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Basel】本土藝術 香港人獨有的共鳴之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一個平凡港人,蹓躂於Art Basel這樣一個藝術售賣場之中,或許你會被過剩的畫作與中西人潮弄得撲朔迷離。或許一個同聲同氣的香港藝術家、一件香港人看得明白的藝術作品,已能夠為你在這茫茫藝海中取暖。
鄭哈雷今年的參展畫作《棺材裏的女人》。(方由美術)
藝術家:鄭哈雷Halley Cheng
作品:Woman in the Coffin、Cagdas Sanat Merkezi Modern Arts Center、Inflatable Horror No. 1、Inflatable Horror No. 2
畫廊:Galerie Ora-Ora
位置: 3C31
鄭哈雷的作品最好消化,作品當中的畫面往往取材自新聞片段,並反映現實的虛偽與荒謬。一幅《棺材裏的女人》取材自「葉劉淑儀瞓棺材房」的新聞照:「由這個組織(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所辦的深水埗展覽,到葉劉團隊參加這個活動,所有事情都來得非常虛偽、非常荒謬。」又或是他另一幅作品《Cagdas Sanat Merkezi Modern Arts Center》,畫的正是俄駐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爾洛夫(Andrei Karlov)遭槍殺的現場,但鄭哈雷將事件的所有人物褪去,甚至微微扭曲一下背景的畫作,又會為觀眾帶來甚麼想像?
(左)《Cagdas Sanat Merkezi Modern Arts Center》褪去了俄駐土耳其大使遭槍殺的現場;(右)《恐懼泡沫1號》所繪的充氣坦克,都予人荒謬與不安之感。(黃立暉攝)
(黃立暉攝)
藝術家:周俊輝
作品:那夜凌晨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 我們的城市已經不存在了
畫廊:安全口
位置: 1B24
打開周俊輝的個人網頁,有一系列畫作被分類為「電影繪畫」,一貫地運動近年港人印象深刻的電影畫面引發人們更多聯想。但他手上的油彩的運用令畫面顯得更朦朧,拉開了觀眾與作品的距離。至於為何選擇惠英紅,又為何頡取「我們的城市已經不存在了」這一句對白,就留給觀眾自己思考了。
(黃立暉攝)
藝術家:何倩彤Ho Sin Tung
作品:因為祂們在那裏/曾幾何時
畫廊:Chambers Fine Art(北京)
位置:1C06
對某些事感到熟悉,未必因為你接觸過它,或許因為你知道它曾經密切地在你身邊存在過,像手繪電影海報給你的感覺一樣。但經何倩彤之手一畫,又總能予人新鮮感。你以為她畫「八仙」,旁邊加上一巒八仙嶺,輕易地惹人不安。其實何倩彤酷愛電影,創作往往從電影中獲取靈感,也因常被恐怖電影情節吸引,繪畫中常表現出她深層的恐懼。
(黃立暉攝)
藝術家:黃進曦
作品:The Hikers 登山者
畫廊:安全口
位置: 1B24
有藝術家不喜被定型,黃進曦對於被稱為風景畫家,卻甘之如飴。他畢業後畫過以電子遊戲機為視點的畫作,後來專注畫風景,且愈畫愈純粹,風格愈來愈鮮明,也愈來愈容易被識別。他習慣一邊行山一邊畫畫,與大自然建立的率性關係,可以在其明朗的色感中反映出來,既平靜、淡泊,且隨遇而安。畫作其實也在提示着觀眾,香港不止有石屎,也是一片山林處處的福地。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