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忘記台詞勿「驚」 一招教你點拆︱人生導演課︱冼振東專欄

撰文:冼振東
出版:更新:

文:冼振東

某日,戲劇工作坊結束之後,一個有數次演戲經驗的中四學生,走過來說:「東sir,我有個少少低能嘅問題 … 但係我又一直好想問 … 」

「沒有低能問題,只有低能答案。」我笑笑道:「希望我答到你啦。」

「我呢,次次做戲都會好緊張 … 」

「個個都會個喎。」

「所以我咪覺得咁問好低能囉 … 」

(圖片來源:mostafa_meraji / Unsplash)

我後悔那麼心急回應他。於是接著說:「對唔住,我唔應該咁樣hea答你嘅 … 你繼續吖。」

他頓了頓,幽幽的說:「我真係成日都好驚自己唔記得台詞呀。」

「我明。所以Miss Fong不斷提你哋放鬆啲,行出來就咩都唔好諗,盡力去做,係咪?」

「都係好緊張喎。成日驚自己唔記得要講咩 … 」

「咁你夠唔夠勤力先?台詞係咪已經好熟好熟先?」

「背得好熟㗎!但一樣會好緊張呀。」

一頓。

【延伸閱讀:演繹真實人生 以「Believe」做好角色│人生導演課│冼振東專欄

我忽發奇想,轉換一下話題:「我前幾日聽見你話想改編一段《雪山飛狐》,喺variety show道做。依家搞成點?」

「寫緊㗎喇 … 寫好俾東sir你睇睇!」

「金庸武俠小說你睇曬未?」

「差唔多啦。係《天龍八部》睇極都未睇得完 … 」

「有無睇《倚天屠龍記》?」

「梗係有啦。做咩呀sir?你想改編《倚天》呀?」

「唔係唔係 … 你 … 等我一陣 … 」我打開手機的瀏覽器,搜尋一下。

「東sir你真係諗住改編《倚天》呀?… 聽講《倚天》又拍電視劇喎 … 舞台劇會點搞呢?咁鬼多人 … 淨係光明頂嗰場都逼爆個台喎 … 」

我確認了資料,跟他說:「你屋企有無成套書呀?或者你去圖書館,搵番《倚天》來睇,睇睇第廿四回。」

「吓?第 … 廿四回?」

「係呀,第廿四回。幫到你㗎。」

電視劇《倚天屠龍記》中的張無忌。(影片截圖)

一星期後,我再找他談。

「東sir我睇咗喇 … 你想我改編呢一段來做?」

「唔係,我係想你明白一樣嘢。」他一臉不解。

「你做戲緊張,係因為驚自己唔記得台詞。你想唔緊張呢其實好簡單:喺出場之前,要『唔記得曬』啲台詞!」

「吓?」

「呢一段呀。」我把手機閱讀器上《倚天屠龍記》第二十四回中,張無忌學太極劍的一段給他看。大意是,武當祖師爺張三丰教主角張無忌學太極劍,示範完之後問他:記得了沒有?張無忌回答:已忘記了一小半。張三丰點點頭,叫他自己去想想。過了一會張三丰再問:現在怎樣了?張無忌回應:已忘記了一大半。最後張無忌把招式都「忘得乾乾淨淨」,張三丰非常滿意,放心讓他挑戰高手。

「就算你排咗好多次、啲台詞已經熟到爛,係一樣會驚唔記得嘅。記住,『驚』唔記得同真係唔記得,係兩回事。但係你因為驚而喺腦裡面狂loop住啲台詞,就只會愈來愈驚!所以呢,最好嘅狀態就係覺得自己熟到已經『唔記得曬啲台詞』,行入舞台投入去做,啲台詞就會自然流露出來。咁做唔單止唔會驚,重好大機會做得好㖭!」

他似懂非懂的看著我,一副「你係咪老點㗎」的模樣。

(專欄「人生導演課」每月刊出,標題由編輯撰寫,原題:「《忘得乾乾淨淨》」。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作者簡介|冼振東,明愛華德中書院助理校長(演藝),深信戲劇能成就全人教育,致力栽培學生成為自己人生舞台的導演:「導好自己・演好人生!」

【人與物】系列合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