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也有自己的美?女性可獨立?揭《乘風破浪的姐姐》三大謊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終於,《乘風破浪的姐姐》在昨晚(9月6日)落下帷幕,7人成團,按名次排列分別是寧靜、萬茜、孟佳、李斯丹妮、張雨綺、郁可唯和黃齡。捧著獎盃的寧靜大聲喊道:「我拿第一,不想成團。」 同組的王霏霏一直擦眼淚,阿朵笑得很大方,鄭希怡聽到寧靜說她是「中國的Lady Gaga」後有幾分不好意思,藍盈瑩抱住寧靜親了一口。她們都被淘汰了。對這個結果說不上滿不滿意,選秀結果本來就不可能讓所有人滿意。但對節目本身,我心中只剩下難以抹去的失望:竟敢指望它一心一意展示30+女性的新風姿,我們還是太年輕。

標榜著「三十而驪」,請了30位30歲以上的女明星開展女團淘汰賽,《乘風破浪的姐姐》在當下所有的選秀中脫穎而出。我們寫過寧靜、張雨綺,寫過黃齡,寫過萬茜,我們對它抱有展現女性力量的期待。希望看到這些女人「不管多少歲都可以勇敢出發」、看三十歲的風華正茂、看姐姐們的良性競爭……但事與願違。

這三個月裡,有太多觀眾的心情和我一樣,如坐過山車,一度衝上雲霄,很快又重重落了下來。乘風破浪的姐姐們,是今年夏天最大的謊言。

寧靜、Yumiko、張雨綺……點擊放大看看乘風破浪的姐姐們:

+5
+5
+5

謊言一:三十歲也有自己的美

相比六月的寧靜,你會發現短短三個月過去,現在的寧靜瘦得臉都成了錐子。這是《浪姐》的第一個謊言:「三十而立,三十而勵,三十而驪」,三十歲也有自己的美麗。

一開始它確實做到了。姐姐們上節目是有年齡限制的:30歲及以上。年輕的金晨、朱婧汐才邁過30歲的門檻,年紀較大的鐘麗緹50歲、陳松伶50歲、伊能靜52歲……但觀眾沒有年齡限制。能打動全年齡段的觀眾,是因為這些姐姐展現了與年齡無關的個人魅力。僅僅一個五分鐘不到的個人舞台,就足以看到她們的堅韌、苦練,展現她們從未放棄的自我管理,看到她們對衰老的不屈服。所以觀眾們會說:「我不怕老了,我覺得女人老了也有自己的天地。」

但很快,我們失望地發現,《浪姐》推崇的依然是年輕。30歲的肌膚要比20歲更無瑕,胖更是絕不允許的,皺紋要用梵蜜琳解決;50歲也要和20歲的女團一樣又唱又跳,小跳還不行,一定要有把舞台跳塌的力氣,體力跟不上就回家養孩子吧。所以寧靜為了練舞暴瘦,必須當著鏡頭承認自己「不行」;張雨綺、伊能靜說自己沒自信了,專業唱跳歌手王霏霏練舞到發燒,萬茜發生車禍還要躺著記動作。不是說不能讓姐姐們吃苦,而是本屬於她們的特質,在「吃苦」的包裝下,被這個舞台同質化了。

三十歲的風姿漸漸和二十歲的重合,彷彿她們只要做到一般中年女人做不到的高難度舞蹈動作,就「三十而驪」了。謝天謝地,節目組沒拉一群18歲的女偶像來和姐姐們比誰劈腿更流暢。

【相關圖輯】乘風破浪的姐姐|盤點台灣7大凍齡美魔女 52歲伊能靜唔係最靚(點圖放大瀏覽):

【相關文章】數盡《三十而已》超入肉金句:想嫁我分分鐘都能嫁,但我不是商品(點圖放大瀏覽):

+35
+35
+35

謊言二:付出就會有收穫

決賽之夜的歌舞環節沒多少人在意,最受關注的是寧靜拿了第一之後的發言。為了回應黃齡說的「我還是想和自己的7位姐姐成團」,什麼都敢說的寧靜直接回敬,「我也一樣,我也想和我的7位姐姐們成團。所以我不大想成團。但我拿的這個獎比較重要。我現在出爾反爾,我拿第一,不想成團!」

會做出這樣的發言,既不能怪寧靜、也不能怪黃齡,這賽制就很奇怪:明明最後要成一個團,決賽前竟然把14個人分成了兩個團進行PK,再從兩個團裡分別選人出道。不是兩個組,而是兩個團。名字也不是A團、B團,而是寧靜團、李斯丹妮團。那節目組是希望大家產生感情還是不產生感情呢?培養出默契還是不培養出默契呢?本來大家就互為對手,這下對手中還有對手。

直播結束後,7位成員參加採訪,黃齡那一隊出道的4個人直接穿上了原本的團服,讓寧靜、孟佳、郁可唯三個人顯得像是局外人。被問到「這個女團最不一樣,最特別的地方在哪」,寧靜表示:「就是有很多我很熟悉的生人。我沒有不喜歡其他姐姐,只是她們是熟悉的生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最後當然可以握手言和,但團魂——這能有團魂就怪了。這哪裡像是一個團隊?

《浪姐》就是有一套邏輯自洽但處處讓人感覺不對頭的賽制。它彷彿告訴姐姐們要努力就有收穫、有人氣就能成團,但當你一層一層撕開話術的包裝你會發現,不是人氣也不是實力決定你出道,而是賽制,是《浪姐》本身。

【相關圖輯】乘風破浪的姐姐|出道規則被批不公平 萬茜被質疑就是內定選手(點圖放大瀏覽):

+12
+12
+12

節目組或許懂觀眾要什麼,又或許太懂了。回想第一次公演的舞台,它不是最成熟、最炫的,但確實是給人印象深刻的。所有的姐姐按照自己的特長和喜好選曲,所以會有讓人心潮澎湃的《蘭花草》,和諧嫵媚的《得不到的愛情》,個性十足的《大碗寬面》,打動人心的《推開世界的門》,色彩紛呈的《艾瑞巴蒂》。要知道這是30位在各自領域都有一定成就、本身就有主見的姐姐,她們第一次合作,要彼此遷就,雖然也有人仰馬翻的情況,但大家交上來的答卷各有千秋。

但各有千秋是不行的。姐姐們不是傻子,沒過多久她們就發現現場粉絲投票有一個非常固定的走向:舞台要「炸」。慢歌不行、情歌不行、心靈剖白不行,哪個舞台花頭最多、嗓門最響,誰就能贏。這不是回歸原始社會了嘛。這就奇怪了,姐姐們的淘汰不由專業評委決定,也不由屏幕前的大多數觀眾決定,全看現場500位觀眾,而且一直到復活賽都是如此。不是每個人都想贏,但沒有人想輸。於是比起自己想選的曲目,姐姐們更多的要考慮能不能「炸」。

第三次公演曾出現過一個非常戲劇化的場面:沒有人選孟佳組的《花樣年華》,哪怕孟佳本人實力絕對扛把子。因為她那首歌「不炸」。被立在道德高地上不得不當組長、又因為人氣不高只能選唯一一首慢歌的孟佳,就像個冤大頭一樣被淘汰了。但你看著孟佳一個人坐在那裡,沒有人願意和她一組時,你沒辦法不憐愛她,也沒辦法責怪其他「投機」的姐姐,畢竟這就是賽制啊!

【相關圖輯】乘風破浪的姐姐|孟佳被出局網友不服 王霏霏爆喊不捨好姐妹(點圖放大瀏覽):

+15
+15
+15

謊言三:女性可以獨立行走

決賽之夜的前一天,《浪姐》被撕上了微博熱搜。成團直播,參賽的姐姐只有14位,卻請了17位男嘉賓助陣,其中還包括有黑歷史的陳赫。雖然公司立刻接住了「鍋」,表示陳赫是金晨請來的親友團。但從金晨和兩位親友陳赫、尹正都出自同一經紀公司來看,這個親友好像並不是那麼親。數十萬條微博指控節目組:為何讓30位姐姐成了「扶弟魔」?其中「龍貓自在」的評論獲得了107萬點贊,她說:「這就像之前那些女性專屬公益項目的善款被發放給男性一樣。」如果說這時尚可期待他們給姐姐們的表現增光添彩,等到直播開始,我發現這些男嘉賓的作用只剩下喧賓奪主和找罵了。

無疑,《乘風破浪的姐姐》是個好蛋糕,但它不是適合所有人吃的蛋糕。和普通女人一樣,女明星們也有她們的中年危機和職業瓶頸:戲約少了、代言少了,多了一絲皺紋就被說「不行了」,四五十歲的男演員還可以和新人女演員扮情侶,女演員們甚至要演他們的丈母娘。有太多只為男明星設計的綜藝了,《乘風破浪的姐姐》恰當好處的填補了空缺,它的口號如平地驚雷,打開了女性綜藝的大門。但這樣一檔節目,卻一次次地把男嘉賓請到桌前,讓他們也來分一塊可口的蛋糕。如果說選和姐姐們有交情、又有話題的黃曉明來做成團見證人不無不可,但隨後找魏大勳、杜海濤來講些插科打諢的段子就屬實多餘。好不容易來了個合適的楊瀾,結果是藍盈瑩請來的,和節目組無關。

最重要的成團夜,男嘉賓比參賽的姐姐還要多,雖然也放入了職業女性群像,但看上去就像是個大雜燴,實在是讓人心裡的那口氣順不下去。當然,《浪姐》還是給姐姐們帶來了更多的機會。一開始孟佳、王霏霏、李斯丹妮這樣的實力派是小透明,黃齡歌紅人不紅,張含韻給人的印象還是酸酸甜甜就是我,很多人不知道王麗坤、金晨都是學舞蹈出身的……現在她們都有了更多的曝光度,更多的工作邀約。但你不得不承認,我們原本期待的「30歲芳華絕代」停留在了第一期,而後,她們的歸路依然是成為流量。或許讓這些姐姐被人看到,就耗盡了「乘風破浪」四個字所有的意義。

【相關圖輯】韓版《乘風破浪的姐姐》名單公開 內地網民:我們終於被抄襲一次(點圖放大瀏覽):

+10
+10
+10

【相關圖輯】盤點八大「乘風破浪的姐姐」代表作 一個女星靠周星馳上位卻淡出(點圖放大瀏覽):

+18
+18
+18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