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閱讀日|倒數2天|回顧瘟疫、探討情色 看人類思想如何交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距「世界閱讀日」不足一星期,不少機構藉此推廣它們心目中的「廣泛閱讀」,在無助無望的年代,鼓勵大家深入閱讀世界,尋找精神樂土。容我們賣個關子:世界閱讀日當天,將會與大家分享日子起源的幾個說法。為了迎接這個日子,我們回顧藝文頻道曾介紹過的書籍,古今中外,幾近無所不包,可說是個小圖書館了。

另外,我們從熱身到倒數至今,分別列出了幾個主題的書單:第一天(16日)我們介紹五位作家的閱讀心得和寫作經歷。第二天(17日)我們介紹中外歷史的文明足印。第三天(18日),我們介紹了十本海外攝影師的佳作,放眼世界近代歷史一刻。第四天(19日),我們帶大家從視覺藝術、平面設計到電影影像來感受這萬千世界。昨天(20日)的主題是哲學,從佛洛伊德、馬克思開始讀到人工智能,今天的主題延伸到更廣大的「思想」,有李小龍電影的文化解讀,有關於瘟疫與少女的文學,也有幾本談情說性,帶大家一覽 LGBT+ 的廣闊光譜。

書單|1| 丹尼爾・狄福(Daniel Defoe)著、謝佳真譯《大疫年紀事》(麥田出版)

病毒都嬌艷如花,但致命

導讀作者南方朔:因此,「瘟疫文學」作為「疫病文學」裡的一支,無論就人或社會及歷史著眼,它們都有著獨特的意義。近代私人生活史學者指出,日記這種書寫形態的出現,標誌著人們「自我意識」的形成和「個人主義」的萌芽。而對「日記文學」的研究則顯示人對病痛的體察,對身體的注意,以及對因病而死的抵抗等問題意識被寫進日記裡,這都是「人在疫病中形成自己」的主要成分。而「瘟疫文學」則因它涉及了更大的範疇,因而它在「社會我」的形成過程中,扮演著極大的角色。在瘟疫的客觀歷史上,它是城市設計、公共衛生、居住空間、行為規範的根本。瘟疫過去在摧毀人類的同時,也重塑著人類的生活甚至制度。

【相關閱讀:《大疫年紀事》:病毒不斷變種,人類的瘟疫文學亦在改變|南方朔

書單|2|楊煉、朱又可著《被偷走的骨灰甕:楊煉文學訪談錄》(南方家園)

桑塔格首先是個小說家,而非批評家

楊煉:當人們開始互相介紹,我才聽到那個名字:蘇珊・桑塔格。也要怪我出國漸久,看不到多少漢譯外國作品,所以竟然對這名字一片陌生。也因此,我站在一邊,倒更像個觀察者,只見人們紛紛圍著蘇珊・桑塔格,毫不吝惜地獻上很多贊美之詞,而蘇珊・桑塔格表情卻很平靜,不停謙虛地說:「我只是個支持者,我只是個支持者。」這句話是針對著《查禁索引》的辦刊宗旨而發的。

還是蘇珊・桑塔格先注意到了我這個站在旁邊的陌生中國人,她打量了我一下,問:「你是誰呀?」當聽到我被介紹是香港特輯的特約編輯時,她眼睛立刻亮了:「太好了!這個特輯太重要了!」顯然,她對香港回歸這件事非常關注。

【相關閱讀:楊煉:為什麼蘇珊・桑塔格被稱為美國最後一個「歐洲式」知識分子

書單|3|葉曼丰著、譚以諾譯《武俠電影與香港現代性》(手民出版社)

李小龍是尼采「權力意志」的流行版本

葉曼丰:作為一個凝結香港社會最深層渴望和焦慮的文化符號,我們在李小龍身上可以清楚看到武俠電影中對國族自豪和勞動力量(的幻想)的雙重焦點。一方面,李小龍電影之所以重要,很大程度上在於影片所表達出的中國國族身份。這身份刻在李小龍充滿力量和訓練有素的身體上,並化為一場又一場與外國敵人激烈對戰的壯觀場面,像是《精武門》的道場對戰,還有在他自導自演的《猛龍過江》(1972)中與羅禮士(Chuck Norris)的角色在羅馬鬥獸場中的對決。在這些場面中,李小龍被描述成無敵的武者,他反抗和挑戰了通常以日本和西方敵人作象徵的帝國主義邪惡勢力。與此緊扣的是,李小龍的影片往往通過表現中國功夫如何優越於其他國家的武技—不論是日本的空手道,還是俄國的搏鬥技—來肯定國族自尊。這格式恰是《死亡遊戲》中的核心主題和結構,但李小龍未能完成影片就猝然去世。

【相關閱讀:《武俠電影與香港現代性》:李小龍為何成為了世界工人階級的英雄

書單|4|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著、張馨月譯《波普啟示錄:安迪・沃霍爾的哲學》(河南大學出版社)

普普藝術大師談何謂美人與美的國度

華荷:美麗的程度和呈現它的平台有關。一個人讓你覺得「美」,跟你見到他們的地點,他們的穿着,他們身邊站着誰,有很大關係。和他們下樓前從哪個私室裏出來也有關。

珠寶不會讓一個人更美,但是會讓一個人覺得自己更美。如果你給漂亮的人披掛上漂亮的珠寶和衣服,然後把他們放進擺着漂亮的傢俱掛着漂亮的畫的漂亮房子裏,他們的美並不會增加一分,他們還是同一個人,但是他們覺得自己更美了。與此相似的是,如果你給漂亮的人穿破衣爛衫,他們就變醜了。還是讓一個人變醜比較容易。

美人遇險,顯得更美;美人蒙塵,顯得很不堪。

【相關閱讀:安迪・華荷|美國真的很美。若每個人都有足夠的錢生活,就更美了】

書單|5|兵法舞雪著《少女歷史:日本ACG萌文化哲學筆記》(天地圖書)

「少女」的特殊性、少女文學、「少女」的死亡與重生

兵法舞雪:明治—大正少女文學成為了一份貴重的遺產,由當代ACG文化確確實實地繼承了下來。「少女」在一個又一個的動漫、電玩、小說故事中活躍,發揮超越性,使讀者和玩家在日常短暫的審美時光中,能稍微觸碰到人的本真。日本社會,以及我們各自的社會,百年間雖然滄海桑田,但社會從未停止過對人的壓迫。理想的彼岸、完美的世界、烏托邦從來沒有真正降臨人間,這才是我們每個人都仍然需要「少女」故事的真正原因。

【相關閱讀:《少女歷史》|少女的死亡與再生 「少女」是日本文化的特殊產物

書單|6|白田秀彰著、林琪禎譯《「色情就是不行!」這種想法真的不行》(麥田出版)

從歷史角度看「性表現作品(Pornography)」一詞

白田秀彰:這邊比較麻煩的地方,在於「娼妓」一詞所指對象產生的變遷。在缺乏基督教式貞節觀念的時代,即使女性與複數男性發生關係,人們也不會認為那是什麼太大的問題,更別說是平民階層了。在這階段,「娼妓」一詞,一般是用來稱呼從事性行業的女性(有時也用於男性)。不過,「娼妓」一詞的使用範圍,以及怎樣的人該被視為「娼妓」,則會隨著時代或是社會變遷而有複雜的變化。以下本書將列舉一些相當特殊的例子,來與各位讀者一同具體觀察這個詞的變化。

【相關閱讀:《色情就是不行!》:淫褻、色情有何分別?上流、下流怎樣區分?

書單|7|艾胥莉・馬岱爾(Ashley Mardell)著、李斯毅譯《性別是彩虹色的嗎?》(麥田出版)

性傾向、情感傾向和性別認同,並非「全有或全無」的二元對立

馬岱爾:對我來說,性別是無垠的宇宙。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性別。有時候,某個人會沒有性別,宛如太空中的黑洞或星團。有時候,性別就像是爆發的彩色星系。有些人可能一生都堅持待在嚴格的女性星球,或者在幾個不同的星球間流暢的跳動。關於我對自身性別的感受,迄今我還沒有找到比「非二元化性別」更具體的標籤,但創造出一個性別宇宙讓我感覺非常棒,我們在無限的性別宇宙中都有自己獨特的位置。

【相關閱讀:性別是彩虹色的嗎?》|性別是無垠的宇宙 認識 LGBT+ 光譜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