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聚拍攝飛鵝山情侶車內聊天失敗告終 日本攝影師早有成功示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圖片來源:https://moom.cat/l/vKyDS0

編按:日前,黃大仙飛鵝山發生野外人體奧妙探索,二人在停泊山路的汽車內「聊天」,碰巧有12人路過並往車內拍攝,事主報警,成為今日要聞之一。早在半個世紀前,日本已有公園獵奇拍攝行為,並且將拍攝所得的愛情動作輯錄成書。今天這些書中的主角相信已過收成期,在公園產生的小生命現在大概已經四張幾。本版轉載台灣 moom bookshop 為日本攝影家吉行耕平撰寫的書介,看看公與私之間嚴肅的攝影課題,並探討五十年不變跨地域跨時空的公園愛情動作照片,帶來甚麼啟示。

吉行耕平作品——

日本攝影家吉行耕平,以 1970 年代在夜裡拍攝偷窺者窺視公園做愛情侶的攝影集《ドキュメント・公園(檔案・公園)》而為人所知;2020 年適逢此系列作品發表的四十週年,紐約 Yossi Milo 藝廊和 Radius Books 正式宣布全新企劃和包裝的攝影集《The Park》。

文:moom bookshop | 圖:吉行耕平《ドキュメント・公園》

七〇年代初的東京,吉行帶著他的 Canon 7、紅外線底片和加裝濾色片的閃光燈,在新宿、代代木公園、青山公園等地,拍下窺視他人做愛的窺淫癖者。他記錄下這些夜間出沒的人士,偷偷摸摸地在「公園」這樣的場所中進行私密行為,以及蟄伏在草叢中鬼祟窺視的人們;攝影師甚至直擊某些窺淫癖者介入和參與正在進行私密行為的情侶。

吉行耕平粗糙的、快拍般的照片,拍下了公園中異性戀和同性戀的性交過程,不僅僅揭示了日本社會深層的、不可公開的人性和慾望如何在黑暗深處搬演,更在攝者、窺視者、被攝者的角色中,梳整觀看的層次和界線,以及「公」與「私」在七〇年代的日本社會中被置放的脈絡。

日本攝影師吉行耕平,生於 1946 年。2007 年,吉行耕平遠赴紐約 Yossi Milo 藝廊舉行首次海外個展,作品方始為更多人所知,並先後於美國和歐洲舉行展覽。

【延伸閱讀:安達祐實寫真桑島智輝 抵抗婚姻未知未來的不安

如同街拍大師 Martin Parr 在《The Photobook: A History Volume II》中所提及,《The Park》是一冊優秀的社會紀實檔案,完美捕捉了在東京這樣的大城市中,人性的悲哀、孤寂和欲望,是如何伴隨「性」而降臨。⠀

吉行耕平作品——

《The Park》為 2019 年全新編輯和設計的版本,除了收錄當年《ドキュメント・公園(檔案・公園)》中的經典作品外,亦收錄了八幅未曾曝光的照片,以及早已絕版的 1980 年代雜誌紀錄。吉行的公園系列作品被視為日本戰後攝影的代表之一,顯示了當時社會狀態的閾限,跌入戰敗的、失落的六〇年代和即將崛起的八〇年代之間。吉行用鏡頭逮住了這些被釋放的心靈,曝光了那些曾被限制和束縛的靈魂。

尋書地圖——

moom bookshop 進口攝影書專門書店

【自moom bookshop授權轉載,標題為編輯撰寫。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圖片來源

吉行耕平《ドキュメント・公園(檔案・公園)》

【延伸閱讀:廢墟探險|奈良 Dreamland 圖輯
延伸閱讀:橫浪修新作 拍出馬格列特風格

延伸閱讀:啪啪啪紙啪出肖像畫密集真相細思極恐|Bubble Wrap Portraits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