地電視劇《三十而已》,被指折射當代上海年青一代的病態消費觀。(電視劇照)

在古代,人的角色與稱呼比較嚴格,女性的名稱亦按身份而有多種稱呼。有點姿色的女子在皇宮可以做后、妃、嬪、媛,或在官僚府上做姬和妾。大約在漢魏時代,後宮才出現「九嬪」制度,「媛」成為後宮階級的稱呼,如「昭媛」、「修媛」等稱號。而在世俗社會中,雖然人皆好美,但社會嚴守儒家的婦女四德─「德容言功」,強調女性的品德重於美貌,美貌的女子會稱為「姝」,而那些以美色來營生賺錢的女子,則被人以妓和娼來稱呼。

不同於當代,古時娼妓有極高的入行門檻,姿色以外也考才藝,女子要能文能詩,書畫歌舞皆精,容貌美絕才有機會投身娼妓行業。妓館等煙花之地成為官僚文化階級應酬社交重要場所,由於古代男女之防甚嚴,自由戀愛並非主流,所以常有娼妓成為士紳文人傾慕對象,士子為之折腰的逸話。在唐代社會觀念比較開放,文人經常與娼妓狎遊野玩而不以為恥,李白、杜甫、元稹、白居易等大詩人更經常流連秦樓楚館,為相好的妓女寫艷詩,以博紅顏歡心。例如在白居易傳世的詩作中,有名有姓的妓女便有十多人,他更是貪新厭舊,大約十年內便換了三批家妓,據說他和好友元稹經常光顧同一名相熟的妓女,還經常把妓女帶出館外遊玩,最長歷時一個月之多。

做女道士自我營銷

唐代是一個華夷文化交融,社會極為開放的時代,女性地位比較高,亦較宋代以後積極進取。當時長得漂亮的平民女子為了要出人頭地,會流連道觀或助養士人投考科舉,為求他日公子取得功名來給自己贖身。唐代不少美女會去道觀當女道士,因為當時文人雅士和達官貴人常往道觀參拜,道觀成為重要上流社交場所。例如著名的女道士魚玄機,她上交公卿,又與文人來往,有次遇到一個比她年輕貌美的侍女搶過她風頭,魚玄機便把侍女殺掉,後來被人發現,最終被京兆尹溫璋以此案處死,臨終前留下名言詩句:「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

以魚玄機為主角的電影《唐朝豪放女》劇照。(網上圖片)

唐代著名傳奇故事《鶯鶯傳》、《李娃傳》和《霍小玉傳》,更是女子為郎君拋棄的故事典型。這幾個故事都講述了才子佳人始亂終棄的愛情悲劇,三個故事中崔鶯鶯、李娃和霍小玉均是才貌出眾的美人,可是家道衰落而淪為娼妓,同樣愛上了上京赴考的落泊士子。她們為了郎君能考取公名而散盡錢財,供情郎食宿,但求他日他們飛黃騰達可以嫁得有情郎。傳統歷史由男性書寫,隱去了女性的視覺和聲音,歷史學家陳寅恪便曾考證《鶯鶯傳》所揭櫫唐代進士貢舉與娼妓的密切關係。唐代崇尚門第,不論男女平民均屬意嫁娶高門,士人也是捨棄寒門而別婚高門,陳寅恪便指出《鶯鶯傳》中的負心漢張生原型,便是這故事的作者唐代大詩人元稹。

當然這類男女愛恨並不總是以悲劇收場,也有以婚嫁迎娶成功的例子。例如宋朝名妓李師師,甚得宋徽宗喜愛,後來徽宗冊封她為李明妃,她居住的巷子也命為小御街,由皇帝專用妓女而成為妃子,李師師是一特例;又如南宋名將韓世忠,在微時被南京名妓梁紅玉看中,屈身下嫁,後來韓世忠成為大將,梁紅玉伴著夫君征戰,幾乎每戰也必參加。

唐代《內人雙陸圖》,內人是唐代宮廷受歌舞訓練的女子,將來會從中選拔成為官妓。(網上圖片)

名媛這個詞要到明清時代才頻繁出現,當時指那些出身高門、才貌雙全的女性。學者Dorothy Ko(高彥頤)在《閨塾師:明末清初江南的才女文化》中指出,伴隨著明清才女群體在江南出現,名媛詩詞文章成為當時主要由男性構成的文學界中重要組成部份。由此使「名媛」成為其後對一個特定女性群體的代稱,這一直延續到民國時期。雖然範圍有所不同,但主要的特徵數百年來不變,均是強調出身與才貌並重。

西方交際花文化污名化

19世紀末,西方受到工業革命帶來的社會變革,社會更加逐利浮華,追逐金錢成為那個時代的價值,有點姿色的平民女子搭上這便車,衍生了「交際花」(Courtrsan)這群體,以自身姿色煙視媚行,出入大小社交場合結識公子哥兒。時至民國時代,傳統社會逐步瓦解,資本主義的發展讓中國社會也流行了西方市場社會的逐利風氣,雖然民國不乏出身名門,才貌和家世雙絕的名媛,當中如林徽因、陸小曼、唐瑛、郭婉瑩和張愛玲等,大家都廣為熟悉,但中國傳統正面詞義的「名媛」在西方「交際花」文化的影響下,出現了歧義,成為了現在或帶諷刺的稱呼。

民國時代,女性社會地位有所提升,平民女子可以透過更多渠道或工作提升社經地位,甚至晉身名門。例如出身工人家庭的演員阮玲玉,二十多歲晉身一線影星之列,成為三十年代中國影壇最突出的明星,當時她因演員身份出席大小社交場合,被傳媒以名媛稱之,並先嫁名門之後張達民,離婚後與茶葉大王唐季珊同居。可是,阮玲玉不堪輿論對她私生活的誹謗和指點,傳媒含沙射影將阮玲玉類比為跟唐季珊從前有過從的交際花,給她名媛這個稱號,對阮玲玉來說是另類的「捧殺」。在巨大輿論壓力和前夫張達民的敲詐勒索下,阮玲玉最後留下「人言可畏」遺言自殺,終結一生。

中國作家韓寒曾在小說《一座城市》裡寫道,名媛就是看見街上任何一個超過五千元的包就能準確知道它價錢的姑娘。中國近四十年經濟高速發展,社會貧富問題愈來愈嚴重,「拼單名媛」當中一眾女子拼單(大家夾錢租或買貨品)行為被刻板印象烙上特定階級屬性,傳統「名媛」概念與現代都市的消費尚富文化相結合而重新建構,在未有新的名詞可以代替之前,無怪乎社會要以「真名媛」和「假名媛」來辨識當中的歧義。

【英國畫家William Hogarth經典《時髦的婚姻》,六幅畫訴說一個上流不幸婚姻故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