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回顧|大會建築設計與周邊產品逸事|司徒衛鏞

撰文:轉載
出版:更新:

編按:東京奧運閉幕。回顧奧運帶動的建築與設計潮流,著名廣告人司徒衛鏞早在開幕前詳寫視覺細節。本版轉載司徒衛鏞帖文,讓讀者回撥奧運熱潮裏的視覺記憶。

東奧應該是有史以來最艱巨最多波折的奧運,由一開始已充滿着各種爭議和風波,當然更因遇上疫情而一改再改,差點要胎死腹中,日本受不住停辦的風險,即使沒人去也要舉辦,所以宣稱23號開幕的,可能是史上最少來賓的奧運。

文:司徒衛鏞 | 原題:奧運的設計

日本自取得奧運主辦權後,風波便接連不斷。早於2013年被視為爭取主辦權有功的前東京都知事豬瀨直樹便因涉嫌金錢醜聞而辭職。接着主會場建設費不斷上漲,傳超支1萬億日圓,最後安倍終宣佈撤銷原定的設計並遏制新方案建設費在1550億日圓之內。不久又輪到大會標誌,竟涉嫌抄襲比利時某劇場商標,隨後設計者佐野研二郎涉嫌抄襲,被比利時劇場正式在當地起訴侵權,東京奧運、殘奧籌委會只好宣佈停止使用該標誌。堂堂一個設計大國竟變成這樣,簡直情何以堪!

+13

東奧新建立的國立競技場主場館,設計者是日本大師級建築師隈研吾,靈感源自明治神宮而生。工程歷時3年、耗資1569億日圓,是日本史上首座「千億體育館」,採用東瀛傳統建築技法「和」的設計元素,使用大量木材建成,最大賣點是利用自然風降溫,令觀眾可在沒冷氣的環境下也能舒適地觀賞精彩賽事。這場館的設計也是一波三折,早於2012年,原本的設計方案,通過一次聲勢浩大的國際競賽,由扎哈·哈迪德事務所在盲選中勝出。原設計延續她一貫的未來感風格,所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外形象頂棒球帽,肌理分明整體呈流線型,令觀眾置身其內恍若坐宇宙飛船。可惜這設計遭國內強烈反對,日本建築界知名人士聯名上書政府抗議,83歲的磯崎新是日本後現代主義建築大師,公開指摘奧運新場館像隻大烏龜,隨時等日本沉入太平洋,這位老先生點中了國民死穴,「沉沒」是身居島國的日本人極其忌諱的字眼。後日本民間集合了三萬多名民眾的簽名抗議,不支持這個造型怪異、造價高昂的建築提案,終於變成今天的樣子。

+11

奧運有很多宣傳片,其中看到一條很精緻,甚具創意的動畫片,以濃烈的浮世繪畫風,既傳統又富現代感。在片中,一位相撲選手通過衝浪、滑板、攀岩等運動,在浮世繪的世界排除萬難,展開的跨山越海之旅,表達了運動是生命的動力,即使疫情當前,奧運精神仍在。意想不到,這支東洋風強勁的宣傳片竟是由法國公共電視台France.TV製作,為宣傳東京奧運轉播,出自法國插畫家Stéphane Levallois之手,以日本國寶的相撲和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經典作品《神奈川沖浪裏》,凝造出東洋古風味十足的世界。以相撲手作主角,顛覆其肥胖笨重的形象,以身手矯健,靈活地演繹了各種奧運項目,相撲衝浪撐竿跳,最終飛降在奧運會場,可說氣勢磅礡。

+16

日本的設計很多時都必然帶上濃厚的和風味道,有一個「和服計畫 Kimono Project」,由日本九州傳統和服店「蝶屋」的第三代傳人高倉慶應發起,提出以「IMAGINE ONE WORLD」為主題,為參與賽事的213個參與國家及地區打造特色傳統日式和服,由手工精湛的職人工藝手製美麗和服向各國傳遞「世界大同」的信息 。和服計畫由 18 個都府縣和服創作者,以山形縣聞名的米澤織,以及京都府的京友禪等傳統製衣技法,聯同手工織染工匠共同製作完成。據說在製作過程中,設計團隊都仔細與各國大使館討論,確保每件和服的設計都能體現該國的文化底蘊。大部份設計都算相當精細,可惜出乎意料最令我大失所望的,竟然是香港的和服設計,刻意將中銀大廈、渣打銀行等摩天大樓,繪製於和服之上,強調本身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還加條金飛龍和市花洋紫荊環繞其間,這麼嘔心瀝血的露骨反宣傳,不知出自那位高人的「創意」。

每次奧運周邊的產品腦洞大開

自從1988年漢城奧運開始,每屆奧運都會向各國代表團分發保險套,從最早派送8500個,到上次里約奧運已增派到45萬個,被人笑說選手村成了「極樂村」。不過今次受疫情影響,東奧籌委會對選手村祭出極嚴格的隔離制度與防疫措施,避免過多「人與人的連結」,不打算大派保險套,但仍送出15萬個,美其名為紀念品,讓運動員可帶回家使用。

每次奧運周邊的產品腦洞大開,在芸芸的迎接奧運商品中,最出位莫過於日本保險套大廠岡本與保險套商店Condomania合作,推出「浮世繪安全套」,將傳統日本文化藝術與保險套產品結合,成為別具創意的新產品,讓外國人更親密地接觸日本文化,特選用浮世繪圖案二十款,如要圖畫完整呈現,必須在男歡女愛的戰場上才能得窺全貌,而且聲稱要夠長夠粗才可看得清楚,可謂極盡體貼之能事,也虧得以短小見稱的日人,竟可想出這麼偉大的創舉!

+7

環顧這麼眾多的設計中,能夠脫穎而出,必是這款品味獨特的服裝設計,簡直傲視眾生,活現了一列白地藍花的高溫釉下青花彩瓷。設計很有來頭,看報道原來是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奧運其中一代表團的服裝設計,「將華夏文化、紅朝意識、澡堂氣息、酒樓味道、按摩店藝術、足浴店風釆、精神病院制服等各種元素融合吸收,形成了這樣的中國特色」。真的失覺!原來竟是鼎鼎大名的美術學院的大作,我們一定要懷着最大的敬意向其見禮,因普通腦袋是沒有這種天馬行空的偉大創意想得出來,品味超凡,如果齊齊跳埋大媽舞就一定攞定金牌。既然這樣的腦袋加上這樣的品味難免產生這樣的貨色,看來很快就會回復以前全民單一的色調,那都不錯,我想起日本當年川久保玲、山本耀司橫行,全日本都是黑色,也很單一,我支持。一個奧運,確看到好多不同的風景,未響鑼已經見到金牌橫飛了!

(本文轉載自作者7月18日Facebook帖文。原題〈奧運的設計〉。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作者簡介|司徒衞鏞,專業商業設計及形象顧問、資深多媒體創作人。廣告片導演及監製,曾在海外各地攝製廣告,屢獲外國專業奬項。電影美術指導,曾獲香港電影最佳美術指導金像獎。

【東奧殘奧logo暗藏《鬼滅之刃》文化密碼?野老朝雄用數學設計作品

【東京奧運|井上雄彥TOKYO 2020 PARALYMPIC JUMP漫畫封面再瘋傳

【東京奧運|「花劍」最早出現於莎士比亞作品?

【東京奧運|女羽叫「我╳」魯迅談「國罵」

【東京奧運|不能播俄國國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