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中國】陪睡師的職業保衛戰:一晚要價逾千 只陪睡不發生關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內地近年來失眠患者愈來愈多,當中不少人是因情緒波動、學業或工作壓力造成,抑或是養成了晚睡的生活習慣,即便使用褪黑激素(melatonin)、安眠藥等改善失眠,效果也因人而異,更有機會帶來一些副作用。但總有一些人積極尋求解決方案,他們認為,若是睡覺時有人相伴就更容易安眠。這也催生出「專業陪睡師」(又稱睡眠治療師)這一職業。

不過,與陌生人共枕不免會令人浮想聯翩,坊間對於陪睡師的職業「純度」還抱持不小的懷疑。如何劃清「陪睡」與性交易的界限,不僅關乎每一個陪睡師的職業操守,也對整個行業的形象和穩定發展至關重要。

面對質疑,陪睡師們掀起了一場職業保衛戰,他們能贏得勝利嗎?

據網絡資料介紹,陪睡師是一種新興職業,雖然他們陪同客戶睡覺,給予客戶溫暖擁抱,但與性工作者不同的是,他們並不與客戶進行性行為。一方面,客戶尋求精神世界的溫暖,找一個陌生人當「人形抱枕」,單純滿足一下精神需求;另一方面,找人抱在一起可以幫助安穩入睡,解決失眠問題,「絕對不會發生關係」。

「陪睡」真的可以純潔無瑕嗎?(視覺中國)

不過,對於陪睡師的工作,不少網民仍然抱持懷疑態度。有人覺得,陪睡師這個職業並不正式,與時下新的「約炮」方式——「素炮」沒甚麼不同。素炮又稱素覺,是指兩個人雖然開房約炮,但只是單純抱在一起睡覺,不發生性關係,相反真正發生關係的約炮就被稱作「葷炮」。

也有人質疑陪睡師的「療效」,而且若陪睡無法真正解決失眠,陪睡師是否將開啟「進階模式」?即便陪睡師可以保證不動邪念,顧客能保證不會有非分之想嗎?不少網民表示難以相信,為了幫助一個人入睡,兩個人可以只為了精神安慰相擁,「在沒有行業監管的情況下,僅靠職業操守維持,沒有人可以打包票」。

▼ 你可以接受另一半做「陪睡師」嗎?

更何況,若自己的另一半從事陪睡師這一職業,許多人恐怕就更加擔憂了。有一名女士就在問答網站「知乎」提問,稱自己的男朋友想當陪睡師,告訴她說只是職業,他有職業道德和操守,覺得做這行能給他帶來快樂。但是「自己的東西怎麼拿去跟別人分享」?

有一名男網民也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他不經意間發現女友是一名「睡眠治療師」。原本他也不介意女友有自己的事業,而且他也能夠理解失眠的痛苦,「畢竟認識她的時候她也說過,因為工作需求有時需要上晚班,我能夠接受這點才在一起」。然而他漸漸發現,女友常常上夜班,要凌晨3、4點才回家,他認為「女生大半夜工作太不安全」,希望自己可以陪她一起上班,在客戶樓下等她一起回家,但遭到女友拒絕。

▼ 圖輯|內地有逾兩成民眾有經常性失眠問題

+10
+9
+8

女友強調,若男友在客戶樓下等到太晚,恐影響他第二天工作。但男友認為,女友一個人待在陌生人家裏,令他不放心。這讓女友覺得缺乏信任感,為了維護陪睡師的職業尊嚴,她難過地質問男友「你當我做甚麼?做小姐?」,並強調自己是去治療失眠、去救人的,使用的是「國外最先進的ASMR治療方式」。

ASMR(自主性感官經絡反應)是一種通常從頭皮開始,並向下移動到頸後及脊椎上方的發麻感覺,最常見是由特定聽覺或視覺刺激觸發,帶來欣快感。雖然ASMR有着數量龐大的狂熱追隨者,但還缺乏足夠的科學解釋或實驗數據佐證這一現象。

男子翻看女友手機上與客戶的對話,「陪睡」一詞令他難以接受。(網上圖片)

男子遭到拒絕後加深了對女友的懷疑,有一晚故意沒睡,等到女友凌晨回家,趁她洗澡時偷看了她的手機,發現她和客戶的交易聊天記錄,顯示一次服務包括「陪睡+ASMR」,收費1400元人民幣(下同.約合1500港元)。「陪睡」兩個字將他激怒,便拿着手機與女友對質,女友則表示自己很委屈,稱事情根本就不是男友想的那樣。

女友則解釋道,陪睡師一般只會提供兩種服務:ASMR和陪睡,工作地點是賓館或酒店,但她否認自己出軌,強調只是在工作。她希望男子尊重自己的職業,強調她是有職業道德的人,不僅專業,而且不允許有過界的舉動發生。

為了能夠充分理解女友的職業,男子特地在社交網絡上聲稱自己失眠,希望得到幫助。很快,有「睡眠治療機構」私訊聯絡他,稱可以幫忙安排專業睡眠治療師,上門服務解決失眠問題,只做ASMR每次400元(約合440港元),陪睡則收費1200到2000元(約合1300至2200港元)。

然而,當他付完會費加入一個群組後,發現這些中介還會詳細地介紹陪睡師的資料,包括照片,群組內不少客戶直言自己是假扮失眠,還對某些陪睡師的長相評頭論足。究竟女友有沒有背叛他呢?或許,最終還是要看他願意相信哪一個答案。

據了解,除了陪睡師外,單純透過ASMR幫助客戶入睡的人又叫「哄睡師」。早期ASMR指的是產生特定的聲音刺激人體顱內興奮點,從而達到對大腦內部按摩的作用,但後來內地一些平台直播ASMR時,因夾雜一些「軟色情」元素,導致不少應用程式慘遭封殺。

有人認為,ASMR本身是劑放鬆身心的良藥,「純淨的時候,可以給人帶來安撫感,很舒適」,但由於有人將其發展成變相不良服務,傷害了整個行業的發展。同樣,陪睡師們如果既能解決失眠人士的心頭大患,又能保持專業而不逾矩,總有一天會受到大眾的接納和歡迎。不過看上去,陪睡師們的職業保衛戰,應該還有好幾局要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